猰貐与狴䬓

三月九重声不起 死后暂别黄泉饮
昨日偏生又东风 人生苦短意难愁
除特定人选,否则禁一切。
all金,all金,all金
不要刷我的屏,我很不开心,谢谢
不是什么好人,希望你们从未遇见我
猰貐昏昏欲睡,狴䬓苟延残喘
手上布满了三十多道疤
轰轰作响,头晕目眩

 

【all金】围绕在小天使身边的at站大大们

完结倒计时!结局我很久之前就想写了,别喷我狗血啊hhh
——————————
啊吓死我了QUQ……
揉揉小天使,真的没事吧……
是什么让小天使这样了QAQ
弟控v:怎么了宝宝?
……咦?
咦咦咦??弟控你下飞机了吗??
卧槽宝宝……好久都没听见弟控叫小天使宝宝了
弟控v:刚下,再过五分钟就到,发生什么了
弟控v:宝宝?
啊的这样的……

「姐姐。」金显得有点心虚,眨巴眼睛看着飞驰而过的弹幕,放下手机洗了把脸,呼出了口气。「我没事就是想到之前了,我们早点回去吧。」
格瑞拎着他的包,随手在手机上点了几下,将一段录屏发送给了坐在出租车上的秋。
寂静了许久,格瑞见对方也没发回短信,就将手机给锁好,揽着金的肩膀,慢吞吞的回到了后...

  21 2

【all金】多说一句我爱你

今天520噢!!!感谢支持,爱你们( ー̀εー́ )
————————
01
系统最近推出了一款「爱他就要说出来」礼包,据说是为了迎接将要来临的520,给大赛情侣们最后的惊喜礼包,反正肯定拔刀相向所以也只是图个乐呵,购买积分却已经达到了上万。
最后520个礼包在当天就一售而空,丹尼尔在后台看着手上仅存的一个礼包时,下意识的瞥了眼积分榜上的购买记录。
然后似乎有什么愉悦到他了一样,划分了几个光圈,把部分礼包使用权转给了其中一个人。
02
前十基本人手一份,送的还都是同一个人。
这不还没520,少年就收到了来自各地的礼包。
金有些意外的眨了眨眼,慢吞吞的拆着这些里三层外三层包裹严严实实的东西,一...

  18 2

《八一八》应该没完售!!
挺足的量应该
要的话私信我一下!!

这辈子都不可能完售的,你看看我(比划)

  3 3

【嘉金瑞】移动监狱

设定是@横滨月寒days 条辣太太的四月第一篇文章,前文戳主页
————————————
「大人,十九号牢房的犯囚呢?」雷德在监狱房间里巡视了一圈,小心翼翼的去问了自家顶头老大。一个小时前就已经结束了晚餐放风,可那个牢房里的两个人其中一个还不见了,另一个无论他问什么都一概不理。
嘉德罗斯皱了皱眉,他正在计算一个偏难的题,思路通畅的时候被打断了,口气不佳的啊了一声。他鎏金色眸子毒蛇一般缠上了如至冰窟的雷德,然后粗鲁的去扯房间的记录本。他在十九号那页看见了两个面孔,本来就够烦的嘉德罗斯扫了一眼就没心情看下去了,「去找啊,关我屁事。」
本来就应该负责监督流动监狱的行务者头头换了个姿势,扯着嘴面无表情看着纸...

  21

【all金】所触及之处

之前给格子的G……。没把全部发出来(。)
——————————————
所触及之处
To格子
by他和他和他
01
◎你在这里做什么?柴郡猫问。
  金的耳朵支楞起来,他从蹲着转为坐在草地上,湛蓝色的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转,耍赖一般的举起双手对着提着大刀慢悠悠走过来的熊嘟起了嘴。
  「格瑞——!」金的软耳动了动,双手上下晃了晃,一副求抱抱的姿态。
  格瑞揉了揉金的软毛,然后拉着对方的耳朵把对方拎起来,面无表情的问:「你又把我的牛奶蜂蜜藏到哪里去了?」
  「呜哇格瑞我不敢了、我喝掉了噫!疼!别别别拽啊格瑞!」金抱着格瑞的手臂缩成一团嚎到。格瑞抬眸,皱起眉往后退了一步,将金的...

  51

【all金】龙蛋①②

龙盗篇倒计时
——————————
捕梦网被修好了,那玩意虽然不值钱,却是卡米尔他早死的妈给他的。熬到半夜的龙族少年晃晃悠悠的站起身,朝边上一瞥,有些意外了拽了拽正在缓缓靠近龙蛋的捕梦网,带着一点威胁重新把捕梦网给系回书桌上。
困得已经开始冒泡的幼龙萎靡的点着脑袋,差点没再翻过去。
金的想法很简单,因为自己的原因让捕梦网坏掉,要赔偿,既然没破壳也还什么都做不了,但是他能在边上陪着!随即有些心虚的亮了亮,他应该不会睡着的吧?于是也硬撑着,吧嗒吧嗒地受不住往下坠,软垫边缘本就矮的可怜,一个翻身应该就能摔下去当个破蛋饼了,还是卡米尔抽空看了眼,才避免了这个悲剧。他随手托了托龙蛋,在四周放了些缓冲垫子。金有些...

  58 3

【临丐】补觉

@大桔大利 太太的双暗……!立牌已经收到了非常好看TUT!!
————————
最近任务很紧,从前天开始就无法入睡的丐云一打着漫天的哈欠,听得跟随任务的师姐直皱眉。接过飞鸽传书后,师姐瞥了一眼差点没因为打瞌睡摔下房梁的自家师弟,面无表情的将信纸塞回信鸽脚上的圆筒,从地上拾起一块小石子,从指尖弹出。
直接将失去平衡的丐云一给弹了醒来,对方一脸茫然的看向师姐的方向,从水囊里倒出一点洒在自己脸上,晃了晃脑袋。
「撤退。丐丐师弟啊,你还是回去睡一觉吧。」师姐语重心长的说,看了一眼熬大夜出来的青黑,不由得想起千里之外的暗香另一位师弟听说丐云一要出任务的脸色。
锅底都不能再黑了吧。她感叹到,然后看向丐云一。
对方在听...

  73 6

【嘉金瑞】移动监狱

设定是 @横滨月寒days 条辣太太四月的第一篇文章。
————————
通常金都是处于睡眠时期,内部破破烂烂的身体让人感到头皮发麻,如果永久型犯囚想要出去望风的话,是一定要有一位行务者来看住他的。
很不巧,这天雷德和蒙特祖玛都出去执行肃清任务,整个监狱里最空闲的行务者就剩下了在所有犯囚口中闻风丧胆的年纪轻轻的监视者——嘉德罗斯。
所以在金拿着吊瓶手忙脚乱的站在行务室时,恶劣并且不可一世的嘉德罗斯板着脸,无视了对方。
「喂你这个自大狂……!!我想出去晒晒太阳都不行啊!」可惜就算嘉德罗斯被犯囚们传的像恶魔一样不可侵犯高岭之花,金也完全没有听进去的样子。嘉德罗斯瞬间将视线锁定了他,翘着的二郎腿也放了下来,双...

  29 10

【卡金】竞技场 3

@白花花-本子预售中
——————
刚出手术室的金面色苍白,他早上并没有吃早饭,肚子空空的快要低血糖。不过跟在金身后出来的实习生除了卡米尔外脸色似乎要和刚刷的墙一样,迅速的迈开步子去了厕所。
卡米尔抬了抬眼皮,去了无菌消毒区。
「你没事吧。」义务性的问了一句后,卡米尔并未得到金的回答,先行离开。金把手套摘下来,然后掀开口罩,无奈的看着卡米尔离去的背影。胃有些痉挛,抽痛的让人立不直腰,金努力把自己缩成一团,让自己习惯这种感觉。
半晌才好了许多,青年扯了扯自己的衣角。因为是外科医生,除了重大手术需要协助外,金一般不主刀,高层也并未对这事有意见,所以才大手一挥让他先选带的人。
不过他们跟着金怕是只能活在理论里...

  16

【原创】时光堂

转换一下心情,子博太多负能我也没办法,对不起
这条持更,后续也只会发在这里。
——————
1
时光堂花店坐落在浦江东岸的位置,谁知道店主为什么想不开要在众多的商业繁忙区置购一家花店,牧辞源至今还没从自家老哥嘴里翘出来。
根据牧辞源的推断——或者只是一个小小的想象——店主疯了,顺带着整个店的人都跟着一起疯了,包括他们买来卖出去的各种花卉。
比如——郁金香小姐。
对的,小姐,牧辞源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一朵花还有各种的性别压力,男女比例严重失调,最近进货几箱郁金香都没见到过一位郁金香先生。郁金香小姐的生活作息和人类日夜颠倒,反倒是后期让人非常了解。

  3

【all金】围绕在小天使身边的at站大大们

快完结了,剩几章吧秋姐过来了就基本上结束了
————————
场护人员很快就到了现场,把倒在地上被清理过的人收拾清楚,抬着担架走了。
安莉洁蹲在了金的身边,正在看他的表情。
明明是亮堂的大厅,她却有些看不清少年脸上的表情。接着,在包里摸索着的手终于抓到了好久没用过的面巾纸包,伸到了金的面前。
温热的液体滴在了苍白的手背上,安莉洁沉默了一会儿,看向正在维持秩序的npc,然后瞅了一眼边上的神近耀。
神近耀感受到了少年的颤抖,微微颔首。安莉洁很快从纸包里抽出几张,胡乱的在金的脸上擦了擦,倒是让少年噗嗤一声笑出来。金弯着眼睛,一点没看出哭过的样子,有些狼狈的眨了眨眼睛。
从外围挤进来的格瑞沉默了一会儿,拍了拍对方蓬...

  14

© 猰貐与狴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