猰貐与狴䬓

你的态度决定我的风度VvV
我靠我自己而活,骨头软但绝对坚硬。
换头改面 你是谁 我是谁
☆约稿请私信
★無断転載禁止!!
头像是我女神写给我的。
封面下拉全景,我妹子的字特别好看。
摘自《山海经 北山经》。
有兽焉,其状如牛,
而赤身、人面、马足,名曰窥窳,
其音如婴儿,是食人。
他和他和他
yà yū bì áng

 

等着我看完就写个详细repo……!!!!表白所有参本的神仙!!!

  4

【all金】结婚届5

|冬塔Bear|:

(平辈组)
代发, @猰貐与狴䬓
————————
从凹凸森林被重新揪回来的金捂着自己摔着的屁股,惨兮兮的扁了扁嘴。明明才刚刚见到自家哥哥,却马上就要分别什么的,实在是让人愉快不起来。
「恭喜,已经拿到了一张不得了的呢。」声音笑着说,「那么,下面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请继续注意自己的时间哦。」
「——还有!?」少年差点要一头栽过去,赌气的盘起腿,噘嘴表示不满的态度。声音透露着些许无奈:「嘛,我也是要领死工资的……那就拜托啦——」


格瑞迅速的扫了一下纸张顺序,安静的收进了袋子里。
他理了理发带,目光灼灼。
不会输的。


含着棒棒糖的少年在天空中转了个圈,勾着...

  33 2

【all金】结婚届4

年长组(完结)
——————
从地下冒出的巨大盾牌以一己之力挡住了来势汹汹的兽群,风流将男人身后的辫子冲击的飞扬了起来,安静而美丽的固定在了那个姿势。
紫堂陆突然感觉周身与自然的相贴被一股巨大力量给打断了,他惊愕的看向飞鸟惊起的地方,反应过来后死盯着丹尼尔陷入泥土中的代行神旨。

透过盾牌,那是灿艳的金色头发。
和他一样的金色头发。
他像着了魔一样的伸出手,握住了盾牌的上端,然后努力的,伸长着自己的另一只手,慢慢的触碰到了面前男人身后的头发。
男人的身躯僵了一瞬。
金色盾牌之后,是他的挚爱之人。

「哥、哥哥……」金如小兽般喏喏的声音染着不可置信的欣喜,他揪着秋的金色长发,像是快要哭出来一样的声音叫着他的名...

  36 2

【all金】结婚届2

年长组
抱歉我可能不知道该怎么驾驭他了
————————
有谁在寻找着他。无论是那位大人还是其他的一些甚至连金完全没有见过的家伙在寻找着金。
噗的一声,金发少年从空中降落下来,伴随的是巨大的喊叫声,在凹凸森林里犹为清冽。
这是一个信号,标志着,游戏开始。
藏在地上的所有猎物出动了,他们迅猛而安静的接近着他们的猎物。
依靠着魔物传回的讯号快速穿梭在森林中的紫堂陆游刃有余一般在树上跳跃着,接着一个倒挂将正在藤蔓中向下坠落的金紧紧抱住。
金被突然出现的紫发男人吓了一跳,他下意识的认为对方是他所认识的人,话毫无保留的欣喜声音叫着「紫堂!」
紫堂陆顿了顿,猛的从倒挂状态拧身恢复正坐的样子,金发出了一声惊呼。
「你……」...

  69 6

【all金】结婚届

和ar总的初合作!!如果没有日更肯定是因为我懒(。)
之后后续我也不会打tag,看到就是看到啦(。)
第一次帮金宝过生日好激动x
|冬塔Bear|:

年长组
——————
当雷王星太子面无表情地拿到谁送上来的纸张后,隐藏在黑暗中的嘴角也不由得抽了抽,猛的抬起头看向漆黑的天空,若有所思地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哼笑了一声。
「有趣……」

白色球体咕噜咕噜地滚到了丹尼尔的脚边,显示器上出现了蚊香圈。晃了晃脑袋,把手里一直攥着的纸递给蹲下身查看的丹尼尔,白色的裁判长挑了挑眉,疑惑的嗯了一声,翻开纸张表面。
半晌,勾起了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带着愉悦意味摸了摸裁判球的头,转身离开。

紫堂陆被扰清梦后非常暴躁...

  143 1

【嘉金】专制

@箐浮歌。 换了个头像差点没认出来(xx)谢谢你呀。
破镜重圆
——————
最开始他们的关系就已经非常恶劣了。
嘉德罗斯和金在冷战,谁都看得出来。

不够多的忍受能力是不能站在嘉德罗斯身边的,金早就知道。但他依旧我行我素的上课,踩点打卡,傍晚没课就去操场跑一圈。
他们似乎变成了过路人。

机械表盘是要到图书馆找资料的,看着图纸可能认都认不出来,金绕了三圈后总算找到了地方,推开了欧式建筑的大门。
很安静,安静的不可思议,不应该那么安静的——金在踏进去的第一秒突然打了个冷颤,操纵着某个小玩意想要压下自己的恐惧。
欧式建筑风格的图书馆有三层,每一层都是巨大的弧形书墙,金在走上第二层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是背对着他...

  25 3

【帕金】饿虎扑食

运动会随便写写
没有什么实际意义,随便怎么理解都是对的(x)
——————
帕洛斯从来没想到过他有这么狼狈的时候。脚崴了不说,还顺带了一个什么都不懂路的路痴一位——骗徒甚至想把身后那个金色头发被他骗了一次又一次的傻子扔出去,然而他自己撑着脚都已经很吃力了。
他把头带给摘了下来,绑在看上去无法消肿的腿上,再次扶着墙站了起来。
随即发现了墙里边似乎是空的,敲了敲还有回音。
「喂,小鬼。」在两人撕破脸皮后帕洛斯也无力再维持着笑嘻嘻的脸了,他突然觉得好累,「把你的元力技能塞进去看看——你那玩意不会没有探头功能吧?」
金瞪圆了眼睛。
好吧,还真没有。帕洛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只好挪开位置将墙壁炸出了一个洞。

上面刻满了...

  24 2

【嘉金】呼噜呼噜①①

来了

————————————

「都说了要孩子他爸来才能稳定omega的情绪,有他爸信息素可以,最好还是让孕夫的alpha来……」老医生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堆,深深的叹了口气,然后从蒙特祖玛手中拿走刺鼻的alpha信息素,急匆匆的回到了手术室里。

上面亮着的红灯让他们心上都蒙了一层阴影。

 

白发少女踮起脚尖,努力去够黑发少年抬起的手指上挂着的钥匙扣,几次无果后狠狠的拿自己的圆头皮鞋啪叽一声踩在了黑发少年的脚背上。对方嗷了一声,脸上却没有什么变化,仅仅是挑起了他的眉,湛蓝色的眼睛戏谑的看着自家妹妹。

拥有着鎏金双瞳的女孩半眯起了双眼,这个时候她才与面前这个少年有上几分像。不顾...

  45 6

【嘉金】据说大恶魔他很凶。

球球们
前文很久之前
——————
金在生孩子的时候嘉德罗斯还在上层会议室开会,由于是封闭式的大恶魔尚未接收到传来的二百六十三个传讯,导致错过了嘉罗罗的第一声啼哭,却迎来了嘉空在他手里边挥舞着手,啪的一声打在嘉德罗斯星星标志上的轻微刺痛。
金抱着嘉罗罗,羞涩的冲着嘉德罗斯弯起了嘴角。
嘉德罗斯再一次庆幸他把天使带回来是个正确的决定。

但无论是嘉空还是嘉罗罗,在这个家里永远维护的只会是金,身为一家之主的嘉德罗斯反而变成了大恶魔府里边地位最低的恶魔。

两个并不那么省心的儿子,不仅胳膊肘往里拐还直接戳到了他爸的脊梁骨。嘉德罗斯甚至想把他们给淹死在冥界之海里,可惜一个是恶魔淹不死,一个和他爹长得太像下不去手...

  77 6

长期求约稿

给自己份糊口的钱(划掉)

接校对、排版、文稿(……)
有意向请私信!
价格良心QWQ

  6

【嘉金】咕噜咕咚⑩

咕咚咚,爬甜甜爬甜甜啪啪啪(?????

哈喽大家好我给大家表演个旋转跪地升天式阿姆特朗低头谢罪(x

——————————————————

最开始那个护士听了立刻狂点头,母亲般摸了摸睡着的金。她把输液管挂在了简易担架上,帮omega盖上了被子。凯莉和蒙特祖玛都在侧门等着,黑发beta似乎很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打电话给嘉德罗斯,可如果她不通知的话,用抑制剂会给金带去不必要的负担。看着便携病床上只露出了苍白手背连着输液管和鼻子以上的半张脸,金发都显得更加萎靡。

蒙特祖玛张了张嘴巴,被格瑞瞪了回去。最终这位干练的女性仅仅是讪讪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犹豫的点了点头:「我不会告诉嘉德罗斯大人的。如果这是...

  24 6

© 猰貐与狴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