丣戺旹尨

你有两扇窗,我会选择一扇跳下去
窗户可能连接了一层楼,我什么事都没有
也可能连接了十层楼,我跳下去停不住,我死了
这不是你会把哪扇窗展示给我的原因,而是你为什么要把命运交给我选择的结果
我不在,我睡了。
猰貐与狴䬓,焦虑抑郁患者
不要刷屏,欢迎评论,禁止转载
诞日为雨水

暴躁.

 

【all金】以永今夕

金宝生日快乐!看tag!

——————————

雷狮略带探究的眼神让金闭口不谈。他缩了缩脖子,戳了戳横放在他前胸的手,别扭的抬头看了雷狮一眼,又戳了戳。雷狮差点没被这小孩萌的笑出来,无视了金控诉的目光,像抱小狗一样大跨步走了出去,空间再次变化,这次出现的是赛场一样的地方。


  「绕场一周比赛……嗤,今年居然换了题目。丹尼尔搞什么——喂小鬼,哟呵,还自带飞天扫帚,不错嘛。」雷狮摸了摸下巴,欣赏了一会儿对于他来说魔力溢出的飞天扫帚,然后残忍的,毫不留情的,把金背上的扫把移到了自己手上。


  「我有名字的!我叫金!……我的扫帚!!你放开!」金目瞪口呆的看着雷狮流氓一样的行为,然后像兔...

  5

【all金】食我场藿

金宝生日快乐!!看tag!

————————————

他们迅速的交换了名字,一起抬头看上面慢慢滚动着的字体。金勉强辨认了一番,似乎是真的看不下去一样发出了几声无意义的叫喊,然后蹲下身开始摸各种动物的毛,惊讶的发现里面居然还有绵羊!软乎乎的也太可爱了叭。


  银爵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他要比金高上半个头,还未成长的少年仰头认真看着魔女文字和章规,扣着字眼把这一关的通关条件凑了出来,扭头想和金说明,结果放眼望去一片白茫茫。


  白塔树是不可能将进入的魔女放出去的,特别是到了第二关,所以那名叫做金的少年恐怕是走丢了。


  「金。」银爵唤了一声,还没想好该怎么去找那孩子,一双手从毛绒...

  14 2

【all金】於焉逍遥

金宝生日快乐!!看tag!!!

——————————

黑发青年就是这个时候暴露在金的面前。对方带着一个巨大的星星头饰,乍看一眼可能会觉得对方是女生,但指节分明的手昭示着同一性别这件事,他的头发岌岌可危的在锁骨附近晃荡着,幽蓝色的眼睛微微眯起,发出了一声很大的叹息。


  「你看够没有啊?真蠢。」这么说着,明明是对方一直抓着他的手不放,才会让金有这个时间打量。少年只是粗略的上下扫了金一眼,耸耸肩,另一只手不知什么时候掏出了一根棒棒糖——塞进了金微张的嘴里。「你看上去傻不拉几的,不要拖我后腿,还有,把你的嘴巴给我闭上,虽然我不否认那很有趣,但是——等一下。」凯利突然举起手指戳了戳金因为含着...

  8 2

【all金】以永今朝

金宝生日快乐!!文章看tag!!懒得写了orz

————————————

「啊!对不起——!你没事吧——!」已经指挥扫把向上弓起的金大声问道,然后转了一圈落到了对方身边,伸出手。


  紫发少年整了整自己的帽子和眼镜,有些拘谨的看了眼扫帚,上面的魔力真强啊……这么感叹着,紫堂幻握上了金的手。「我叫金!……你也是魔女学院的吗!?哇!你知道魔女学院在哪吗?」金眼睛亮了一瞬。


  「你好,我叫紫堂幻……呃,你迷路了吗?」


  「是呀!不知道该往哪走,绕了好几圈啦!」


  紫堂幻挠了挠脸,绕了好几圈,没有降下来看看凹陷的平地吗……唔,有那么强的魔力真的会迷路吗?他困惑的晃了晃...

  10

【all金】食我场苗

金宝生日快乐!!!!啵啵叽。标题来自《诗经·白驹》与正文无关,看tag!!是24h无中断更新!分成十二篇另外十二篇在tag里!是咚咚的!没看到的话绝对是lof的定时发送出了问题!个人个人的文章前后没联系!全是单独篇幅!

皎皎白驹

——————————————

 金戴上了魔女的尖顶帽子,要知道他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魔女是一个统称,这个镇子的所有小孩在五岁的时候开始鉴定魔女的天赋,有魔力就能当魔女,没有就只能当一个普通人。去往都城或者待在镇子里是没有人管的,到达都城之后才有正式的名牌,在此之前无论多么有钱有权,身份是不能被保障和确认的。


  金五岁的时候还是秋

  9

【all金】皎皎白驹

金宝贝生日快乐!!!!我在赶最后几篇了等我呜呜呜!!!

冬土大糖:

20181125金宝生日快乐。标题来自《诗经·白驹》,与文章无关,假装自己非常高大上。24h挑战,烦请lof给力,文章都在#给金宝的生日快乐1125 里。 @丣戺旹尨 


——————————————


  金以为他足够了解格瑞了。



  但至少在面对这种情况时,金觉得他简直就像是认识了一个假的格瑞一样。要知道让金有这种觉悟的人在那一刻前还没出生,然后下一秒,金仿佛看到了一场来自地狱的双簧。



  是魔鬼吧。金看着面前这个四周金...

  25

【杂谈】为什么女性需要有防范意识

*声明

*我刚刚和朋友聊天聊到这个话题,重新整理了一下之前和她的聊天记录,引用的部分会划出来,只是个人的看法

*我要说,不能因为你认识某个男人或者和他很熟就跟着对方去对方家里!包括同学,20岁以上的所有男性以及20岁以下已经接受过性教育的男性!

*男性青春期最顾忌的就是说自己是个处,当在学校有人显示攀比时会肾上腺激素分泌过多而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而在校学生通常未满18周岁,QJ找个律师可以给你判一个三年以下!但通常女性是没有这种意识的!因为没有证据而仅仅将人拘留几个月放出来他的档案里是不会记录这种污点的!

*假设女性被QJ了,第一时间保持原现场,然后打110或者120!如果原现场能提取...

  22 4

【all金】结婚届3

发现这节没转过来……算了

|氡獒Bear|:

年长组!
——————
「真的吗?」
在金的意识里,找到紫堂幻就可以摆脱这种尴尬的境地了——奇怪而敏锐的想法立刻从小孩脑中噗的一声炸开,他重新警惕了起来,向前迈出的脚又收了回来。
雷王星太子嗤笑一声,带着嘲讽的笑容一直持续到他发觉金开始小心翼翼的脱身,立刻抿紧了唇,用力的握住了金的手腕。
三人僵持着,直到白衣从视线中掠过。
金哇了一声,顿时喜笑颜开:「丹尼尔裁判长!」
嗯,如果没有后边那个裁判长三个字就很完美了,抱着这种心态的丹尼尔微笑着加入了战局。
他笑着,借力将金彻底拉离两位危险人物身边,接着心平气和的准备和两位看上去一定是竞争对手的家伙们谈一谈。
然...

  28

【原创】天台

天台上面有一个小平台,用圆杆楼梯连接,上去一层是没有护栏的,空荡的很,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会上去坐坐,但每次都是爬上去就立马下来了,手很痛,恐高。一掉下来就是两层楼的高度,不知道能断手还是断脚。

我很烦。

有次爬上去的时候就见到一个烟头从脸边上擦过,面无表情实际上是被吓僵了的我表情空白的看着靠在另一个平台的青年。

对方身边摁灭了不少烟头,略带惊讶的看着我,然后低下头再次吸了一口烟。

「……?」

我的表情看上去应该是很傻的,大概,不然对方怎么会笑出来。

「你笑什么?」我有些恼火,干脆站在圆杆上瞪着他,哼了一声,手掌很痛,但是不算不能接受。

「没什么。我在这里吹风。」

他轻笑着,在这个...

  1

他亲吻着奖杯的边缘,掩饰不住的欢喜。

那人看见了,眨了眨酸涩的眼睛,小心翼翼的将奖杯转了一个面,诚恳的将嘴唇亲在了刚才他触碰过的地方。

他们的手都在颤抖,但是握起奖杯的力气却很大。

似乎是要分享这个喜悦一般,高托过头顶,展现给整个世界看。

他们是冠军。

————————
没原型,突然想到了

  7

ig

牛逼!

  10

© 丣戺旹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