猰貐与狴䬓

你的态度决定我的风度VvV
我靠我自己而活,骨头软但绝对坚硬。
换头改面 你是谁 我是谁
☆约稿请私信
★無断転載禁止!!
头像是我女神写给我的。
封面下拉全景,我妹子的字特别好看。
摘自《山海经 北山经》。
有兽焉,其状如牛,
而赤身、人面、马足,名曰窥窳,
其音如婴儿,是食人。
他和他和他
yà yū bì áng

 

【双金】占有欲

日常说一遍墨溢太太是神

国庆快乐!

——————

05.鶸是你才对吧

手里拿着的是属于雷狮的雷神之锤,似垃圾一般随手扔在了地上。“金”呼出一口气,俯视着已经躺倒在地上的雷狮,亮的发黑的瞳孔正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看,在他将视线移到脸上时,嗤的一声笑了出来。

「你在笑什么。」黑金放下了踩在雷狮肩膀上的脚,拧身蹲下看着他。

大赛第四已经被他拗断了一只脚,外面看不出来,但肋骨绝对也碎了至少一根。现在他只需稍稍弯下腰就能闻到雷狮嘴里的血腥味,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然后毫不犹豫的将对方的肩膀卸了下来。


雷狮从来没想过他居然会是这么一个死法,在初见金的时候还因为对方湛蓝色的瞳孔而沉迷于...

  31 4

【嘉金】抵触

  28

【嘉金】冬谷

所有连载都缓缓……最近真的很压抑感觉啥事都做不好
——————
霍格沃兹的冬天很冷,在金意识到现在应该穿上保暖的衣服或者出到室外得用保暖咒时,已经快接近圣诞了。
他对这些节日最好的印象还是因为平安夜那天晚上的晚餐异常丰盛,家养小精灵会跳跃的帮他指路和科普,早已和学院里所有画像混熟,一路上飞奔的朝画像上的人们问着——
从格兰芬多寝室外逛到这里来的胖夫人叫住了到处乱晃的金,在拿着扇子遮脸的同时悄悄的指了指斯莱特林地窖的方向。金心神领会的比了个ok的手势,朝胖夫人道谢,对方微笑的看着与蛇院格格不入却被分院帽扔进斯莱特林最活泼的少年,扭了扭腰,去别处窜门了。
他在三年级的时候就已经没再出过室外了,选修神奇生物课...

  22 4

【all金】越过山丘

遇见十九岁的我,戴着一双白手套,喝着我的喜酒
@竹炭 的点梗,拖了好久对不起……
——————
01
少年安静的揪着自己的衣服下摆,黑色的雨伞被刮到了不远处的台阶下面。马上有人快速的走向他,然后将雨伞遮挡在黑云压城般的雨势之下。少年顿了顿,将目光看向温润如玉的褐发男子。松了衣服,沉默的走上前去抱住安迷修的腰,揪着对方背部衣料,洁白衬衫的中心迅速湿了大半。
安迷修以为那是金的泪水,而金已经好久没有哭过了。

只是雨水罢了。

02
格瑞弯下腰去揪金的耳朵,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不情不愿的睁开眼睛,然后慢吞吞的伸出手。
「该起床了。」格瑞叹了口气,将少年从床上抱了起来。踏着皮鞋走向更衣室,尺寸正好、被烫过的笔挺衣服...

  23 4

【嘉金】咕哩呜噜④

带球儿跑
——————
格瑞像一阵风一样进了两层楼的小洋房,紫堂幻甚至还没扶好他的眼镜,冲天的薄荷酒就从外边溢了进来。
纵使是对信息素不甚敏感的beta都皱起了眉,猛然想起对方可能处于异感期,哆哆嗦嗦的先拦住了格瑞,这才上楼去叫金。
他坐在客厅里,闭上了眼睛。金是他的幼驯染,虽然这次是凯莉向他求救,但这种需要信息素绝不只是因为不想让嘉德罗斯知道。所以很有可能是——格瑞看向二楼,金扶着栏杆在紫堂幻担忧的眼神下无奈的笑着,然后湛蓝色双眸对上了那双盛满忧伤的淡紫色眸。
触电了一样的瞬间看向别处。
而这正巧帮自己坐实了那个证明。格瑞哪怕现在脑子很混乱都能在此中找到重点。
金他,怀孕了。
孩子是……

被打断思绪的格瑞...

  72 10

「不用打tag都能有很高热度的太太」

「没有人看依旧继续写下去的太太」

现在追加一个

「一直在这个坑里哪怕很多人都离开了却还坚持这个地方从未写/画过其他坑的太太」

最前者是厉害
再次者是喜欢
后者则是坚持

超佩服最上者,而我永远只会是次者。

  48 8

【all金】今天你抢到金的演唱会门票了吗(知乎)

作业一点都没写……我好困
——————
【提问】今天你抢到金小姐姐的门票了吗
@XXX

我又没抢到!!!秒切
明明一直在摁F5,然后在灰色显示无法购买之后变成橙色手贱又摁了一次F5,没了
谁有买多的票山顶也行,我出双倍价_(:з」∠)_

@XXX

抢到了VIP
说真的我简直就是那种好运当头照结果硬是弄成霉运的人(。)
然后我确认好了时间发现我居然能去!感谢我家电脑不用F5都能实时更新(合掌)
就是炫耀一下,没什么(喂)

@XXX

可恶,ls实在是太拉仇恨了,我才买到靠前排……不过官博有说今天晚上八点开顶端VIP票,坐在山后边看的那种,好像只有一百张
谁给新萌来科普一下金宝,免得下边乌烟瘴气

@冬V
知...

  98 4

【紫堂金】偶尔有时候

紫堂陆林幻和金妹妹,重磕了一遍漫画……
和双生讨论的时候快笑死了,没想到你们是这样的紫堂家族(x)
——————
紫堂陆靠在门边上,过长的紫发散在右边脸上,沉默的喝了一口冰箱里仅剩的一瓶可乐;紫堂林坐在椅子上,脚快要抖成筛子了,一脸沉思状;紫堂幻拘谨的扶了扶鼻梁上的圆框眼镜,几欲开口想了想都咽回肚子里了——而靠着枕头坐躺在床上的金不解的歪了歪头。
「……果然,还是林你去吧。」紫堂陆一脸交给你了的表情,眼睛里透露出的信任让紫堂林狠狠的感动了一把,然后开始推卸责任。
紫堂林正直的说道,「不,这种重要的事怎么能让亲爱的弟弟去呢,你说是吧幻?」
被叫到的老幺下意识的抖了抖肩膀,哆哆嗦嗦的扶好差点又要掉下去报废的眼...

  27 2

【凯金】当我们从未遇见

系列④
周末开始上补习班……港真,我觉得还是听得懂的……数学老师一直强调着这题太难别讲了再讲下次我们就吓跑了2333
——————
魔女小姐从不害怕被捉住。
甚至是所有村民在举起火把当着她的面将双亲烧死也毫不动摇,唯一的遗憾可能是家里还有一管飞来粉没有用过。

可身后温柔而温暖的手将反束缚着的绳子给解了下来。金发青年小心翼翼的揉着凯莉的手腕,帮她将血液流通——

她揪着裙摆,在跟着金走出村外后不受控制的嚎啕大哭。

金慌慌张张的拿着衣摆去擦小姑娘的脸,湛蓝色的瞳孔闪着悲伤的光。凯莉那双和他一样颜色的眼睛里早已是一摊死水,灵动而俏皮的女孩在经历了某些这个年纪所不能承受的痛苦后,内敛了所有对外的光。
凯莉粉...

  32 11

被更多人看到真的更好吗?

在思考这个问题。

  4 16

【卡金】当我们从未遇见

系列③
近期完全冷cp,不打tag的感觉真好(。)
迟到好久的卡卡生日快乐?
——————
因为是私生子所以不受人所待见。
卡米尔独自一人推开了书房的门,本想着其他皇子甚至仆人会在他进入的一瞬间爆发出笑声,毕竟在三皇子的庇护下长大的私生有着与雷王星不甚相同的蓝色双眼,被人所称为恶魔的颜色。
而今天雷狮被宣去接受“父王”的审讯,没有和他一起来。
结果开门的一瞬发现他似乎看到了天使。

半敞开的窗户用紫帘纱当窗帘点缀,微风从窗外吹进带起了纱般剔透的紫色与站在窗前微微踮起脚往下看的青年,金色阳光般的头发似乎是透明而美丽的被风吹扬起来,与雷王星本地服饰相对突兀的黑白连衫帽,短裤遮不住的黄金比例小腿——
还有那双犹如蓝...

  62 10

© 猰貐与狴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