猰貐与狴䬓

三月九重声不起 死后暂别黄泉饮
昨日偏生又东风 人生苦短意难愁
除特定人选,否则禁一切。
all金,all金,all金
不要刷我的屏,我很不开心,谢谢
不是什么好人,希望你们从未遇见我
猰貐昏昏欲睡,狴䬓苟延残喘
手上布满了三十多道疤
轰轰作响,头晕目眩

 

【莱金】地球信号

@灯 我吃了半只鸡就饱了,剩下半只硬塞的(……)然后现在我又饿了。好的,吃了一小块牛排,更饿了
莱是莱娜的莱
——————
「滴滴嘟——滴嘟——」
今年的冬季来的特别早,莱娜裹了个裘子站在窗外,正在调试手上的收音机。实际上也只是把上边的按键扭来扭去,试图找到一个能够接收的信号区而已。
现在是地球沦陷的第三千六百二十九天,新生命似乎已经绝迹了,剩下仍旧活着的人类是地球环境所能承载的最大限度。不过像这样一直待在信号塔下边也没什么消遣,莱娜例行公事的结束了每天早上搜索信号的工作,拉着大裘呼出一口白雾,回到屋子里。

「兹啦——喂,喂?兹啦——那边有人吗?」

他几乎是冲上前去接起了那个几年来从没人打过来的电话...

  28 2

【耀金】穿过回廊

@游戏海 旧设耀金
————————
1.
神近耀还没摸透面前这个小孩的性格,他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毛绒熊,思考着他在这个年纪最常玩的东西是什么。
然后他得出了一个结论。
噢,原来眼前这个是小皇子,而不是小公主啊。

长大之后拿出这个来说事的时候,叙述者秋依旧笑到肚子痛,而金面无表情的给了神近耀一拳。
「所以说当时你是怎么觉得我是女的,神近耀我们出去打。」

2.
有时候金想上梁揭瓦,全被神近耀一人给拦下了。
那个从五岁开始不哭的小男孩不满的扬起头质问神近耀,眼睛里闪过一丝晶莹。
神近耀沉默地,将十二岁的小孩给塞进被窝里,吹灭了房间里的灯光,驻足在金的床脚边上。
秋的离开给他们都带来了伤害,神近耀不溢于面相,金不溢...

  70 17

【all金】不良

09
少女嘟起嘴,冲着黑肤青年挥舞着她瘦弱的手臂,抗议即将被禁足的酷刑。银爵无奈的看着她,微微伸出手,好在对方失去平衡之前扶住。
金哼了一声。这次轮到丹尼尔带几个人去购买生活必需品,每次空间旅行之后少女都盼望着两位同是银发的其中一人能带着她出去一趟,毕竟一直呆在旅馆里闷的很——要知道她十岁的时候就能在一层不迷路了。
虽然二层乃至十层的路七扭八拐她一点都不熟悉,不过,谁让每层楼都有认识她的人呢。
不过有的时候还真是——让人寂寞啊。金撇了撇嘴,捡回来的家伙们一个比一个不爱说话,阔噪点的经常被派着出去做事,能在她边上睡的人,又都是那些不怎么爱搭理她的。
「我也想去——」她不甘的大叫道。
「他们已经出去了。」银爵...

  23

【双金】放手

给自己……迟到的生日礼物。
希望来年不要再那么抑郁……,希望吧。
2/19,生日快乐。
————————
跪在地上的金发少年仰起头,湛蓝色的瞳膜收缩成细细的尖针,氧气不足般喘息着。他舔了舔下唇,沉默的看着头顶上的白炽灯,刺目地让他想闭上眼睛。
手腕被扭成骨裂,动一下身子带动的都是剧烈疼痛,冷汗从他的鬓角流下,慢慢的挪动着,转换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靠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过了多久了?一天?两天?

金的嗓子像被灼烧一样的疼痛,许久,重重的垂下脑袋,咳嗽了几声,在空旷的白色房间里非常清晰。
清凉的水被毫不留情的灌进了食道,被呛到的少年半眯着眼睛,看向拿着水袋的人。
「我还以为你会更迟点醒来,果然……刺激的还不够...

  56 6

祝我生日快乐。

  16 42

【雷金】星空闪耀着 下

不是本人。
雷是雷德的雷,新年快乐
性转注意
——————
03
学校顶楼有一个占地很大的天台。金第一次来的时候差点没被天台的剧烈强风吹翻个跟头。
只是奉老师的命令去寻找再次逃课的雷德而已,这家伙根本就是直接无视了年级前十的成绩和报考进来踩线的目的,每周有那么几天就是缺席。
说真的,当时在红榜上看见雷德的名字时,她还怀疑是不是她看错,或者重名什么的。
但当少年挥着手臂冲她招手时,她控制不住的,扬起了嘴角。
天台上很冷,少女环抱着她的双臂,从背风的墙壁上缓缓滑落,不知从何处蔓延上来的复杂情感很快就将她给淹没。
不知道为什么就开始想哭——无论是什么压力都扛在少女单薄的身上,她把眼镜从鼻梁上取了下来,扬起了头。
歌声就是...

  29 6

【雷金】星空闪耀着 上

不是本人。
雷是雷德的雷,大家除夕快乐
性转注意
——————
《星空闪耀着》

“群星不怕显得像萤火虫那样。”
——泰戈尔

01
他背着包从教学楼里出来了。
最近的天空都是阴沉沉的,天气预报又失去了他原有的价值,冬至那天下了雨,今年冬天的水怕是少不了。雷德有些烦躁的揪了揪自己从起床就开始顽固不化始终翘起的头发,然后和之前的数次一样,放弃了挣扎。
亮红色的双肩包在灰蒙蒙的天幕下显得异常刺眼。他背着那个包,里面放着三根笔,一本空白的瘦金体练字集,专用的墨水和草稿纸。空的不可思议,却让人无话可说。

“雷德他又翘课了。”少女整理了一下手上的书,蓝眸不知道看向何处,左手抱着教科书,右手无意识的一直摸着垂至耳鬓的过...

  28 3

【嘉金】咬钩

不是本人。复健作
 @不睡到李白哥哥不改名! :落魄贵族x皇子
意念艾特,妹子我找不到你的id。
——————
他站的笔直。
少年坐在偏座好奇的看着他,相同颜色的金发预示着同样的血脉,不过不知那双鎏金眸子是何处带来的意外。他从不喜欢上朝,这次还是自家父亲连蒙带拐的把他从被窝里边挖出来,洗漱半天才磨磨蹭蹭的坐到了位置上。直到刚才还差点流了哈喇子睡着,被护卫不动声色的擦了去。
今天这事,定的是流放。
小皇子眼珠一转,看向嘉德罗斯的眼神变了一变,然后偷偷笑出声。
金发贵族扫了一眼小皇子,无语的将乱晃的视线收回。

头发被布料遮了起来,小皇子骑马跟在流放部队偏后的地方,一脸兴奋的看着沿路的风景。就...

  48 1

你有些不解的向里走去。迷宫星早已布满了杂草,连些许的碎片都被疯狂生长的草苗给遮盖住,心下咯噔一声,急匆匆的向直觉导向的地方走去。

沿路撒着金色的光芒,你越看越难受,却脚步一顿,定在原处。

谩骂声已经涌到了脑门,轰轰作响的回荡着。

你身形晃了晃,坚定的,转身离去。

如果声音是从这里发出来的话……

不过半秒,即刻再次转身,冲向了骂声的中心。

戴着黑白色帽子的少年跪坐在那里,背对着你,小身板却笔直的很。

他的面前有一颗苍天大树,上面挂满了嬉笑,彷徨,一路走来的过程。

还有那句你们想要的。

你颤抖起来。

那句刺眼的句子在脑袋里烙印,你却无能为力。

「哎?你怎么啦?」

金发少年张...

  87 5

过激金厨,惹了金就是惹了我,他看到那些糟心事可能笑笑自己缩在那边伤心一会就过去了,但是我不会。

既然他对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无能为力,那就让金厨来做他的爪牙,以微薄之力保护他。

真当金厨好欺负是吗,官方你脸肿的越大越容易让人打,没点b数么。

我有点控制不住了,我现在看到一个举报一个,顺手加个黑名单,亏您还写了与金有关的cp呢,这么推荐给我看怕不是想让我上去一个回旋踢外加三个炮。

翻了一下all金tag……这种糟心事就别占tag了产粮啊产粮,让粮把负能量弄走不好吗

  41 6

【佩金】胡来

不是本人。复健作
@狐狸今天也爱着头像呢 杀手佩x特种兵金,跑偏了……
所以凹凸主角到底是谁,什么脸让官方把主角变成了群像,真以为金厨好欺负是吗。下午爬起来还得看这烦心事您脸挺大的容易让人打得啪啪响啊。
————————
滚过一个矮坡,下面是几户零零散散的人家。夜还不算深,灯火自然也不会灭。被人雇佣的结果就是这样,目标倒是死了,但他现在也离死不远了。高束着马尾的金发男子捂着自己胸腔下方破裂的伤口,扫向后方仍旧不死心的人群,咬牙向山下跑去。

金从工会数着零嘴和房租回来的时候看见了巷子里流出的大块血迹。清晨的山城健身的人不少,但步履匆匆都没注意到这个小角落,金发青年拖着高大的男人艰难往家里挪的景象。金走...

  35 3

© 猰貐与狴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