猰貐与狴䬓

你的态度决定我的风度VvV
我靠我自己而活,骨头软但绝对坚硬。
换头改面 你是谁 我是谁
☆约稿请私信
★無断転載禁止!!
头像是我女神写给我的。
封面下拉全景,我妹子的字特别好看。
摘自《山海经 北山经》。
有兽焉,其状如牛,
而赤身、人面、马足,名曰窥窳,
其音如婴儿,是食人。
他和他和他
yà yū bì áng

 

【凯金】江北机场

有山有水,山水有相逢。
从家里压箱底找到了14年最喜欢的cp的本子,重看了一遍热泪盈眶。我吃的每对cp都真好啊。
——————
C城的冬天永远都是那么湿冷,凯利坐在江北机场的B区,呼出了一口白雾。
他的胸膛起伏着,奔跑了很久之后彻底松懈下来,瘫在机场候机室的椅子上。这个季节基本没有多少人会聚集在机场里,除了某些明星下飞机会有一波人,其他没有多少人会光顾。
这个城市卡在了不温不火的地区,冬天向来不供暖,今天机场的中央空调可能是坏了,坐了半天还是没有缓过来,手脚冰凉的很。旅人三三两两的聚集在机场候机室的各处,都缩着脖子,低头看手机。
凯利扬起头,呼出的气体蔓延在空气中,连续不断并未消散。他沉默的摘下了脖子上围着的格子围巾,反反复复的重新围上又解下。

他在山城的二月丢失了他的挚爱。

似乎闹得很凶,至少机场的负责人员都出面了。山城的同性恋人要比想象的多,但更多的是没有恶意的安慰着的少女们。
他甚至在进机场前看到了江北机场的前负责人,老头看上去还记得他的脸,打趣的问这回安家了吗。
他的恋人有着金黄色麦稻一样的头发,柔软蓬松,湛蓝色的瞳孔和山城展开雾气后的天空可以媲美。
不过可能再也见不到了吧。

机场入口突然骚动了起来,少女们握着周边横幅朝着这里跑来,分布的坐在了一起。凯利不怎么喜欢人多的地方,正想站起离开,却听见了机场乘务员甜美的播报声。
女孩们都躁动了起来,空旷的大厅一下子变得拥挤了起来,至少凯利和他的格子围巾被挤压在了人群里,动弹不得。

「GOLD!GOLD!GOLD!」

她们嘶吼着,叫着偶像的名字,然后一齐静下来,期待着看向出口。
凯利皱了皱眉,突兀的在一堆身高平均一米六的妹子堆里显得鹤立鸡群——至少有谁望过去第一眼看到的肯定是他。他犹豫了一会,弯了弯膝盖。
前线突然传出一声高呼,排山倒海一样的人堆瞬间向前挤去,就像沙丁鱼罐头一样拥堵的人群让凯利快要窒息,向前的原因绝不是出于他的自愿。

直到他被推到出口前堵住人的时候,他的脑袋还是晕乎着的,连带着他的格子围巾都差点掉在了地上。
凯利垂着头,皱着眉让眩晕过去,被他挡住的人却伸出了葱白的手,捞起黑白色的格子围巾,围在了因为出飞机来到候机室这段路冻得通红的嘴唇和鼻子上。

少年唇红齿白的露出了温暖的笑容,再次刺进凯利的心尖。

——……。
——……

「……金?」

他在江边机场的三月,找回了他的挚爱。

  4
评论
热度(4)

© 猰貐与狴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