猰貐与狴䬓

三月九重声不起 死后暂别黄泉饮
昨日偏生又东风 人生苦短意难愁
除特定人选,否则禁一切。
all金,all金,all金
不要刷我的屏,我很不开心,谢谢
不是什么好人,希望你们从未遇见我
猰貐昏昏欲睡,狴䬓苟延残喘
手上布满了三十多道疤
轰轰作响,头晕目眩

 

【嘉金】咕咕咕咕⑨

溜了溜了

带球跑儿终于破万字了!!!!!!!!!!然后我超字数了orz还想着要不要赶cp21,是我太嫩,反正我也去不了,到现在也没找摊位………………不存在的

——————————————

嘉德罗斯一直在留意金的反应,可他完全没有想要动手的欲望,甚至,他想着这样流掉也没有什么不好,顶多最后多调养一下让金好好绑在他身边。但他在雷德闯了一个又一个红灯并没有出口阻止,冷漠的看着渐渐出现的omega医院。

 

凯莉冲向了地下室,她不顾底下还有个易感期还没过的alpha,扯着对方的领子吼了几句没耐心的直接将对方给塞进了甲壳虫的后座。黑发beta对紫堂幻黑着脸点点头。蒙特祖玛在车上刚绑好安全带凯莉就将油门踩到了底,轰的一声像开跑车一样一个漂移,往最近的omega医院奔驰过去。

嘉德罗斯不紧不慢的捞起了金,在雷德的催促下总算是从地下车库走到了妇科室。里边的护士往外瞅了一眼当机立断的打了个电话给急诊室,当担架真正出现在嘉德罗斯面前时他只是皱了皱眉。

医生和护士把金推进了手术室。

「病人怎么样!?」

「心跳很慢,肚子里还有一个三个多月的孩子,宫口大量出血,可能会流产!我靠,为什么还会有精液!?」外国毫不避嫌的护士将止血钳塞给副医,突然听到了手术台上的omega苍白着脸睁开了眼睛,泛着水光的蓝色眸子似乎马上就会落下泪来。

「……拜托、帮我……」

金小声的说道,小声到护士得伏在对方唇边才能勉强听见。

「拜托……保、保孩子……」

护士狠狠的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帮金上了点麻药,顺手擦了擦年龄看上去很小的亚洲青年额头上的汗水,心都要被喊碎了。

「嗯?这里闲杂人等不能进入!」从后方带上消毒手套的银发青年垂下了眼睑,随手翻开医师资格证给那个冲他喊的医生扔去。挑起手术架上的微型针管当中医针灸用的银针,刺在了金的几个穴位上,只有他才知道他一向很稳的手在看见金狼狈的样子后一直在抖,伴随着周围医师叽叽喳喳的叫声低吼了一句:「闭嘴!给我输血管,把O型给我准备好!」

格瑞带上了口罩,半蹲在手术台边上,安静的看着金迷茫的双眼。

他记得金向来不喜欢针管,但这次绝对是特例。

输液袋滴下的水珠像是打在了他的心上。

 

他知道金不是不能说,是不想说。

所以他们都缄默的闭上了嘴。

 

「格瑞……他呢?」金发omega问道。

金没有看向格瑞,只是望着他头顶上的手术灯。格瑞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含糊的应了一声,然后捏了捏金基本上没有什么肉的手心。

「血止住了,孩子呢!?」

「omega心跳平稳!小孩也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一旁的医生把格瑞的资格证返还给他,格瑞随意的塞进了白大褂的口袋里,飞快的拔掉了金穴位上的针管。

然后目光灼灼的看着在场的医师护士们。


  45 6
评论(6)
热度(45)

© 猰貐与狴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