猰貐与狴䬓

三月九重声不起 死后暂别黄泉饮
昨日偏生又东风 人生苦短意难愁
除特定人选,否则禁一切。
all金,all金,all金
能吃,好吃,告辞
六年前就死在了某个地方,没人发现
猰貐昏昏欲睡,狴䬓苟延残喘
手上布满了三十多道疤
轰轰作响,头晕目眩

脑子不好,有病,没钱没看医生,
告诉别人到时候又被说一通,
心理作用的大道理我自己也有,
偶尔自己都不知道在干什么,
日常自我否定,
帮亲不帮理,就那么任性。

逆鳞@白花花 @灯
对不起,这两位一旦被人怼了,
死都会帮她们怼回去。

 

【雷德金】恋爱小说家不代表现实主义

雷是雷德的雷!
——————
「啊啊,好我现在就回去——呜哇是金毛!」店内的金毛犬在红色头发的路人抛弃自己的手机贴在玻璃上的样子吓得飞快的溜回了屋子里,雷德很可惜的叹了口气,接着重新拿起了电话,「啊哈哈,抱歉抱歉,明天我就会交稿的,请放心——」他扫了一眼店铺的名字,然后意外的发现这里似乎是一个书屋和简餐一体的小店铺,玻璃窗上还贴着一些小小的黄色箭头,望进去左右都是巨大的书墙,正中心似乎用油漆抹上了店铺的名字,矢量疾走。
明天来这里采风吧。雷德心情很好的哼着歌,随手记下了街道的名字。

星月魔女(18:23):你看上去心情很好啊。
恋爱小说家(18:23):有那么明显吗
星月魔女(18:24):隔着屏幕都能看到你在傻笑……明天就要交稿了,你就不怕风神去你家逮你
恋爱小说家(18:25):嘿嘿,我才不怕
星月魔女(18:25):[翻白眼]快点啊,后天就要下印了,还要帮你校对那么多字,我的美容觉还要不要了
恋爱小说家(18:25):恶魔妈妈买面膜
星月魔女(18:26):……………………麻溜的给我去写稿!
恋爱小说家(18:26):好的主编是的主编

「欢迎光临——啊,新面孔。」抱着杂色猫咪的青年踮起脚把书重新放回了书墙里,一头璀璨的金色头发让人眼前一亮。对方歪头看着雷德提着的笔电,弯了弯眉:「最角落那边有充电的地方,如果有喜欢的书可以考虑看看噢。」
「哎呀谢谢你,我是昨天才看到这家店的,午饭能在你这解决吗?」雷德笑着,迅速看了一眼厚重的书墙,第一排全是古典名著,与这格格不入的是中间强行塞进去的几本杂志,和青春小说。
金眨了眨眼睛,「当然。矢量,过来…啊箭头,你不可以动啦,要好好相处嘛!」
杂色猫咪从金的怀里跳了下来,高贵冷艳的摇着它的大尾巴跳上书墙,径直趴在了上边。闻声而来的是一只金毛,大舌头流着哈喇子,像个滚动的金色毛球。
雷德又控制不住自己蠢蠢欲动的手了。

不过这么一来二去,两人彻底熟络了起来,金发青年偶尔会找些古典音乐在店铺里放着,然后两个人凑在柜台前面窸窸窣窣的对话,偶尔做点饼干。

星月魔女(14:52):喂,你恋爱了?
星月魔女(15:24):在就吱声
星月魔女(15:58):这情节不可能是个没谈过的人,要么就是你骗了我,要么就是你现在在谈
星月魔女(15:59):骗我的下场你也试过了,那就是现在,你,有了,一个,女朋友
星月魔女(15:59):或者男朋友
恋爱小说家(17:20):是男朋友
星月魔女(17:20):啥玩意???你居然也脱单了,叛徒!
恋爱小说家(18:11):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星月魔女(18:12):你别跑了留原地等被扇死吧
————

  49 13
评论(13)
热度(49)

© 猰貐与狴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