猰貐与狴䬓

三月九重声不起 死后暂别黄泉饮
昨日偏生又东风 人生苦短意难愁
除特定人选,否则禁一切。
all金,all金,all金
能吃,好吃,告辞
六年前就死在了某个地方,没人发现
猰貐昏昏欲睡,狴䬓苟延残喘
手上布满了三十多道疤
轰轰作响,头晕目眩

脑子不好,有病,没钱没看医生,
告诉别人到时候又被说一通,
心理作用的大道理我自己也有,
偶尔自己都不知道在干什么,
日常自我否定,
帮亲不帮理,就那么任性。

逆鳞@白花花 @灯
对不起,这两位一旦被人怼了,
死都会帮她们怼回去。

 

【瑞金】相交

空间看见凹凸场的那个旧设相杀,结合了一下 @南半城 泽泽画滴画!!!
——————
浅绿色从天空中延伸下来,光圈所混杂的东西让生灵空落于一切视线下。
金色的箭头指向站在天际边的渺小身影,从那只需要瞬息便能冲过来,到那时箭头回防的速度根本赶不上对方的攻击,轰鸣声炸响在不远处,一代新星同时陨落。
裁判长的脸在所有参赛者之间以屏幕的方式正面着,冰冷的表情宣告着参赛者的死亡名单。
他们重新对上了眼,格瑞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缠绕在金发少年周围的金白色箭头此时蠢蠢欲动着,直到少年那双哭的已经再也无法流出眼泪的暗淡的湛蓝色眸子里,有着巨大的悲坳。
他不想对他刀剑相向,就像他——
头痛欲裂。

「哼哼,终于要开打了吗。」
箭头将金簇拥着与格瑞平视时,对方在听到清冷嗓音之后愣了愣。那人自带着小星星,却毫不掩饰他的杀意。
格瑞的紫罗眼睛中看不出喜怒悲欢,他举起了一直陪伴着他身边的原力武器。
「金,我说过,这不是游戏。」

下一秒属于冷兵器的交织声瞬间在耳边炸开,混杂着金似乎带着哭腔的怒吼声,一个个技能的名字随着原力的消耗,轰炸着银发上位者。

金侧身躲过烈斩的横劈,对方似乎并没有下重手,仅仅是这样金就已经很吃力于疯狂的攻击。几步上前跳上了疾走号,迅速接近了已经是将烈斩变为完全形态的格瑞。对方仍旧勾着嘴角,眼底却毫无笑意,甚至有着更深的,更深的情绪。
从刁钻角度飞向格瑞的背后,金色箭头似乎忌惮着主人的生死,还是以缠绕的方式围上了格瑞。接着便被斩断,紫罗兰的少年在空中将烈斩对准了金——
「别逃啊,金。」
墨绿色的光芒直接溢出,空气间弥漫着杀戮,他再也不微笑了,平板着嘴唇,认真的抬起手聚集一击,想要迅速结束战斗。
金只来得及吼出一声「矢量坚盾」,整个人就被巨大的能量给打翻在地上。
他从口中吐出一摊鲜血,迷茫的看向站在他面前的格瑞。金被打进了一个高台上,头发上似乎有些黏糊糊的东西往下滴,有些甚至流进了他的衣服里。很疼,很疼。
格瑞的脸上也出现了刀口不一的伤,最大的伤口应该是对方的背后,他指挥箭头偷袭的那个地方。
他现在甚至连原力都感受不到了,身体的热量在迅速流逝,手脚变得冰凉。

金死在了格瑞怀里。

在他被丹尼尔宣告死亡时,格瑞紧紧抓着金留下的原力种子,不带任何情感色彩的看向丹尼尔,对方冷酷的进行了代行神旨。

麻木,再也无法看到任何一丝的光辉。
这就是凹凸大赛。

  36 2
评论(2)
热度(36)

© 猰貐与狴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