猰貐与狴䬓

三月九重声不起 死后暂别黄泉饮
昨日偏生又东风 人生苦短意难愁
除特定人选,否则禁一切。
all金,all金,all金
能吃,好吃,告辞
六年前就死在了某个地方,没人发现
猰貐昏昏欲睡,狴䬓苟延残喘
手上布满了三十多道疤
轰轰作响,头晕目眩

脑子不好,有病,没钱没看医生,
告诉别人到时候又被说一通,
心理作用的大道理我自己也有,
偶尔自己都不知道在干什么,
日常自我否定,
帮亲不帮理,就那么任性。

逆鳞@白花花 @灯
对不起,这两位一旦被人怼了,
死都会帮她们怼回去。

 

【all金】结婚届7

完结
————————
他大步的走上前,握住了金的手。
银发少年盯着与他对峙的神近耀,紫罗兰眼眸中闪过不快。
「格瑞?耀?」
光是名称就已经落下了一截。
无口少年退后了一步,安静的凝视着金,不知道为什么,格瑞似乎能看见对方面罩底下的笑容——
得意的,宠溺的,挑衅的,混融一体的。
他狡黠的眨了眨眼,将金从大赛第二的眼皮子底下夺走了。

被环抱在强壮的臂弯中,金的讶异绝不比格瑞少:「耀!你刚刚是怎么做到的啊!咻的一下,哗的就过来了!格瑞的表情突然好生动啊!」
神近耀不满的蹭了蹭金的头顶,安静的看着他,身边的树木高速后退着,之后,终于再次抬起头看向正在行走的路。
就一小会儿。
到时候可绝对不会放手了。

神近耀总算是停了下来,他蹭了蹭金的脸颊,保持着抱着他的姿势往前行走着。
「耀?」
「嗯。」
「嘿嘿,好久不见啦。」
「……嗯。」
抱歉没有在你的身边一直陪伴你。

悄悄被打上印章的纸被卷回了神近耀的口袋里。

「……」
「……呀。」
「嘘,别告诉他。」
「我碰不到他,所以我拜托你帮我亲他一下。」
「嗯,来自我的吻。」
「我会一直在他身边的。」
「为他万死不辞。」
白色的少年晃着他的双腿,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歌。
他的眼睛是浓烈的红色,带着对所有者的爱慕。
最后他站起身,微微弯下腰像是抚着某人的脸,在似乎是唇的地方,轻轻的下压。
「为他万死不辞。」

黑金微笑道。

  47
评论
热度(47)
  1. 猰貐与狴䬓猰貐与狴䬓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氡獒Bear|
    完结撒花

© 猰貐与狴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