猰貐与狴䬓

三月九重声不起 死后暂别黄泉饮
昨日偏生又东风 人生苦短意难愁
除特定人选,否则禁一切。
all金,all金,all金
能吃,好吃,告辞
六年前就死在了某个地方,没人发现
猰貐昏昏欲睡,狴䬓苟延残喘
手上布满了三十多道疤
轰轰作响,头晕目眩

脑子不好,有病,没钱没看医生,
告诉别人到时候又被说一通,
心理作用的大道理我自己也有,
偶尔自己都不知道在干什么,
日常自我否定,
帮亲不帮理,就那么任性。

逆鳞@白花花 @灯
对不起,这两位一旦被人怼了,
死都会帮她们怼回去。

 

【all金】龙蛋 ②

就睡,就睡………………zzz
——————
同样金黄色的龙蛋静静的躺在窝里,到是边上的翡翠龙与红龙对丹尼尔的突然到来抱着质疑的态度。
对方笑眯眯的,看上去人畜无害,抱着金的手甚至微微颤抖。主要是金在抖,幼龙好奇的上蹿下跳想要看看被挡住的黄金蛋,被丹尼尔牢牢抱在怀里,看上去只是在抖动而已。
蒙特祖玛在看见幼龙的蛋壳一闪一闪的似乎在嗷嗷叫,听完丹尼尔的描述小龙似乎是饿狠了才这样的,于是和雷德交换了一个眼神,红龙少年屁颠屁颠的跑到库房去收集气息。
期间那枚圣星空城的王子殿下除了蛋壳轻微而规律的闪着光,根本没有传闻中的那么……

直到黄金蛋直接砸到了刚回来的雷德脸上时,丹尼尔才发现自己的想法有多打脸,雷德的鼻子都快凹下去一块了呢。

娇蛮。
更正一下,是暴力狂。

金被吓了一跳,整个蛋都弹了起来,直往丹尼尔怀里钻,之后没剩多少力气,恹恹地趴在丹尼尔的臂弯中。
蒙特祖玛面无表情的将暴力小王子塞回了窝里,然后将气息一点点传进金的蛋壳里,一边解释着:「嘉德罗斯大人的反射弧。」
「嘉德罗斯大人经常这样,习惯就好啦。」雷德咔咔两下把自己歪了鼻子接回去,砸吧砸吧嘴看向还是无法吸收很多气息的黄金蛋,幼龙显得萎靡不振。
蒙特祖玛皱起了眉,轻轻的伸出手摸了摸蛋壳,小心翼翼的送了一点气息过去。金愣了愣,舔了舔送过来的一点翡翠龙的气息,虽然不是最契合的,但是有总胜于无。蒙特祖玛惊讶的感受到自己的气息在某一小段就无法再被幼龙吸收哪怕半点,金的龙蛋上甚至又出现了吐奶的状况。
绿发龙族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雷德,红龙很快就将气息传给了小小的龙蛋。
同样,能吸收,却只能吸收那么一点点。
金能吸收全属性,确实让丹尼尔沉吟了一声,但全属性也只有那么一点点——
他觉得他应该去会一会还在前线的老友了。

当秋略带疲惫的脸出现在显示荧幕上的时候,金差点要从丹尼尔的腿上滚下来。
龙蛋哇哇大哭着,失去了哥哥的庇护,身边明明有人在照顾着他,却还是似乎少了些什么。金色的光芒忽闪忽闪的,幼龙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很快就开始打嗝。
秋急急忙忙的想要伸手去摸摸自家弟弟,却发现手中一片虚无。
「秋。」丹尼尔叫到。他安抚意味的给金喂了点气息,显得有些忧心忡忡,这个发现让秋蹙起了眉头,他打量着还在哭着的龙蛋,眼里闪过一丝不舍和满满的想念,然后看向丹尼尔。
「发生什么事了,丹尼尔?」

「不可能。」孵育者一口回绝,湛蓝色的眼中是凝重般的不信任,「我喂的气息金都会全部吃掉,也没有反哺的现象……」
「丹尼尔,我让你帮我照顾金,不是想看到我弟弟变成这样子的。」
秋铿锵的声音毫不犹豫。
「我会回去把金带过来让医生看看的。」

切断通讯,丹尼尔无奈的叹了口气,摸了摸黯淡无光的龙蛋。金早就哭累了,正毛毛躁躁不安稳的睡着。
「……真不舍得你啊,捣蛋鬼。」
丹尼尔微小的感叹声隐藏在了黑夜里。

  125 4
评论(4)
热度(125)

© 猰貐与狴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