丣戺旹尨

希望你能从中感受到爱
名為線性自殺。
猰貐与狴䬓
而我,一事无成
有事托梦,有事烧纸
三月九重声不起 死后暂别黄泉饮
昨日偏生又东风 人生苦短意难愁
已经死了,坟头长满了野草
猰貐昏昏欲睡,狴䬓苟延残喘
不要刷屏,禁止转载

 

【田三】无处抵消

对不起我忍不住了!!我要向世界安利这两个小天使我靠他们的相处方式太戳我了我靠,让我出坑一天,明天再说别的!
————————
三桥廉是个omega。

而棒球赛季是不允许出现omega的存在的,哪怕打了抑制剂,靠近omega的人也会受到omega的影响。

——但夏季赛不同,允许所有属性的人参赛,唯一一个要求就是,omega有专属的alpha能够帮他做到临时标记。能够撑到整场赛事结束的临时标记,哪怕是正统标记也没有问题。

第二性别所分化的现在只有三桥廉和花井,队长安安分分的当着beta,甚至还和百枝麻里亚商量着该怎么使用抑制剂让三桥的信息素降低到峰值之下。

「真的,真的没事……!」少年握着他的棒球帽,「那个,修是alpha……!」

beta教练蹙了蹙眉,这才想起来三桥除了可以接受他们队里的标记,还有一个是三星的那位投手——

「我不允许!」

田岛悠一郎碰的一声敲在了百枝麻里亚面前的桌子上,拥有着丰满胸部的女人仅仅是抬了抬眼皮,冷静的说了一声驳回。

他们没多少时间了,如果这个方案能行的话,今年迟来的夏天可能会因为他们的参与变得鲜血淋漓。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三星离得太远,总不可能让俩少年一个赛季就分摊如此高昂的旅票钱。

所以忙前顾后的教练自然没有发现田岛悠一郎那瞬间阴沉下来的脸,虽然对方最后像没事人一样,若无其事的拿着球棒站在了打者席。

可三桥廉看见了。

他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田岛悠一郎,整个人都开始发抖,嘴巴微微张开,呜鸣了一声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哪怕用手掌接着也无济于事,沉默的抽泣了大半天之后才被闯进来的阿部给拖走,泪水根本停不下来。

「廉?又怎么了啊……」阿部隆也拖着三桥廉的肩膀往外走,看着自家投手恢复成哭唧唧的样子真是心累。

少年的发梢是浓烈的橘子味,三桥廉抹着眼泪,依旧啪嗒啪嗒的掉:「隆也……悠、悠是不是讨厌我了啊……」

他抽泣着,吸鼻子的声音很大。

阿部隆也愣了愣,皱起眉想刚刚在那边又发生了什么事,能让现在的三桥廉哭出来的也就那几件,说不定什么时候还会持续增加。

所以他去问了田岛。

对方鼻翼上的雀斑一跳一跳的,面无表情的说着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紧握的手却透露出他的心思——

田岛悠一郎始终想不通他为什么会在节骨眼上分化。
在做第四棒打者的时候,从后方休息区传来的橘子味一瞬间盈满了他的每一个毛孔,心脏开始抽痛——

百枝麻里亚见状立刻打了暂停的手势,对方身上满溢的alpha气息让她这个beta都战栗不已,目光炯炯的看了看三桥,对方缩在休息区的角落里,身子微微颤抖。

百枝麻里亚心里咯噔一声,让泉和阿部把三桥托起来到后面去,给田岛拿了冰袋。

「我不允许。」

她突然想起那天田岛悠一郎近乎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声音。

冷汗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她的身后。

像是生根的藤,无处抵消。

  36 9
评论(9)
热度(36)

© 丣戺旹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