猰貐与狴䬓

三月九重声不起 死后暂别黄泉饮
昨日偏生又东风 人生苦短意难愁
除特定人选,否则禁一切。
all金,all金,all金
能吃,好吃,告辞
六年前就死在了某个地方,没人发现
猰貐昏昏欲睡,狴䬓苟延残喘
手上布满了三十多道疤
轰轰作响,头晕目眩

脑子不好,有病,没钱没看医生,
告诉别人到时候又被说一通,
心理作用的大道理我自己也有,
偶尔自己都不知道在干什么,
日常自我否定,
帮亲不帮理,就那么任性。

逆鳞@白花花 @灯
对不起,这两位一旦被人怼了,
死都会帮她们怼回去。

 

【耀金】当我们从未遇见

系列,我流耀哥,捏造童年
————————
神近耀小时候的时候特别敏感。
这是金托着腮帮歪着头看着对方来来回回搬了不少矿石之后,面无表情的转头来,看来金一眼,又瞅了一眼,再一眼之后一脸崩溃相的带着「为什么你还在这里」的问题然后想出来的。
没错,这次没说错。

敏感。

小时候的神近耀不戴口罩不戴耳环不染头发颜色俨然一副乖宝宝的样子——
甚至还会说那么那么一点点的话。
金带着怀念的眼神看着现在坐如针灸的神近耀——在对方看来就是一副傻笑外加偶尔冒出的嘿嘿声——救命,我遇到了个绅(bian)士(tai),怎么办,在线等,真的急。
在独自沉浸在回忆里的金压根没看到神近耀正在一点一点脱离他的对面,小孩面无表情的挪着他的身子,小心翼翼,蹭在岩石上的感觉并不是很好但是,快要解脱了。

「喂。」
小孩吓了一跳,立马顿在原地,接着他发现对面的那个青年似乎不是在和他讲话的时候松了口气,然后下一秒整个人都弹了起来。
「啊……我没别的意思,想问你一下可以一起玩吗?」金讪讪的摸了摸鼻子,在他的印象里神近耀从来就是哥哥一样的存在,根本没什么机会看到这样的耀,遭了,好像有点乐在其中。
金摊开手,表示自己并没有什么恶意。
神近耀依旧警惕的看着他,闷声不响的重新转过头去,继续挖矿。

把背后让给对方已经是他最大的让步。

金深知这一点,一抹柔软的笑容在阳光般的少年脸颊上一闪而过,继续托着腮,怎么看也看不够似的——

「你这里难道连个盆都没有的吗?」被夏日突如其来的雨淋成落汤鸡的金大声吐槽道,一边拿着这个屋子里唯一的遮挡物将神近耀牢牢的挡住了。
神近耀在淋了一点雨之后被金捞进了怀里,现在依旧安静的坐在金的腿上,或者说是呆滞。
先前说了,耀是个超级敏感的家伙。
所以他还是分辨的出,这个人是真的,不含半点虚假成分的在关心他。
明明只是路人而已,明明不用这样也可以。

他双拳紧握着,不解的看着他。

为什么要帮他遮风挡雨呢,不如让他自生自灭,这样他也不会对面前这个拥有着灿金色头发的青年产生依赖感啊。

神近耀攥住了金的衣摆,在青年疑惑的视线中,艰难的,弯起了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

你不在了,他怎么办呢。

「我会一直在耀的身边哦。」
金发青年微笑道。
————
请假,发烧了

  52 4
评论(4)
热度(52)

© 猰貐与狴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