猰貐与狴䬓

三月九重声不起 死后暂别黄泉饮
昨日偏生又东风 人生苦短意难愁
除特定人选,否则禁一切。
all金,all金,all金
能吃,好吃,告辞
六年前就死在了某个地方,没人发现
猰貐昏昏欲睡,狴䬓苟延残喘
手上布满了三十多道疤
轰轰作响,头晕目眩

脑子不好,有病,没钱没看医生,
告诉别人到时候又被说一通,
心理作用的大道理我自己也有,
偶尔自己都不知道在干什么,
日常自我否定,
帮亲不帮理,就那么任性。

逆鳞@白花花 @灯
对不起,这两位一旦被人怼了,
死都会帮她们怼回去。

 

【all金】龙蛋 ③

之前几天在打点滴,最近在忙考试tut
——————
秋来的要比预期晚上很多。当巨大的龙翼停歇在丹尼尔的后院时,变为青年的龙族甚至忘记了穿上衣服。还是一位实在看不下去的客人小声的提醒了一下自家队长现在的状况,对方如梦初醒一般皱起了眉。「抱歉。」随手撕开粘在大腿外部的布料,把手指上的伤藏好,秋冷漠地说了一句,「你们有什么要去办的事就去吧,三天内我都会在这里,后天傍晚我要在这里看到你们。」
黑龙的眼珠咕噜噜转了一圈,舔了舔上方的牙齿,微笑道:「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当然要先见见队长你的宝贝弟弟啦~队长,那孩子的纹路是什么?」
纹路。每条龙的龙蛋上都有不同的纹路,在幼龙破壳后会自动消失,并印在龙族最脆弱的那块皮肤上,和蛋壳一样,可以用来联系方圆百里内最近的同属性类别。
秋瞥了一眼凯利,对方笑着举起了手示意自己并未恶意,青年在踩上台阶后用很轻的声音嘀咕了一句,接着便拧开了门把手。
「箭头」……吗。凯利摸着他的下巴,多久没有看到过那么浓烈的混血了?但这味道,还有一个纯种金龙在这。
紫堂幻扶了扶眼镜,推了一把凯利,用警告的眼神提醒对方不要轻举妄动,接着很自然的跟在了秋的身后。
凯利撇了撇嘴,不满的啧了一声,却没有再散发出气息去搞些什么名堂了。

从树丛里滚出来的亮澄澄的金色龙蛋在瞬间立直了身子,接着又滚到回了树丛里。
让人讨厌的味道,还是先回去吧。
幼龙这么想着,顺着坡梯重新回到了窝里。
迷迷糊糊睡醒的金把半个蛋都悬空在了外头,被嘉德罗斯给顶了回去,两个黄金幼龙的蛋壳慢慢的闪烁着,相融的气息让后院蔓延进来的爬山虎恢复了一派生机。
午后的阳光从窗户的缝隙中透过,照射在了金色的龙蛋上,似乎能从中窥探到些许什么——
「咔。」
瞬间警惕起来的幼龙碰了碰状况外的龙蛋,将闪烁的频率降到最低。
「噢哟,采光很好嘛。」黑发少年在探入半个身子后马上像是逛游乐场一样的在这件孵育房里逛了起来,当他将视线望向那两颗龙蛋时,明显感觉到了纯种龙的威压。
虽然只是很小的威压,但破壳之后,成年期,肯定会在接近的瞬间被威压给压趴在地板上。
凯利走进两颗龙蛋,纯种金龙蠢蠢欲动,混血金龙依旧游神天外,幼龙似乎对谁都要亲一亲,在凯利怔忪期间蹭了蹭他冰凉的手指,整颗蛋都散发着开心的情绪。凯利眨了眨眼,苦笑一声:「哎呀……这么没有戒备心会让我很难办的呀。」
金不知道是没听到还是没听懂,在凯利的虚托下窝里滚了一圈,总算是清醒了过来。他好奇的看着面前很明显是黑龙的少年,这还是他第一次接触黑龙,咕噜咕噜的转够了就去蹭凯利的手掌,感受到了对方缓慢传来的一股气息就开始使劲舔舔舔。
凯利惊讶了一下,接着笑了出来:「没想到你居然那么喜欢这个啊……好吧,我会记得的,不过你边上的这个小朋友……圣星空的小王子?」
嘉德罗斯咕噜一圈,似乎是哼了一声,接着凯利就看到金的龙蛋往对方那边滚去。
「……真是,好久都没有这种感觉啦。」凯利低头喃喃。

  74 8
评论(8)
热度(74)

© 猰貐与狴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