丣戺旹尨

希望你能从中感受到爱
名為線性自殺。
猰貐与狴䬓
而我,一事无成
有事托梦,有事烧纸
三月九重声不起 死后暂别黄泉饮
昨日偏生又东风 人生苦短意难愁
已经死了,坟头长满了野草
猰貐昏昏欲睡,狴䬓苟延残喘
不要刷屏,禁止转载

 

【银金】柱

系列完结
一切清零。
——————
银发青年的手顿了顿,他微愠的眯起眼睛,紫罗双眼里带着被触及逆鳞的不快:「……我希望你不要拿他来说事。我从没在他身边看见过你。」青年的手始终握着门边的把手,一副只要你敢再说下去立马赶人的姿态。
银爵处变不惊,他从容的坐在格瑞房间里唯一的一张椅子上,看着金绕着格瑞转来转去,突然有些后悔。
「说呀!」少年扭头委屈的对银爵叫到,他刚刚明明告诉对方应该说些确认身份的事,但黑肤青年看上去似乎无动于衷。
「他说你们的旧房子阁楼上面有一个箱子,之前说好了要一起埋掉,三年之后再打开的。」
格瑞彻底愣住了,两个大男人相顾无言半晌,正当幽灵少年焦急的开始扩大转圈范围时,年轻人干哑的声音总算响起:「他不可能告诉别人的,你到底是谁。」

一位话废总算是把整件事整理清楚告诉另一位话废,后者沉默半天,问他在这里吗。
银爵默默点头。虽然碰不到,但是飘在空中的身子已经摸到了青年的额头。
「是吗。」
格瑞抬起头,目光正对着他面前的空气。

「足够了吗?」

幽灵愣了一下,缓缓的,移开了他的视线。已经没用的心脏似乎狠狠的揪了一下,少年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就是,要比他去世时还要更加更加疼痛。
金不知道他这算不算完成夙愿,所以没吭声,脚心揪着脚背上的肉,像个做错事的小孩。
银爵不忍的挪开了目光。

「他还在吗?」格瑞问银爵。黑肤青年扭头看了一眼,沉默。
金的手指纠缠着,大滴大滴的眼泪夺眶而出。
「你在哭吗?」
格瑞伸出手,虚抱着面前的空气。
「别哭啊。」
他低声说道。

这一幕在银爵眼里是滑稽的,但青年并没有发出笑声,连眼睛都看不出波澜。
他的颊肌抽动着,将眼睛半掩了起来。
被排除在外的感觉——
明明只有他——
明明只有他才能看见他——
银爵突然如置冰窟。
如果他,真的离开了呢?

已经习惯不是一个人了。生活中所拥有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了吗?
明明宠物们都看到见他。
明明……

「时间不早了,请回吧。」格瑞这么说着。
银爵机械的点了点头。

「……你还在吗?」

金在银爵面前挥了挥手。
对方如梦初醒,一脸你怎么还在这里的表情。
少年似被踩到痛脚,嘟起嘴冲着银爵小腿虚踹一脚,哼哼唧唧的说他也不知道。
或许会一直跟你在一起吧。
少年这么说了。
银爵面瘫的点了点头。
心里突然泛起一种名为开心的情绪。
一直、一直、一直——
end

  18 2
评论(2)
热度(18)

© 丣戺旹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