丣戺旹尨

你有两扇窗,我会选择一扇跳下去
窗户可能连接了一层楼,我什么事都没有
也可能连接了十层楼,我跳下去停不住,我死了
这不是你会把哪扇窗展示给我的原因,而是你为什么要把命运交给我选择的结果
我不在,我睡了。
猰貐与狴䬓,焦虑抑郁患者
不要刷屏,欢迎评论,禁止转载
诞日为雨水

暴躁.

 

【嘉金】东边森林的路 1

新年快乐。2018第一篇。
——————
「听说了吗……」
「不是吧,禁林真的有吗?」
两个格兰芬多在走廊角落谈论着,他们的脚步都走的飞快,是要准备从一楼到三楼去上魔药课。
他们的声音不算大,甚至在熙熙攘攘的走廊里算是冰山一角。

冰冷的爬行动物却似乎盯上了他们。那是一条一看就拥有斯莱特林学统的蛇,三寸左右的地方被魔法纹上了一圈金黄色的星星,却丝毫不起眼。它缓慢的滑行着,凹凸不平的墙壁能帮助它不被人所轻易看见。
它似乎对少年们的对话很感兴趣,安静的匍匐着。

「你去哪了?」阴冷的地窖里只有药水咕噜咕噜煮沸的声音,与周围的绿色格格不入的金色头发,青年将手指伸向了刚刚还在听墙角的青蛇。
对方缠绕了上来,顺着巫师袍慢慢的向上,最后绕回了自己的窝里,吐着鲜红的信子。
有着黑星印记的青年搅拌魔药的动作顿了顿,看着迅速变黑的药剂,哼了一声:「差点又要被你给毁了,这玩意可是难吃的很。」蛇立起身子,动了动,接着继续趴回窝里,含着一边的棉絮。
嘉德罗斯把一旁用剩下的蜘蛛盒扔到青蛇面前,它转了转脑袋,对面前的食物提不起什么兴趣。金发青年看了一眼它,威胁道:「如果你不吃的话,明天也别吃了,大罗。」
大罗神通棍抖了抖身子,精神抖擞的冲着面前的盒子展开了攻势。

嘉德罗斯把刚弄好的药剂塞进了长袍口袋里,放了个除湿咒。他拿着的是五年级的黑魔法防御课课本,那厚到让人无法忽视的书籍在学生们来之前已经被送到了教室里。
他拖沓的走进了教室,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正襟危坐的格兰芬多和赫奇帕奇们,「翻到1634页,记得转告迟到的人,十三英尺羊皮纸。」
根本没人敢吭声,安静的像个鹌鹑。

再走几步路就是禁林了。
来自斯莱特林的超级跳级生兼黑魔法防御课教授——站在禁林前做了好几次的思想准备,这才真正的走进去。
至于为什么……
那头金色的鹿在看见他的一瞬间像个惊弓之鸟一样弹了起来,并且以肉眼可见的惊恐表情拖着他的病腿往后退。嘉德罗斯觉得他之前想的和气在一瞬间破灭,动作不带一点粗鲁是绝对不行的——
然后把那瓶被加了除湿咒的黑色药剂的大部分都在金色鹿的挣扎中撒在了土地上。
「…………金。」
他叫的是来自格兰芬多年级长的名字,那头鹿带着绝望的眼神让嘉德罗斯非常的不爽,趁着对方不注意的时候彻底掰开了鹿的嘴巴。
「给我吞下去这玩意对你有好处!敢吐我现在就把你弄出去知道没!?」
金:「……嘤。」

  46 2
评论(2)
热度(46)

© 丣戺旹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