丣戺旹尨

希望你能从中感受到爱
名為線性自殺。
猰貐与狴䬓
而我,一事无成
有事托梦,有事烧纸
三月九重声不起 死后暂别黄泉饮
昨日偏生又东风 人生苦短意难愁
已经死了,坟头长满了野草
猰貐昏昏欲睡,狴䬓苟延残喘
不要刷屏,禁止转载

 

【澄鲛】手机

名字我还上网查了生怕弄错(明明是你语文不好)
@灯 不知道现在你心情咋样总之!主观ooc了澄鲛的性格tut灯灯是最好的,灯灯摸摸摸
————————
澄蓦的制服被他自己弄的很皱,从下方扯出来的衬衫边上挂了根铜链,碰到就是叮当作响。虽然并不是什么模范的乖学生,但澄蓦的成绩永远是有保障的那一种——他维持在全年段第五十的位置永远不偏不倚,甚至连偶尔逃课老师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过最开始的时候对方只是这样维持了高一整整两个月的时间,突然就开始暴躁了起来。
成绩依旧保持在那个分数段,缺席的课程越来越多,甚至到最后都是隔天来一趟学校,老师每次找他的时候他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月考照样来,上课照样走。

至少宋鲛琛被老师委托去对方家里了解情况的时候是这样的。已经高三快要毕业的临界生皱了皱他好看的眉头,然后淡淡的应了一句,好。
把这位大爷请来可是废了不少功夫,老师在对方应下后松了口气。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澄蓦拎着便利店买来的速食便当和可乐,眼睛里似乎有着一团即将爆炸的星星。
宋皎琛将放在耳边正在通话中的手机放下,面无表情的转向身后明明比他小却高他一个头的少年,看了一眼对方拎着的塑料袋,抬了抬眼皮:「你家保姆呢?」
大少爷选择不回答,略过宋皎琛,直接往高级公寓楼走。
「老师叫我带你回去。」
「回哪?」
浅灰色的眼珠瞬间锁定了少年的脸,澄蓦显得有些兴致缺缺,他试图在面前这个人脸上寻找到一些波澜,却永远只有失败的份。
少年摸着他的下巴,沉吟不语半晌,然后伸出手准确的指向他家的窗户:「你这里好远,我饿了。」
「……滚回去吃饭啊你。」这么说着,澄蓦却自顾自的往里面走。
宋皎琛的嘴角蓄起一个笑容。

大少爷的手艺意外的很好,就是不常做饭。宋皎琛又拿起了他的手机,他好像一直在打电话,就是始终无法接通——
「你到底在打给谁?」
宋皎琛的腿被澄蓦缠在双脚中,少年抬了抬眼皮默许这种行为后,对方便更加肆无忌惮。
「唔。」他说,「一个永远也不会找回来的电话。」
「哈?」
「就是这样,明天见。」

「喂,谁跟你说我会去的啊?」

宋皎琛扭头缓慢眨了眨眼睛:「你啊。」

大少爷咂了声,盯着被对方反手关上的门。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
从身后的柜子开始找起,差点没让来打扫的保姆吓到以为是入室抢劫。
混乱的房间里澄蓦找到了一个老式手机。
电池厂家早就不产了,澄蓦辗转几次才找到一个能用的电池。
开机的瞬间就有一个电话播了进来,被压箱底的号码一直记录在手机内存卡里。

「……」
对方并没有想到这个电话还会有人接起来,随即安静了下来,保持着通话的状态,沉稳的呼吸从对方那头传来。

「宋皎琛。」
澄蓦开口。
「我在。」
电话那头咬着苹果的宋皎琛应了一声。

「你这个笨蛋。」
「彼此彼此,傻逼。」

  4
评论
热度(4)
  1. 丣戺旹尨 转载了此文字
    怕这边有不明所以的人担心我就来了……没想到真的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除了重复的空洞的你真好以外再...

© 丣戺旹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