猰貐与狴䬓

三月九重声不起 死后暂别黄泉饮
昨日偏生又东风 人生苦短意难愁
除特定人选,否则禁一切。
all金,all金,all金
能吃,好吃,告辞
六年前就死在了某个地方,没人发现
猰貐昏昏欲睡,狴䬓苟延残喘
手上布满了三十多道疤
轰轰作响,头晕目眩

脑子不好,有病,没钱没看医生,
告诉别人到时候又被说一通,
心理作用的大道理我自己也有,
偶尔自己都不知道在干什么,
日常自我否定,
帮亲不帮理,就那么任性。

逆鳞@白花花 @灯
对不起,这两位一旦被人怼了,
死都会帮她们怼回去。

 

【嘉金】东边森林的路 3

听天由命听天由命
————————
被戳到爆点的嘉德罗斯教授举起了他的魔杖,带着青筋的手毫不在乎这栋历史悠久的教学楼是否会被他拆掉,绷紧的嘴角带着厌恶,「飓风盘旋」。
傲罗抬了抬下巴,迅速在四周蒙上一层结界,将呼神护卫收回后皱了皱眉,印记传来的方向似乎是禁林一角,可从入学到他毕业天天提醒金不能靠近禁林一步的话少年绝对是听进去了的,除非迷路不然谁能带走金——
该死,那颗歪脖子树。
格瑞无心恋战,将飓风引到了室外的天空中,嘉德罗斯只来得及看见一个消失的红色披风,格瑞就如同飓风一般向外跑去。
金发青年暴怒的踢了踢课桌,然后一个「移形换影」,跟在了格瑞的身后。

与外界链接的地方可不止一处,相信千年之前的救世主们总归知道这些。

嘉德罗斯眼眶欲裂的看着那只被他疗伤很久的鹿像撒欢的小孩一样绕着格瑞乱转,拖着那条伤腿还不忘蹭一蹭银发青年的衣角。
遏制住翻飞的绿色长袍,鎏金色眼珠里闪过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情绪。

嫉妒。

已经不再在乎什么教授形象了,如同困兽一般的咆哮从嘉德罗斯的守护神口中爆发出来,那头蠢鹿被惊的往禁林撤,跌跌撞撞的退后,最后一屁股摔到草丛里。
格瑞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那头燃金的狮子近了身,他快速的看着鹿的状况,然后冲嘉德罗斯皱起了眉——
「你在发什么疯,嘉德罗斯。」
呼神护卫在瞬间消失,半举着魔杖的嘉德罗斯僵硬在原地。
为了一个不知名闯入自己的生活中的鹿,你在发什么疯啊,嘉德罗斯。
金发青年看着那双闪起水的蓝色大眼,小鹿用前蹄茫然的挠了挠自己快要长出来的角,然后抖了抖耳朵,显得要比嘉德罗斯更加的迷茫于现下的状况。

他突然嗤笑了一声。转了转眼珠,移形换影。

小鹿似乎想要追上去的样子,被银发青年拦了下来,有些如梦初醒。
「金?」
印记在燃烧着,格瑞确定面前这只鹿就是他的发小,消失甚久的金,甚至还可能是他加班的罪魁祸首。
他叹了口气。
「你怎么变成这样的?」

变成鹿的金有些不在状态,格瑞看见对方脚上缠好的上等绷带,半跪下来打量了一下,发现这种绷带只有教授才能分配到。
还只是斯莱特林的教授。
格瑞看了眼金,小鹿显得有些低落。
他决定不问,反正他也听不懂。
现在只能找紫堂幻问问了。

  19
评论
热度(19)

© 猰貐与狴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