猰貐与狴䬓

三月九重声不起 死后暂别黄泉饮
昨日偏生又东风 人生苦短意难愁
除特定人选,否则禁一切。
all金,all金,all金
能吃,好吃,告辞
六年前就死在了某个地方,没人发现
猰貐昏昏欲睡,狴䬓苟延残喘
手上布满了三十多道疤
轰轰作响,头晕目眩

脑子不好,有病,没钱没看医生,
告诉别人到时候又被说一通,
心理作用的大道理我自己也有,
偶尔自己都不知道在干什么,
日常自我否定,
帮亲不帮理,就那么任性。

逆鳞@白花花 @灯
对不起,这两位一旦被人怼了,
死都会帮她们怼回去。

 

【嘉金】东边森林的路 4

不是本人。有什么话要带到的,尽管评论吧。

擅自打了tag,我希望他能认识更多的人,不再圈住自己。

谢谢你们喜欢他。

————————

格瑞找到紫堂幻的时候对方照常的扶了扶眼镜,然后目瞪口呆的看着青年身后小心翼翼探出头来的鹿。银发青年一看这架势就知道其实紫堂幻也不一定知道些什么,那么应该是金不小心触动了别人在某个地方下注的限定魔法。那种魔法非常的难缠,并且在一定时间内能束缚住人的思维,变成鹿之前金的脑子转的快,一点就通的能力在变成鹿之后像是撞死在南墙上的兔子。

这边兀自想着什么的格瑞没发现金已经扑到了紫堂幻身前,扑棱着两只前腿,湛蓝色眼睛水光闪烁。紫堂幻连忙比着安静的手势,看了眼沉思的格瑞,然后小声的说了几句,小鹿脑瓜里转了一圈又一圈才明白对方的意思。

金似乎想笑,但是这个身子表达喜悦的感情主要是又跳又叫,和发怒一个样,格瑞轻轻的揪了一把鹿尾上一点的毛,被金灵巧的躲了过去。

「哟——!」(那格瑞我先走啦!)

被神化好久的格瑞头疼的抓住了金的尾巴,他也就听得懂莫拉方言,听都听不懂鹿语,更别说看他的肢体语言了,正准备带着他去趟魔法部,就见到凯莉怒气冲冲的朝着他们这个方向疾行而来。


少女在撞上胆子变小的金之前刹车一瞬,劈头盖脸的敲了敲鹿脑袋上还没长齐的角:「你是不是傻啊怎么把嘉魔头给拖上了…………学长好。」直系学长站在她面前只好收声,凯莉不高兴的打量着金,小鹿轻轻哟了一声,显得惶惶不安。

格瑞转念一想皱起了眉,他下意识摸了摸金的角,一副我就在这里听你解释的神情。

「…………只是我们的一个赌局而已,学长未免管得太宽。」凯莉满不在乎,「我赢了金就让我试药,变身咒只是一个小小的魔药而已,只不过延长了时间。」

「延长了多久?」格瑞一针见血。

凯莉皱眉,似乎和她预想的并不一样:「一周。」

「那现在呢。」

紫堂幻数了数,掩下不安:「……已经过了二十三天了。」

格瑞揪着金后颈的毛转身就走。

凯莉和紫堂幻跟在后边,紫发少年给金施了个漂浮咒,好让鹿身好受一点:「你要去哪!?」

格瑞脚步不停,淡淡甩了一个名字。

金抖了抖耳朵,显得有些颓靡。

周边的学生好奇的看着魔法部傲罗拎着鹿的奇景。


嘉德罗斯在地窖调试药剂,半晌将除了正在咕咕冒泡的坩埚外桌子上所有东西全甩在了地上。

金是被塞进来的,不知道为何斯莱特林的教授只放了他一个……一只鹿进来,其他三人全被挡在了石像鬼外。

小鹿晕乎乎的摇了摇脑袋,抬头看了眼散在地上的东西,其中一个吊坠弹跳着甩到了金的面前。那是个魔法吊坠,上边腾出的时间和读数让金愣了愣,还未反应过来一个身影欺了上来。

是嘉德罗斯的呼神护卫。

嘉德罗斯看着金,眼里的鎏金色浓稠无比。

「你把我当成什么,渣渣。」

声音带着一如既往的嘲讽,和藏不住的怒气。

  16 2
评论(2)
热度(16)

© 猰貐与狴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