丣戺旹尨

希望你能从中感受到爱
名為線性自殺。
猰貐与狴䬓
而我,一事无成
有事托梦,有事烧纸
三月九重声不起 死后暂别黄泉饮
昨日偏生又东风 人生苦短意难愁
已经死了,坟头长满了野草
猰貐昏昏欲睡,狴䬓苟延残喘
不要刷屏,禁止转载

 

【all金】龙蛋⑦

不是本人。
————————
火柴复燃的声音响彻了不大的山洞,紫堂幻勾了勾柴火,心事重重的看着傍晚的森林。一时前还好好的,这下连些许的昆虫叫也听不到了。紫发龙族怀里揣着两枚龙蛋,心里没有底。
之前庞大的船只还印在眼眸里散不去,他对雷狮海盗团也只是略有耳闻的地步。
只知道这是北方龙族雷王城三皇子组织的团体,不杀同类,但打架斗殴都能分上一杯羹,对金钱的渴望甚至高过良知。
据说压箱底的一则规法是发现龙蛋就抢。
毕竟这个时代,新生命实在得之不易。
紫堂幻轻轻敲了敲睡着了的金,缓慢的传了点气息过去,有些为难的看着还在紊乱的闪烁着的另一枚纯种龙蛋。
他可听不懂啊……紫堂幻叹了口气,将柴火扔进火堆里。

「啪唦」。嘉德罗斯嘭的一声撞上了出神的紫堂幻,龙蛋转了一圈后将从紫堂幻膝盖上滚下来的金色箭头给护在了身后,盛怒的闪着。
外边传来了欢呼声,对话越来越近。
紫堂幻一僵,呼吸放轻,慢慢的挡住了龙蛋们。
「我的鼻子不可能出现问题,卡米尔你放心啦——」
「……快点走。」
紫发龙族的眼睛聚焦是失灵的,他根本看不见身前的任何东西,只是一昧的将两枚龙蛋护在身后。不过是鱼死网破的结局,谁会在乎——

他的「契者」。

紫堂幻赶紧将脑海里一闪而过的最坏设想赶出,紧张的吞咽着口水。背在身后的手越过嘉德罗斯,轻轻的抚摸着沉睡着的龙蛋,似乎这样能给他些许的力量。

嘉德罗斯意外的没将他拍开,而是专注的盯着门口。
王族的他自然不会惧怕区区北方龙族,血脉里传承的力量会保护他不受任何伤害,直至成年。
但是身后的那个渣渣不受任何力量保护,死亡会降临在对方的身上,他不会死,可是他会。

他会死。

光是这么想想嘉德罗斯就感到心悸,破壳而出还未成年的小龙瞳孔是黑色的,他还没有看到过这个渣渣觉醒后的眼睛,应该是比他哥哥秋更加耀眼的浅蓝色,他还没有破壳,还没有能力保护——
保护谁?
嘉德罗斯愣愣的扭过头,金靠在他的背上,流着口水,嘴里含着自己的爪子。
那是龙蛋们的精神世界。
他要长大,他要保护他。
但现在他还不行,龙蛋最大的价值就是还未破壳,买来养养可以,在蛋壳还未坚硬前敲开蒸炸煮闷炖也与黑市匿名卖家无关,至少得等眼前这个紫龙倒下。
等待战机和把握机会,这才是圣星空的生存之道。

「看吧——」

「吼——」
瞬间变身的紫堂幻堵在了洞口,高宽有余的洞穴完全容的下一只龙族,更何况只是个刚成年的小鬼头。
卡米尔拉了拉自己的围巾,在纷飞的风压中眯起眼睛,他眯起眼,心中了然。
「是要打架吗!?我奉陪……呃啊!」拉住佩利头发的卡米尔看向了火堆旁的两枚龙蛋,终于露出了笑容。
海盗团的军师弯起眼睛:「佩利,别玩死了,有正事要办。」
说罢便冲向了洞穴深处的火堆。

  73 4
评论(4)
热度(73)

© 丣戺旹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