丣戺旹尨

希望你能从中感受到爱
猰貐与狴䬓
而我,一事无成
有事托梦,有事烧纸
三月九重声不起 死后暂别黄泉饮
昨日偏生又东风 人生苦短意难愁
已经死了,坟头长满了野草
猰貐昏昏欲睡,狴䬓苟延残喘
不要刷屏,禁止转载

 

【嘉金】东边森林的路 5(完结)

不是本人。
————————
大罗神通棍吐着信子,金色的眼睛里闪着戏谑的光芒,他打量着瑟瑟发抖的小鹿,这个将自家主人耍的团团转的格兰芬多,总算是满意的用蛇尾缠住金受伤的后腿。
嘉德罗斯皱了皱眉,将视线转向正在制作的药剂上,狠咬牙根的嘴一松,面无表情的将整口坩埚报废在金的眼前。
「哟!(你怎么能这样!)」
「我听不懂。」嘉德罗斯瞥他一眼,「要么滚出去,要么变成人再滚出去。」
「哟噢!(我能变回去我早变回去了好吗!)」金大声叫着,想要脱开缠在脚上的蛇。
嘉德罗斯大步走上前,捏住了金的下巴,鎏金瞳孔闪着怒气,「我在你心里算什么!?」
金愣住了,他有些不解的看着嘉德罗斯,蓝色的大眼睛里闪着惊疑不定,小鹿开始向后退去,直到后腿触碰到冰凉的墙壁,还是没有挣脱嘉德罗斯的桎梏。

凯莉拉着紫堂幻在外边偷听,这下想也没想的暴露了,一个传音咒直接把事情经过告诉了教授。
「那个药的成分我后来查了一下,多加了一羹木华草,那玩意能将动物和人同化,再过三天他就不会是金了!」凯莉冲着着急的紫堂幻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环抱着手臂,靠在墙上,撇了撇嘴。

嘉德罗斯松开金,风一样的扫进了药剂室。

紫堂幻忧心忡忡的看着禁闭的地窖,凯莉拍了拍他,微笑:「我夸大而已,那玩意过个几天应该就会失效,不过同化剂是真的。……看来我的水平还不够啊。」

金趴在了大罗的窝里。棉絮窝要比禁林的草地更暖和一点,虽然大罗一直在边上缠着,但也没有出声阻止小鹿的行为。他甚至游进了药剂室,然后被嘉德罗斯扔来的孤本给赶了出来。
大罗神通棍吐着信子团在了金的身边,小鹿那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大蛇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
「哟?」
「嘶嘶。」
很好,语言不通。金兴致缺缺的趴了下来,前蹄玩着时不时冒起的棉絮。
正当金昏昏欲睡想要倒过去之前,嘉德罗斯有掐着他的下巴,把刚配好的药水灌进了金的嘴巴里。
小鹿一脸傻样,嘉德罗斯眯了眯眼,把对于他来说还是很小的金扔进了自己的床上。

「闭眼,睡觉,明天一早滚回你的格兰芬多。」

嘉德罗斯低沉的声音在金耳边响起,困倦的少年听话的闭上了眼睛。

金发控制狂难得沉默了,他侧躺在床上,看着鹿变成人的全过程。
他也不知道怎么看上这个格兰芬多小鬼的,应该是魁地奇球赛的时候,或者其他什么……方方面面,在等他制作迷情剂之前,这位斯莱特林教授才突然觉得,身边好像缺了这个人不行。
所以他拼命找茬,也知道他对他的称呼。
不过……
嘉德罗斯摸了摸金柔顺的头发,心情复杂。

天边泛白的时候嘉德罗斯起身,把少年抱出了地窖。
同样是一夜未眠的格瑞看见他出来,直起身子想要接过金,却被嘉德罗斯躲开。
他健步如飞的向前走去,走到公共休息室。

「在你心里,我到底算什么?」

嘉德罗斯轻声轻语呢喃,将毯子盖到金的身上,拧身离去。

「……信仰。」

金嘀咕,缩了缩身子,找了个更舒服的方式睡回笼觉。

  14
评论
热度(14)

© 丣戺旹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