猰貐与狴䬓

三月九重声不起 死后暂别黄泉饮
昨日偏生又东风 人生苦短意难愁
除特定人选,否则禁一切。
all金,all金,all金
能吃,好吃,告辞
六年前就死在了某个地方,没人发现
猰貐昏昏欲睡,狴䬓苟延残喘
手上布满了三十多道疤
轰轰作响,头晕目眩

脑子不好,有病,没钱没看医生,
告诉别人到时候又被说一通,
心理作用的大道理我自己也有,
偶尔自己都不知道在干什么,
日常自我否定,
帮亲不帮理,就那么任性。

逆鳞@白花花 @灯
对不起,这两位一旦被人怼了,
死都会帮她们怼回去。

 

你有些不解的向里走去。迷宫星早已布满了杂草,连些许的碎片都被疯狂生长的草苗给遮盖住,心下咯噔一声,急匆匆的向直觉导向的地方走去。

沿路撒着金色的光芒,你越看越难受,却脚步一顿,定在原处。

谩骂声已经涌到了脑门,轰轰作响的回荡着。

你身形晃了晃,坚定的,转身离去。

如果声音是从这里发出来的话……

不过半秒,即刻再次转身,冲向了骂声的中心。

戴着黑白色帽子的少年跪坐在那里,背对着你,小身板却笔直的很。

他的面前有一颗苍天大树,上面挂满了嬉笑,彷徨,一路走来的过程。

还有那句你们想要的。

你颤抖起来。

那句刺眼的句子在脑袋里烙印,你却无能为力。

「哎?你怎么啦?」

金发少年张着他那双明亮的眼睛,蹲着身子仰头看你。

「你你你怎么哭啦?那个,纸巾……」

早已泪流满面,却不知如何是好。

你的眼泪甚至滴到了少年的脸上,对方并没有作任何表示,从口袋里掏出了帕子,曲着身子将你的眼泪擦干净。

声音并未停止。

你捂住了他的耳朵,他茫然的眼睛里似乎闪过什么,然后攥着帕子沉默了下来。

少年张口,一副毫无缔介的样子。

「哎呀没事啦,谁没有被讨厌过啊,就是这次被他们揪到小辫子了嘛,下次,唔。」

你抬手将他的嘴巴捂住,刚哭过微红的眼睛认真的看着他。

「不会有下次了。」

「他们不要,我们要。」

「他们说了什么你都不要信,你在我眼中就是最好的。」

「你向前跑吧,我们为你铺路,为你挡刀。」

「你只要做好你自己,无论你做什么,你的背后有无数只手,在你陷入困境时拉你一把。」

「别憋着,让我们成为你的矛,你的盾。」

金发少年沉默着看着你。

身后步出的白发少年哼笑了一下,黑色箭头将所有不怀好意的声音打碎。

「嗯。」

少年用清亮的嗓音应到。

「走吧。」

我尽毕生所能,许你安然。

  89 5
评论(5)
热度(89)

© 猰貐与狴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