猰貐与狴䬓

三月九重声不起 死后暂别黄泉饮
昨日偏生又东风 人生苦短意难愁
除特定人选,否则禁一切。
all金,all金,all金
能吃,好吃,告辞
六年前就死在了某个地方,没人发现
猰貐昏昏欲睡,狴䬓苟延残喘
手上布满了三十多道疤
轰轰作响,头晕目眩

脑子不好,有病,没钱没看医生,
告诉别人到时候又被说一通,
心理作用的大道理我自己也有,
偶尔自己都不知道在干什么,
日常自我否定,
帮亲不帮理,就那么任性。

逆鳞@白花花 @灯
对不起,这两位一旦被人怼了,
死都会帮她们怼回去。

 

【双金】放手

给自己……迟到的生日礼物。
希望来年不要再那么抑郁……,希望吧。
2/19,生日快乐。
————————
跪在地上的金发少年仰起头,湛蓝色的瞳膜收缩成细细的尖针,氧气不足般喘息着。他舔了舔下唇,沉默的看着头顶上的白炽灯,刺目地让他想闭上眼睛。
手腕被扭成骨裂,动一下身子带动的都是剧烈疼痛,冷汗从他的鬓角流下,慢慢的挪动着,转换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靠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过了多久了?一天?两天?

金的嗓子像被灼烧一样的疼痛,许久,重重的垂下脑袋,咳嗽了几声,在空旷的白色房间里非常清晰。
清凉的水被毫不留情的灌进了食道,被呛到的少年半眯着眼睛,看向拿着水袋的人。
「我还以为你会更迟点醒来,果然……刺激的还不够。」白发少年微微俯下身,打量着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将水袋随手扔到了一旁。
金可惜的看到那些水顺着开口流在地板上,形成一小滩的水洼。
「没办法,不这样的话,你也不肯乖乖呆在这里。」黑金席地而坐,盘着腿,一只手肘顶在膝头,看着金。

「就算这样我也不肯呆在这。」金漫不经心的说,他的眼睛里闪烁着天空,与他深浓如血的眸子形成强烈的对比。黑金静默半晌,同意地点了点头。
明明是相同的脸,黑金却戴上了一丝经历过什么的复杂:「你不适合束缚在任何地方。这是当然的。」就像我一样。他加了一句。
不过,他们本来就是相同的。

这个房间静默了。金对面前这个人无话可说,但并不排斥,黑金对他说够了,正在研究他俩谁的鞋子更白一点。
「骨裂疼吗?」
黑金突然想起这件事。他想去翻金,却顾及到鲁莽行事可能会造成二次伤害,依旧坐在那里,不再动弹。
「疼。但你能关我一时,关不了我一世。」他觉得他的声音都快要和黑金同化了。黑金看他一眼,唔了一声。随即挥挥手,纯白的房间中央显出了一个巨大屏幕:「看看消遣,其他东西也没了。」

没有声音。
白发血眸的少年视角,让所有人退避三舍。

金噢了一声。
「达成共识吗?」
「不。」
黑金弯起了嘴角。
「我要让你,成神。」

「你逃不掉的。」
————
因为触发了黑金所以出现在意识里的金。
他们相互依赖,相互周转。
黑金想继续玩下去,金不同意。
所以他把他关进了意识死角里。
从而使身体主权在黑金的手里。
你逃不掉的。
为什么要逃。
如此灌输着思想。
想要金能够像很久之前那样,肯定他的存在。

  57 6
评论(6)
热度(57)

© 猰貐与狴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