猰貐与狴䬓

三月九重声不起 死后暂别黄泉饮
昨日偏生又东风 人生苦短意难愁
除特定人选,否则禁一切。
all金,all金,all金
能吃,好吃,告辞
六年前就死在了某个地方,没人发现
猰貐昏昏欲睡,狴䬓苟延残喘
手上布满了三十多道疤
轰轰作响,头晕目眩

脑子不好,有病,没钱没看医生,
告诉别人到时候又被说一通,
心理作用的大道理我自己也有,
偶尔自己都不知道在干什么,
日常自我否定,
帮亲不帮理,就那么任性。

逆鳞@白花花 @灯
对不起,这两位一旦被人怼了,
死都会帮她们怼回去。

 

【耀金】穿过回廊

@游戏海 旧设耀金
————————
1.
神近耀还没摸透面前这个小孩的性格,他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毛绒熊,思考着他在这个年纪最常玩的东西是什么。
然后他得出了一个结论。
噢,原来眼前这个是小皇子,而不是小公主啊。

长大之后拿出这个来说事的时候,叙述者秋依旧笑到肚子痛,而金面无表情的给了神近耀一拳。
「所以说当时你是怎么觉得我是女的,神近耀我们出去打。」

2.
有时候金想上梁揭瓦,全被神近耀一人给拦下了。
那个从五岁开始不哭的小男孩不满的扬起头质问神近耀,眼睛里闪过一丝晶莹。
神近耀沉默地,将十二岁的小孩给塞进被窝里,吹灭了房间里的灯光,驻足在金的床脚边上。
秋的离开给他们都带来了伤害,神近耀不溢于面相,金不溢于言表。

「姐姐不会回来了吗。」
微弱的声响传进了神近耀耳朵里。
「……不知道。」他回答,「会吧。」
听到这句的少年安心的闭上眼睛睡着了。

3.
挡在小孩面前是天经地义的事,这点被秋从小灌输,从来没有违背过。
只不过几年没见而已,那个金发小孩就像是不要命一样,永远跑在最前面。
当神近耀再次见到金的时候,随手甩了一个近乎微弱的东西过去,然后一把捞起了满头血的少年往树林深处跳跃而去。
大个的帽子被风吹走了。

「那些都是怪兽的血啊积分又没了!」
金气鼓鼓的敲着神近耀的头,却没有用太大的力气。

4.
看透神近耀的只有金,总之从小时候开始拉着金的手跑遍整个登格鲁的人也只有神近耀了。
虽然不怎么爱说话,但是金牌翻译器表示,这么浅显易懂的话都听不懂还是不要来参加凹凸大赛了。
神近耀默默点头。
然后跨出一步,面无表情的挡在了金面前。

「我靠裁判长我要告着两个犯规!!他们虐狗,造不??」
「不造。」

5.
「大赛结束之后,就能找到姐姐了吗?」
「……大概吧。」
金勉强翻了个身,呼哧呼哧的开始喘气,腹腔破了一个大洞,鲜血正从那里边争先恐后的钻出。失血过多的后果是少年的眼睛开始失焦,耳蜗里轰鸣着不知道何处的响声。
神近耀跪在他的边上。
清楚的知道这一点的金,用力的握了握神近耀的手指。
然后看向被血染红的天空。

「……金……」
神近耀握着他冰凉的手,喉中滚出这个名字。

6.
「好啦好啦都是电影啊都是骗人的啦乖乖别哭了……神近耀你再把鼻涕和眼泪蹭我怀里你就滚出去听到没!!!」

  70 17
评论(17)
热度(70)

© 猰貐与狴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