猰貐与狴䬓

三月九重声不起 死后暂别黄泉饮
昨日偏生又东风 人生苦短意难愁
除特定人选,否则禁一切。
all金,all金,all金
能吃,好吃,告辞
六年前就死在了某个地方,没人发现
猰貐昏昏欲睡,狴䬓苟延残喘
手上布满了三十多道疤
轰轰作响,头晕目眩

脑子不好,有病,没钱没看医生,
告诉别人到时候又被说一通,
心理作用的大道理我自己也有,
偶尔自己都不知道在干什么,
日常自我否定,
帮亲不帮理,就那么任性。

逆鳞@白花花 @灯
对不起,这两位一旦被人怼了,
死都会帮她们怼回去。

 

【莱金】地球信号

@灯 我吃了半只鸡就饱了,剩下半只硬塞的(……)然后现在我又饿了。好的,吃了一小块牛排,更饿了
莱是莱娜的莱
——————
「滴滴嘟——滴嘟——」
今年的冬季来的特别早,莱娜裹了个裘子站在窗外,正在调试手上的收音机。实际上也只是把上边的按键扭来扭去,试图找到一个能够接收的信号区而已。
现在是地球沦陷的第三千六百二十九天,新生命似乎已经绝迹了,剩下仍旧活着的人类是地球环境所能承载的最大限度。不过像这样一直待在信号塔下边也没什么消遣,莱娜例行公事的结束了每天早上搜索信号的工作,拉着大裘呼出一口白雾,回到屋子里。

「兹啦——喂,喂?兹啦——那边有人吗?」

他几乎是冲上前去接起了那个几年来从没人打过来的电话。甚至在接起的时候,手在颤抖。
这片区域方圆千里,只有他一个人。
莱娜把听筒放在耳边,听着对面传来的电流声。
「……有。」

「兹——有人!!姐姐这个电话居然有人接哎!!你现在的坐标在哪里?地球上真的没有其他人了吗?只有你一兹啦——」

他有点怔忪的听着对面的少年音,脑子尚未转过弯来,只回答了第一个问题:「坐标,235,001,764。」

「你……兹啦——等……」

「……嗯。」

隆冬中有了希望。

不过宇宙飞船来的要比莱娜想的更迟。
信号塔时断时续的,导致每次通话的时间很短,对面那个叫做金的少年——第二天通话时互相问候过——好像经常性的开错航线。有时候在深夜,电流声一响起哪怕再困莱娜也守着那台旧电话。
对方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他向莱娜介绍了他的飞船、他的姐姐乃至他的朋友们,通讯断线就拿个本子记这个时候说了些什么那个时候说了些什么,弄的莱娜也不得不从废弃漏风的便利商店里找到一堆被雪淋湿的纸,偶尔还能看到一些保质期很久的小零食。
不过有人交流总比没有的好。

「莱娜!我现在已经看到地球啦——兹啦——」

正在和罐头作斗争的莱娜夹着听筒噢了一声,继续拿勺子试图撬开已经过期很久的真空食品。
正值今年最后一个节气的莱娜决定今天开个罐头犒劳自己,面无表情的出门拿了点雪塞进大缸里,免得开春找水。

「兹啦——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兹啦——嘿嘿。」

「一张嘴俩眼睛一个鼻子两耳朵,和正常人类一个样。」莱娜说道,他总算把断掉拉环的罐头给掰了开来,就着雪抓了一把,开始吃他的晚餐。
那边传来平静的滴声,莱娜把听筒塞回座机上,啃了一口肉酱。
啊,味道没坏就行。

不过他也很希望能够看到金。
是怎么样的呢?
金色的话,理所当然的是阳光啊。阳光和蓝天……是现在他所奢望的。

「所以,快点来吧。」他低声说。

  28 2
评论(2)
热度(28)

© 猰貐与狴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