丣戺旹尨

希望你能从中感受到爱
名為線性自殺。
猰貐与狴䬓
而我,一事无成
有事托梦,有事烧纸
三月九重声不起 死后暂别黄泉饮
昨日偏生又东风 人生苦短意难愁
已经死了,坟头长满了野草
猰貐昏昏欲睡,狴䬓苟延残喘
不要刷屏,禁止转载

 

【雷金嘉】choose

一个囚禁play被我写的那么纯情……
@动脉粥样硬化。 的点梗。到此为止点梗全部写完
————————
合上书本的青年重新坐回了椅子上。
书房红木椅子上压了半条樟木,配套的红茶杯随着风所到之处飘散着茶香,边上零零散散的叠着三四本经典小说,报纸被巨大落地窗吹来的风呼啦一声,落在了棕色地毯上。
金发青年从房门里出来,挠着他凌乱的头发,半眯起鎏蜜色的眼睛,打了个哈欠。
坐在椅子上的雷狮头也不抬:「醒了,吃饭。」
倚在门框边的嘉德罗斯挑眉:「噢。」

「噢什么啦你们这俩没良心的——」从书房里头钻出来个一手扶着墙一手扶着腰的少年,脸看上去要比在场其他人都嫩,蓝色眼睛正圈圈状。被折腾了半个晚上早餐午餐都没吃,一觉睡到下午也就算了,为什么连吃的都不给他!
雷狮双手一抖收报纸,折起来拿樟木压着,戏谑的抬头看向金:「厨房里头——要吃?求我啊。」
嘉德罗斯被他恶心的说不上话来,他看着金抖了满身鸡皮疙瘩后身残志坚的慢慢挪到了门口,顺手托了托对方的腹部,面不改色的塞了颗糖给金吃。
雷狮唔了一声,站起身靠近金,捞着比他矮上不止一个头的金往餐厅走。
嘉德罗斯嚼着嘴里的口香糖,面无表情的向相反的方向走去。

这是一个安静的地方。

囚禁着笼鸟的地方。

金狼吞虎咽的在吃着手上的鸡腿,喝了口碗里的玉米浓汤后欢呼一声,饱了。
不过腰还酸着。他嘟嘟囔囔的伸手去揉,结果碰到个更灼热的环状物。差点没跳起来大喊的少年扭头摔进了嘉德罗斯怀里,对方正捏着他的腰作活血化瘀。
「想什么呢渣渣。」特别嫌弃的声音,下手也没轻没重,不过就这程度的按摩,金能给满分。如果在浴缸里就更好了——
「噢?喜欢浴缸啊,晚上来一发?」
伸手推掉蹭过来的雷狮的脸,撅起嘴眼睛飘忽的心虚的很,他怎么就说出来了。

他挠着自己脑后的头发:「我想去花园一趟,可以吗?」
正在动作的两人都停了下来。
金问这个也只是随心问一下,见他们盯着自己不说话也没怎么意见,打哈哈换了个话题。
「只是去花园的话。」雷狮喝了口红酒,那是他的下午茶——奇奇怪怪的口味。
嘉德罗斯微微颔首,把他的手机收起来,拉着金往屋外走。

他早知道他被囚禁起来了。
仅仅三个月就能把他消息抹到无的家伙绝不是什么善茬,但金相信他们。
金走到花园里,那里的花草似乎每天都有人在打理,花园亭子中央更换着季节的鲜花,已经有人放上了茶和点心。
湛蓝色的眼睛期待的看着嘉德罗斯,对方似乎很不习惯这样的眼神,移开了目光。金欢呼一声,坐到亭子里拿起桌上的曲奇饼开始吃。

嘉德罗斯和开窗探出头来的雷狮互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他们各让一步的原因实在只是因为受不了更多的人趁虚而入。
所以……
他们的视线停留在了亭子里金发少年的身上。
仅仅是让他暴露在阳光下,就已经快要受不了……
想要将金囚禁在他们所编织的牢笼里。

  138 13
评论(13)
热度(138)

© 丣戺旹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