丣戺旹尨

希望你能从中感受到爱
名為線性自殺。
猰貐与狴䬓
而我,一事无成
有事托梦,有事烧纸
三月九重声不起 死后暂别黄泉饮
昨日偏生又东风 人生苦短意难愁
已经死了,坟头长满了野草
猰貐昏昏欲睡,狴䬓苟延残喘
不要刷屏,禁止转载

 

【all金】风口 2

ABO,暂时不知道最后主线1v1是谁(……)
预警:OA,先婚后爱,不过大家都在等小天使发觉
——————
「没事,你先坐下来吧。」他说着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略有些结巴的说道,金冲他笑了笑,坐到了秋的对面。
秋把自己面前的拿铁递过去,漫不经心的抬手招来服务员:「还要些什么?布丁?焦糖水果船?」金发青年挠了挠他四处乱翘的头发,笑笑说那就来一杯芭菲吧。
他搅动着面前的拿铁,似乎将时间搅回了十年前的一个夏天。

「哥——秋哥——」清亮的嗓音从水塔下边传来,那个时候的学校尚未将四处布满铁网,助跑几步就能彻底腾达横飞,秋通常只会占领四座教学楼中的其中一座,保不定每天能过。
能入秋法眼的还真只有一位。
少年是学校有名的唯一一位特困生,申请的所有助学金全被年轻的校长大发慈悲特批,毕竟学校有的是钱。甚至站在第一名乃至第十名位置的所有奖学金,都在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塞进了他的卡里。
不过因为一次帮助而死心塌地跟着他的少年,让他满意又苦恼。
例如现在。秋无奈的睁开眼睛,看着挡住他脸上阳光的少年。淡淡的omega信息素传进金的鼻子,少年涨红了脸,蹲下来戳了戳秋的手臂,「蛋妮儿要你去校长室啦……。」丹尼尔听了会抓狂的名字被少年清清淡淡的说出,秋扬起了一个恶作剧成功的笑容,撑起上半身,胡乱的摸了摸金的头。

就像是光。
秋被人围堵在巷子里啐出一口血沫时,那位少年身为alpha的特性才显现出来。
像极了护主的小狼崽,来一个打一个,来一双打一双。肉体横飞的躁动让血液沸腾了起来,秋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加入战局。
事后少年的脸上满是泪水,一声不吭的瞅着他,那是要比指责还让他受不了的影像,刻在了脑海里。

芭菲呈了上来,那服务员似乎还想认真盯着秋看上几眼,眨巴眨巴眼问还有什么需要的吗,虽是在问金,其实眼珠子恨不得贴在秋身上。金拿铁喝了一半,见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秋似乎才发现什么不对,不明就里的看了眼那满脸通红的服务员,皱起了眉。
说实在,秋人长得虽然阳光,但眉峰一聚似有不怒自威的感觉,那服务员赶忙溜回前台,暗自陶醉去了。
金拿起勺子,在空中虚晃了几下,假正经一样的冲着秋小声嘀咕:「嗯……变小!」男人失笑,手伸出去自然的揉了揉金的脑袋,温厚的声音轻应了一声。
金有些挂不住面子,埋头舔芭菲,偶尔悄悄抬头瞟一眼秋,对方撑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接着,omega敏锐的察觉到了身前传来的杀气。
先前还没有发现,怎么金一来这不大的咖啡厅就满了,原来是后边的一帮人专门来堵他的。秋维持着笑容,不动声色的拿了张面纸,伸手擦了擦金嘴边的奶油。

「客人请不要毁坏公物!!?」服务员的惊叫声把金吓了一跳,正准备回头看看,被秋条理清晰的扳着脸,差点没被擦红了嘴角。
青年的魅力他在高中就略有耳闻,不过现在——
「金,我们出去逛逛?」
秋勾起一抹笑容。

  16
评论
热度(16)

© 丣戺旹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