丣戺旹尨

希望你能从中感受到爱
名為線性自殺。
猰貐与狴䬓
而我,一事无成
有事托梦,有事烧纸
三月九重声不起 死后暂别黄泉饮
昨日偏生又东风 人生苦短意难愁
已经死了,坟头长满了野草
猰貐昏昏欲睡,狴䬓苟延残喘
不要刷屏,禁止转载

 

【all金】龙蛋 ⑨


龙翼煽动着风,混血黑龙在夜幕降临前抱着两枚亮金色的龙蛋,红色的围巾飘扬空中,发出死灰复燃一般的声音。
圣星空王子一反常态的安静,让卡米尔多了个心眼,将两枚龙蛋分开,丢给了佩利。双脚踩在船上之后便飞舞起来,缩回的龙翼在后背留下了淡红色的疤痕,卡米尔扭头看了眼蔓延的猩红,接着面无表情拿过毛巾擦着手上印记为混血的金龙。
无定之躯虽然好用,可用多了背后就会留下伤疤,强迫使用成年龙族的能力……一片阴霾闪过,卡米尔用温水沾湿了毛巾,继续擦拭着熟睡中的龙蛋。
「这次的战利品如何?」
大步朝船舷走来的是纯血黑龙。头发的光泽揭示了对方的纯种程度,白色头巾迎风挥舞,蹲在了卡米尔身前。
混血少年轻柔的擦着金色龙蛋:「在佩利那。」
「哦?那这是什么?」雷狮对嘉德罗斯兴致缺缺,戳了戳翻身的龙蛋,挑了挑眉。
「……是意外。」卡米尔放下毛巾,捞起龙蛋站起身,「我回房间抹药。」

「意外……吗。」消失在黑龙手中的一抹蓝色气息让对方发出一声喟叹,然后拎着他的本命武器,回船舱开自动模式。

金刚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个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床,陌生的毯子,陌生的一切,幼龙瑟缩的想要躲进更软的地方,咕噜滚了一圈后,被依旧睡着的人扒拉进了怀里。
瞬间僵直想要动动看身后抱着他的龙族是谁,陌生的气息慢慢传进了金的体内:「唔,还没到起床的时候……再睡一儿……」
幼龙欲哭无泪,急得手忙脚乱又不住打嗝,还是吃不下多少能够消耗的气息,又吐了出来。
卡米尔翻身,睡眼迷茫的看着窝在他身边不停闪烁着打嗝的蛋,下意识抱进了怀里。金懵逼了,钻着身子咕噜噜的动着,带着问号的问题马上一箩筐的冒了出来。
不过卡米尔就算听得懂也不想回答,蹭了蹭龙蛋的壳,继续到头睡回笼觉。
左拱右拱的龙蛋总算脱离了卡米尔的禁锢,茫然的打量着这件干净而简单的房间。
然后一轱辘,滚下了床。
地毯上还垫着一层软被,不然绕是像金这样都会嚎一声,床的距离实在是高。
滚到墙边顶啊顶的才正式将门打开,清亮的风吹的精神一振。
然后金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云端。
与天空第一缕阳光相交辉映,破开云层的鼓点,照亮了甲板上飞扬的粉点。

「咦?哪来的?」
接着龙蛋就再上升了一个高度,下意识的转个面看向抱他起来的龙族。
白发龙族带着一副无害的笑容,略带戏谑的盯着他。
就像蟒蛇盯上猎物一般。
「难道拿的不只一个?」
金打了个寒颤,刚刚才勉强停下来的打嗝又隐隐有再次发作的风头。

  51 8
评论(8)
热度(51)

© 丣戺旹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