丣戺旹尨

希望你能从中感受到爱
名為線性自殺。
猰貐与狴䬓
而我,一事无成
有事托梦,有事烧纸
三月九重声不起 死后暂别黄泉饮
昨日偏生又东风 人生苦短意难愁
已经死了,坟头长满了野草
猰貐昏昏欲睡,狴䬓苟延残喘
不要刷屏,禁止转载

 

【花怜】程度 上

@南半城 给泽泽的高考应援!现pa
总之不知道为什么距离高考还剩两个多月的时候写(x)泽泽高考加油!!!
总之是还没写完x
————————

谢家少爷从来不跟别人一起玩。
这是整个圈内公认的事实。老爷每每开聚会的时候,谢家唯一一根独苗苗一向躲在帘布的后面,要么就是占领了整个落地窗台,坐在白色大理石砌成的扶栏上,朝着底下笑。
最开始的时候,其他贵族小孩都认为他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白纸,也试过将对方从二楼的扶栏上推下去,可最邪门的是,对方完全没有损伤,反倒是参与这整件事的人都被发烧和流行感冒侵蚀了一段时间。
渐渐的,谢怜这个名字,就与神乎鬼怪,传染源挂上了勾。

不过谢怜完全不在意这些,他早些年的时候也早就被定下看得见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比如每次站在他落地窗下面的红衣少年。
对方穿着一身红色,收束腰间的地方串着两个穗子,一头黑长发,和古装剧照有的一拼。右眼戴着一个特殊材质的黑色眼罩,落在鬓前的黑发被编起,系上一枚艳红色的玛瑙。
对方微笑着,永远只是仰起头,谢怜曾几次问过对方能否进到宅子里,他只是微笑,什么也不说。
谢怜从小没几个朋友,学都是在家被教导,有个人安静的听他说话也没什么不好。哪怕他明白这人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

长开的年龄从未让谢怜脱离他的娃娃脸。
「你在看什么?」从栏杆那旁翻过来的谢怜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凑近花城。
对方看向谢怜,蹲着的姿势没变过,弯起了唇角。
没什么。
花城看着那些温室养的花,眼眉温柔。谢怜蹲在他边上,歪了歪头。
走吧。
男人站起身,伸出手拉了一把谢怜。

「你会陪我一辈子吗?」

谢怜突然问道。
花城看了他一眼,回答只是一声轻笑。他刚从祖父的葬礼上回来,正装穿得如同小孩偷尝当大人的感觉,黑色的纽扣结规规矩矩的拴在脖子中央,花城试着摸了摸,并没有将它摘下来的意思。
十五岁的少年抬头看这位随着他年龄增大变换容貌的男人,悄悄的握紧了他冰凉的手。
懵懂的少年尚未知晓这世间,仅仅握着他的手,像是握住了世界。

对方似乎再也没变过他的容貌。
二十三岁的谢怜继承了父亲的产业,工作回到家时,却一直拥有着一个等他的人。
虽然也有过相亲,但看见花城那张黑下来的脸,便心虚的连连摆手,说着我们不合适这样的话。
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急匆匆的否定些什么,总之每次家庭聚会时,谢怜就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在饭桌上接受来自母亲的批斗,然后苦哈哈的接下无法拒绝的相亲对象。
你似乎很在意父母的感受。
花城突然问道。
「那是当然的了。」谢怜捞起汉服一边的袖子,照着花城身上穿的这件比划起来,「他们是我的父母呀。」
花城随意的指了指衣服上的条纹,见谢怜埋头更改的份,缠了上去。
那抱着腰肢的手依旧如记忆中的冰凉,谢怜却觉得已经习惯了这种温度。

一辈子……么。
花城突兀的想起了那个午后,阳光照耀下的花坛。

或许他还真的做不到。

……你要走了吗?
谢怜勉力的睁开千斤重的眼皮,看向站在床边的花城。
「……花……」
花城怔了怔,凑到谢怜的嘴边。
「那天的花……咳咳、真好看啊……」

……真好看啊。
是啊。
可你为什么再不睁眼看一眼了呢。

「……哥哥。」
他埋怨道。
谢怜一身道服,喝了口茶,眉眼弯弯。
「要是哥哥再用刚才那种方式惩罚我,我就要让哥哥忘记惩罚内容了。」花城摸着谢怜的侧脸,沉声说。
谢怜的脸迅速染上一层淡淡的红晕。

——
注释
全是私设,现代怜看见的花城是主观臆想出来的,相当于他永远在和空气说话,花花那段伸出手想要摘领结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在旁人眼里,现代怜做的一切都超乎常理并且诡异至极。
最后一节是转向原著(……)设定是怜能致幻这样的。
有那么不清楚吗,那下一段怎么办(。)

  42 6
评论(6)
热度(42)
  1. 南半城丣戺旹尨 转载了此文字  到 Fairy
    咖啡4神了😭😭

© 丣戺旹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