猰貐与狴䬓

三月九重声不起 死后暂别黄泉饮
昨日偏生又东风 人生苦短意难愁
除特定人选,否则禁一切。
all金,all金,all金
能吃,好吃,告辞
六年前就死在了某个地方,没人发现
猰貐昏昏欲睡,狴䬓苟延残喘
手上布满了三十多道疤
轰轰作响,头晕目眩

脑子不好,有病,没钱没看医生,
告诉别人到时候又被说一通,
心理作用的大道理我自己也有,
偶尔自己都不知道在干什么,
日常自我否定,
帮亲不帮理,就那么任性。

逆鳞@白花花 @灯
对不起,这两位一旦被人怼了,
死都会帮她们怼回去。

 

【莱金】当莱森还未用如此浓重口音说话时

是莱森的莱,莱森生日快乐(o´艸`),我流学pa
是糖
——————
「莱森同学——。」
金发男孩突然出现的面孔在莱森看来只是一个比较熟悉的符号而已,他噢了一声,继续躺在教学楼树下阴凉的地方安静的打着哈欠。
金拿他没办法,继续盯着似乎已经陷入沉睡的少年,继续准备些什么让对方妥协的方法。
莱森等了半天不见他离开,有些讪讪的睁开眼,轻微皱起眉头,小声的嘁了一下,被耳尖的少年听见。金眯起眼睛,握紧了拳头在空中胡乱挥舞一番,然后赌气着将头扭到一边。
好吧——莱森总算是打量了一番少年的长相,每次逃课出来千篇一律的都是这个小大人跑来揪他,而且不知道从哪打听来的消息,每次都能准确的找到他。
不过莱森还真高估了金的社交水平,对方完全只是运气好每次都能碰见而已,有时候迷路迷着迷着就莫名其妙的看见了双发色的少年。

不过每次都来真的好烦啊——
「你可以不打扰我睡觉吗?」不良少年一般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完全是因为家教的原因吧,麻烦的校长也不会没事找事来揪他小辫子。倒是这位一脸认真的小班长,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人物了吗。
金鼓起了嘴:「——不可以!」
「哈?」莱森皱起了眉头,他虽然不会对学校造成什么财产上的损失,但不代表他能让一个同龄少年当倾慕的对象,「走开!」
他对金还是有好感的,不过少年如此的强势反倒让他有种不想服输的叛逆心情。
莱森这么说着,自己撑起了身子,面无表情的往另一个地方走。
这个学校的地方基本上都被他找过了,金要么就是太幸运,要么就是开了挂。什么地方都没法藏,这样想着是莱森翻了个白眼,被埋头跟在他斜后面的金看见了。

金有些怀疑,莱森每次看见他的时候都像看陌生人一样,明明已经在对方面前刷过很多的存在感了。
不过气馁从不是金的风格,他跟着莱森走,总会有能好好谈的地方。
「你要是困的话可以在教室睡呀,教室最后一排专门给你空出了个位置,老师也不会管你的。」
「我就不。太热了。」
莱森面无表情的说道,他现在有些暴躁,皱起眉更深了。
这么弱的家伙,怎么能束缚得了他。

不过在看见金几脚踢倒一个大汉的时候,莱森还真是重新审判了一下对金的认知。
大概就是傻白甜,小班长,跟屁虫和爱啰嗦?
「走,我带你去医院。」金揉了揉自己脸上的淤青,被打的鼻青脸肿,索性都是写皮外伤。
就是那时候建立起革命友谊的两个家伙,在数月后尝到了分离的滋味。

当莱森从国外回来时,少年金早已不知所踪。

「hello,me回来了,金,你在哪。」
他攥着那张照片,哭的像个小孩。
————
愚人节,快乐?

  10 2
评论(2)
热度(10)

© 猰貐与狴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