丣戺旹尨

希望你能从中感受到爱
名為線性自殺。
猰貐与狴䬓
而我,一事无成
有事托梦,有事烧纸
三月九重声不起 死后暂别黄泉饮
昨日偏生又东风 人生苦短意难愁
已经死了,坟头长满了野草
猰貐昏昏欲睡,狴䬓苟延残喘
不要刷屏,禁止转载

 

【all金】不良行动 中

bangbangbang
——————
07
金还是第一次搞这些令校长都头疼的小毛孩们,不过一眼望去除了名字之外似乎在医务室都见过,如果他没有脸盲的话。
身为并不是正职的科任老师,金的工作其实蛮闲的。
所以在其他老师的帮助下艰难辨认学生们这也是金的日常,导致任课老师频繁的点名坐下点名坐下,金拿着点名册在门外低头抬头低头。
至于真的认到了谁还说不准,像安迷修他至始至终都称呼为小迷。虽然班长已经颤巍巍举手投诉过好多次,金依旧我行我素。

08
不过还得说一个插曲。
金在办公室里边算是年轻的了,结果发现还有个比他更小的在校生当物理老师。同样是金发,对方扯气高昂的样子让他牙痒痒的想锤一拳上去,最终心累的瘫在了讲台前。
坐在第一排的绿发少女抻着手臂,看着坐在讲台前差点没准备滚来滚去的青年,说道:「嘉德罗斯大人经常这样,你要习惯。」
还没等金反应过来为什么班上学生会喊一个老师老大,第二排的红发少年立刻就接上了话:「是啊是啊,金别太在意!嘉德罗斯大人就是这种性格嘛!」
青年连吐槽对方不尊敬师长的话都说不出口了,毕竟基本在他入职当天就有一个冰蓝色少女直接开口叫他大名,之后如滔滔江水一发不可收拾。

09
身为学习委员的紫堂幻倒是金首要的咨询目标,紫发少年紧张的揪着衣服下摆,看向金的眼神飘忽不定。
「小糖你不用那么紧张嘛……」金挠了挠脸,似乎把班上所有人对过一遍后认定了每个人都是第二个字开头的名,乱七八糟开口倒是很习惯。
「……金老师,有什么事吗?」鉴于安迷修投诉几次后压根没什么用,少年也懒得反驳那个名字了,毕竟只是个代号,他对这个老师虽然有丝毫好感,但也仅仅只是一点而已。
毕竟这个老师并没有真正的走进任何人的心底,没有人会真正接纳他。

10
金在教学楼乱逛的时候看见了在楼梯间抽烟的雷狮。
对方仅仅抬了抬眼,继续吞云吐雾:「怎么,你要告发吗?」
金实诚的摇了摇头:「不啊,我比较好奇是什么让你压力那么大。」
「为什么立刻就觉得是压力?」雷狮在白烟中弯唇笑了笑,「你明明什么都不知道。」
「直觉吧。不是也没啥啦,要我陪你坐会儿吗?」
雷狮沉默半晌,发出一声低若无声的鼻音。
金在雷狮面前蹲下,对于对方的身高虽然有些让金抗拒,但对方伸长腿坐着,把整个楼梯间过道都挡了个严严实实,青年这么一蹲正好和雷狮平视。

11
身为唯一一个能被金叫全名的少年拿着书,背靠在楼梯间转角,面无表情的听着金和雷狮的对话。
然后快步离开。

  33 18
评论(18)
热度(33)

© 丣戺旹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