猰貐与狴䬓

三月九重声不起 死后暂别黄泉饮
昨日偏生又东风 人生苦短意难愁
除特定人选,否则禁一切。
all金,all金,all金
能吃,好吃,告辞
六年前就死在了某个地方,没人发现
猰貐昏昏欲睡,狴䬓苟延残喘
手上布满了三十多道疤
轰轰作响,头晕目眩

脑子不好,有病,没钱没看医生,
告诉别人到时候又被说一通,
心理作用的大道理我自己也有,
偶尔自己都不知道在干什么,
日常自我否定,
帮亲不帮理,就那么任性。

逆鳞@白花花 @灯
对不起,这两位一旦被人怼了,
死都会帮她们怼回去。

 

【安金】当你在网恋的时候有考虑过男友的感受吗

@夏沫的时间 的网游pa……( ー̀εー́ )原本构思是丹金来着哈哈哈,好的啵,安金
没啥网游元素
——————
对于上述问题,金的回答是,没有。

在和男友吵架之后一气之下跑到外面去租房子,结果的结果就是无论安迷修早堵晚堵还是蹲点堵,就是没把金给等出来。
青年有着莫名自信的自理能力,傲骨一般将整箱整箱的方便面自己扛了回来,到现在都没吃完。况且还是那种每天变一个味,吃得倒不会腻。
然后,沉迷网游。

虽然这个网游的编辑、人设、策划师出的乱七八糟,但是耐不住它剧情实在是太曲折、太迷离了,导致第一天上线就被卡爆出去,整个服务器瘫痪的时间持续了五个小时。
而且这个网游还能按着原型捏脸,拍张照,调一下设定,另一个金在屏幕里跃然出现。
金进到游戏里面之后到处乱逛,不知不觉就把机缘奇遇线给彻底通关,顺便还升到了三十级。不过冲着这游戏的剧情,二十一道坎,五十一大坎,一百知天命的样子,升级之路还有好长一大段。
这间接导致了在看对眼另外一个职业时金被从天而降的人压到残血。

身为一个奶,还不是暴力输出的奶,金觉得自己还是要有点脾气的。
不过在对上远程控制的脸之后,对方赔罪一样的互加了好友、然后安安静静帮金复活,全程连打字都不打一个。
金也因此仔仔细细上上下下看了看对方的脸——惊讶的发现似乎与自家男友有那么一点相像。
「小哥哥?」
「抱歉,我带你把级补上来吧,这个游戏升级其实挺不容易的。」
对方顶着骑士的ID对金说道,然后似乎触发了动作,CG出现了。

骑士小心翼翼的伸出了手,轻轻扣住矢量箭头的食指,带着泛红的耳朵,向前走去。

「这个游戏还能这么玩???」因为说明实在太长了压根没看的金不由得感叹一句,然后欢天喜地的跟着对方屁颠屁颠的去打野。
在大神的带领下金很快到了第二个节点,要知道在三个小时前金还只是个三十级的萌新,而且是在自己努力了四天的结果下弄出来的。
完全靠蹭经验,骑士什么也没说,温软的约好了下一次上线玩的时间,金满足的去扒夜宵了。

于是在一个月后夜黑风高的晚上——
「这个游戏有结婚系统,一起……?」
「好啊好啊。」
完全忘记买房子挂他名字的男友,虽然安迷修在这个地方买个十几套都没有问题,户主名却是他的心意。金傻笑着接过对方送来的戒指,然后搜了一圈,在包裹角落搜到了一枚草戒。
「对不起啊我只有这个……」金把草戒放到交易台上,对方很快点了接受。
「没事。那婚礼我去筹备一下,三天之后在这里举行?」
「嗯!」

金心情很好的退了游戏登上QQ,然后被爆炸了的消息冲昏头脑。
在右下角的图标使劲嘀嘀嘀嘀的响,弹框至少十个人以上,直接将整个电脑差点没蓝屏。
这可是安迷修买的配置挺高的电脑啊……一边感叹着,一边无视了安迷修传来的99+的消息,点开其他人的聊天框。

星月魔女(3/27):在,你那个忠犬男友又来找我了,我快烦死了你还没消气?
矢量箭头(3/29):我都忘了我在气什么……
星月魔女(3/29):那你还不回去!?那家伙最近整个人瘦了不少啊,黑眼圈都出来了,平常不都是你黑眼圈更重的吗

金想了想,好像还真是。
反正他也忘了为什么生安迷修的气,咔哒一声点开对方的聊天框。

矢量箭头(3/29):大安,来接我不……
大安(3/29):来。
大安(3/29):你等着,我马上就到。

「……骑士是你啊——」
金气鼓鼓的说道。
「都不知道是我你还和他结婚了……」
「谁叫他和你长得那么像!」
「……」
「……」
「安迷修你放开我我不干啊啊啊啊啊——」
「结婚之后就是入洞房啊,娘子。」

  50 11
评论(11)
热度(50)

© 猰貐与狴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