丣戺旹尨

你有两扇窗,我会选择一扇跳下去
窗户可能连接了一层楼,我什么事都没有
也可能连接了十层楼,我跳下去停不住,我死了
这不是你会把哪扇窗展示给我的原因,而是你为什么要把命运交给我选择的结果
我不在,我睡了。
猰貐与狴䬓,焦虑抑郁患者
不要刷屏,欢迎评论,禁止转载
诞日为雨水

暴躁.

 

【丹金】缠绕梦魇

@立雪见白 这个人说想看虐文嘻嘻嘻嘻
没多虐其实,我觉得没让人哭出来的就不算虐XD
——————
食梦貘的工作是把小孩子们的噩梦都吞掉。
他们吞掉的不止是噩梦,小孩子们的美梦也会吸收一点,最终孩子们越来越不会做梦,渐渐也就变成了大人。
可是丹尼尔这次接到的单子来自与一个爱做梦的十七岁少年,并且已经噩梦缠身近一个星期了。意识到这个事情的严重性,上面派的食梦貘自然不能是新手,折损后还能留档的,挑挑选选也就剩丹尼尔一人。

他现在蹲在这个名叫金的少年身边,正在注视着对方的一举一动。高二的学生自然都是要上学的,少年一个人住,似乎有稳定的生活费,背着金色书包在一众当中很显眼。
似乎没有什么压力能让这么阳光的孩子连续整周的噩梦,甚至连流露都不曾流露半分。
丹尼尔皱了皱眉,在金身上放了个小食梦貘,然后匆匆忙忙的去另一个地区稀释噩梦了。

等闲下来之后被上面苦口婆心劝了一顿,叫他直接负责有关金的事件不用再管其他,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将小食梦貘召回来,发现那家伙快要撑死了。
「你这是……吃了多少啊?」丹尼尔哭笑不得,摸着小家伙的肚子帮他消食,然后看了眼传来的画面。

很平常的日常啊……笑得也很灿烂,和朋友相处融洽……

他漫不经心的想着。
然后眼睁睁的看着金在放学之后跑上了天台,在边缘徘徊了好久好久,最终叹了口气,回家。湛蓝色的眼睛里满是疲惫,红色的血丝在早上看不太清楚,出现在冷光灯下后丹尼尔总算知道对方为什么显得那么精神了——
他似乎是想要入眠,但想着那些噩梦,在将茶和咖啡搭配混合的时候做完了作业,拿着圆规开始戳手指缝,尖锐物刺到自己也没半点反应。
丹尼尔打了个响指,全天候的跟在了金的身后。

少年并不知道自己边上还有这样一个存在,趴在课桌上抻着手,摇晃着脑袋。从鼻子里泄出带着节奏的鼻音,金被实在忍无可忍的老师轻轻敲了下脑袋。
抓包而尴尬的吐了吐舌头,老老实实趴在桌子上,扭头看向窗外。然后睡了个昏天黑地。

原本丹尼尔以为对方只是小眯一会儿并不会有噩梦出现,再加上食梦貘的威慑力,梦魇一般不敢来造次。
但在金的身体轻颤却无法睁开眼睛、冷汗从头顶冒出、腮帮鼓动着的时候,手伸过去立刻揪住了灵神后方露出的梦魇尾巴!
那梦魇冲丹尼尔微笑了一下,然后被吞噬至尽。这并没有让金苏醒,反而更加难受的揪起了心脏前的布料。

丹尼尔愣了一下,结印后进入到了少年的梦境中。

——他看见了满目疮痍。

明明是少年郎,梦境没有小飞机,也没有机车,更没有特别火的变形金刚。
什么都没有,似乎蔓延的战火让整个梦境像是被轰炸了一样,火焰四处燃烧着。
一处被扑灭,下一处又跟随而上。
而他什么也做不了。

那并不是梦魇,而是心魔。

丹尼尔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却又无可奈何。

「你为什么会在他这里!?」
「——快滚出去!」
吼声似乎响在耳畔,丹尼尔一时不查便被对方轰出了梦境,揉着耳鸣的地方,苦笑的看着金。

「——快滚出去」。
是啊,在那个时候他什么也没有做,现在却什么也做不了。
捂着破碎的心脏,跪在了原地。
丹尼尔垂下眼睑,伸出手,将脑神经混入噪杂的梦境之中。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错了……你回来吧……」

他整个人瘫在了焦黑的土地上,腿上趴着一个人,金色头发早已被那些东西熏成灰色,一只手放在一侧,胸膛起伏几乎消失不见。

  29 11
评论(11)
热度(29)

© 丣戺旹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