丣戺旹尨

希望你能从中感受到爱
名為線性自殺。
猰貐与狴䬓
而我,一事无成
有事托梦,有事烧纸
三月九重声不起 死后暂别黄泉饮
昨日偏生又东风 人生苦短意难愁
已经死了,坟头长满了野草
猰貐昏昏欲睡,狴䬓苟延残喘
不要刷屏,禁止转载

 

【幻金】两个爸爸

投喂给子格的哈哈哈哈(???) @子格酱肉_ 金的唯一发妻
——————
「所以……在开始之前,我想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对现状满意吗?」
紫色头发乱糟糟的支楞着,偏小的孩子转着滴溜溜的蓝色眼珠,对着镜头毫不怯场。
另外一边抱着泰迪熊的金发小孩,大半个身子陷入沙发里,灵动的湖泊绿看着镜头,半天没吱声。

架着摄像机来采访的女人紧张的握了握拳头,她求助一样的看向身旁站着看小孩们乖不乖的其中一位父亲。金也没想到这俩孩子刚刚还信誓坦坦的答应采访,随即就抛在脑后压根不配合了,所以干脆坐了下来,接过女人递给他的问题,冲兄弟俩挥了挥手。
「满意!」小儿子紫堂辕脆生生地应到,然后开始玩自家哥哥的泰迪熊的腿。
金看向铂,对方扭扭捏捏了一会,细声细气的也应了声。

采访人松了口气,示意金能够继续问下去,金扬了扬稿纸,对方摆了摆手。
「好吧!小朋友们意识到自己有两个爸爸的时候是什么反应呢?」
紫堂辕揪着铂的泰迪熊,嘟嘟囔囔的说着没啥。哥哥扯了扯弟弟的衣角,并不去看摄像机,俩小孩嘀嘀咕咕的咬了一会耳朵。金也没准备催促他们,倒是一旁的采访人有些坐不住了。
铂瞥了她一眼,从沙发上站起来躲到紫堂辕身后,靠着自家弟弟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金无奈的耸了耸肩,上前去抱起铂,对方揪紧了他的爹地和他的泰迪熊,瞅采访人的眼里带着防备。
「嗯?觉得很酷吗?」金抱着铂坐到了沙发上,紫堂辕随即也黏了上去,骄傲的仰头应道:「当然了!爹地和爸爸都是很酷了!」
「父亲、很酷。」铂犹豫了一会儿也说。
金揉了揉铂的脑袋:「哈哈那幻回来的时候要好好跟他说噢!」铂乖巧的点了点头,眨巴着眼睛希望快点结束。
采访人见状也无奈了,直说下次再来的时候会通知,希望小孩们不要有太大芥蒂。

送走采访人后,紫堂辕伸出了手。金之前答应他们说采访结束可以吃烤布丁,虽然不配合,但好歹这也算采访结束了吧?
铂也拿湖绿双眸瞅着爹地,金莞尔一笑,敲了敲紫堂辕的脑袋,没舍得使劲:「好啊你们,故意的吧?」
铂撅嘴护在紫堂辕身前,连连摇头,仍是拿余光小心翼翼看着金的动作,生怕自家弟弟又被敲脑袋。
金还想逗逗他们,却听见开门的声音。
从后方扑上来的紫发男人拥有着和单薄身影完全不同的重量,金差点没把儿子们一起压着,无辜的紫堂幻抬头扶了扶眼镜,慢斯条理的向儿子们打了个招呼。他依旧压着金,金干脆坐在地上,感受着上方传来的热源。
「幻你去拿烤布丁呗!我也要一个!」明明家事该让金承包的,奈何青年实在无法掌握厨艺这一技能点,导致一日三餐都由紫堂幻一手担着,顺手还点亮了甜点技能。看着一双手乱挥的金即将碰到他的眼镜,紫堂幻终于挪开了身子,拉起金,交换了一个吻。
温润如玉的男人弯起嘴角:「我回来了。」
「爸爸/父亲欢迎回来!」嘴甜的两只小馋猫迫不及待的举手叫到。
「吧唧!你回来啦!」金亲了亲紫堂幻的侧脸,嘿嘿直笑。

  27 6
评论(6)
热度(27)

© 丣戺旹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