丣戺旹尨

希望你能从中感受到爱
名為線性自殺。
猰貐与狴䬓
而我,一事无成
有事托梦,有事烧纸
三月九重声不起 死后暂别黄泉饮
昨日偏生又东风 人生苦短意难愁
已经死了,坟头长满了野草
猰貐昏昏欲睡,狴䬓苟延残喘
不要刷屏,禁止转载

 

【卡金】竞技场

给花花,揉揉你,痛痛飞走啦。@白花花-本子预售中
——————
游戏中的人物回身一个破刃,轰鸣声响彻耳窝,观赏的人热血沸腾的等待着屏幕中心冒出的胜利两个大字,却看见对面剩下几滴血的人物动了起来。
仿佛像复制一样的过场,闪避、流亡、火炽、破刃!主动权压制在第一视角的人身上,接着转身一个凌云!灰掉的胜利二字出现在了大荧幕上。
队友瞬间骂了出来,认为对方是个挂,但卡米尔摘掉耳机后冲着麦克风说了一句别乱举报,然后点开了对方场上最后一人的聊天框。
「要进我战队吗。」

手麻掉的感觉并不是很好,但金还是扬眉吐气的在队伍里说着自夸的话,队友也似乎见怪不怪,回头调戏几句便让金气的跺脚。金卡血卡的很好,只不过每次都被人举报说开挂,明明一个抖动的时间而已,为什么那么多人都不得要领呢?
原本以为这次也会一如既往的劝退和重新申诉,结果却发现对方队伍里还有一人没立刻离开竞技场。
甚至还向他发出了战队邀请,要知道这个游戏里的战队可是寥寥无几,有大把人氪着金都挤不进任何一个战队,结果却有人来找他这个疑似开挂的人。
金忍不住敲打键盘,却沉默好久才准备好措辞。

卡米尔咬着汤勺,手边放着冰镇好的黄桃罐头。他看着并没有下线的人物,甚至聊天框也开着,显示对方正在输入,却始终没有收到回信。
还是太唐突了吗,他陷入了沉思。
其实他对这个id为箭头的玩家已经暗探很久了,毕竟这个游戏初期入坑的人很少,到了更新版本几次之后才有大量玩家入坑,并且沉浸在被NPC虐和被虐的痛苦中无法自拔,乃至更多人来玩这个游戏。但自从第二次更新后就再也没有开放战队建设这一功能,整个服务器一共三十个战队,多拉一会就到底的那种。
然而这个箭头,是在游戏刚出的时候元老级别的玩家,曾创战队「矢量」。至于这个曾,现在矢量已经被别人接手了,这个帮主也自然被退队。
卡米尔经常看见论坛里有人扒这位箭头,所有的战斗都让他看过一遍。
——不是锁血挂,而是卡血。简单的抖动能够避开大部分攻击,从而使身体受到战损降到最低,整个服务器也就只有三人能够做到,其中一位就是箭头。
很多人学习这个也是很不容易的,甚至如果没有运气加持根本学不会,并不是说偶尔的卡血可以被称为会玩,而是次次卡血。
卡米尔勺起一个黄桃,塞进嘴里,咀嚼,吞咽。
一定要将对方一举拿下!

金纠结半天也就打了几个字,发过去后倒在椅子上发呆。竞技场的声音他没关,轰轰烈烈的声音在耳边炸响,其中传出了嘀嘀声。

「哎你不认为我是挂啊?」

「卡血而已。」

「咦,你知道卡血?」

「嗯。所以你来不来?海盗团。」

金讶异的挑了挑眉,那可是初期大帮派,居然有人会想到他?他可是换了好几个马甲。
似乎是知道金的疑问,卡米尔哒哒开始打字。

「战斗风格和卡血是不会变的,还有超强的模拟性。」

接着下方传来消息响声,卡米尔扫了一眼,回到:「帮我通过一下。」

金可是个行动派,马上就发起了入帮申请。
卡米尔眯起了眼睛,喝了口水。
……还好他通过了。

卡米尔第一次见到箭头的时候还是个萌新,对方的走位很浪,压枪还是能够勉强躲过的。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明明是应该回到战队,卡米尔却停在了金的面前。
箭头不明就里的拍了拍卡米尔的头,发了个微笑的表情。
——像个金发天使。

  44 12
评论(12)
热度(44)

© 丣戺旹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