猰貐与狴䬓

三月九重声不起 死后暂别黄泉饮
昨日偏生又东风 人生苦短意难愁
除特定人选,否则禁一切。
all金,all金,all金
能吃,好吃,告辞
六年前就死在了某个地方,没人发现
猰貐昏昏欲睡,狴䬓苟延残喘
手上布满了三十多道疤
轰轰作响,头晕目眩

脑子不好,有病,没钱没看医生,
告诉别人到时候又被说一通,
心理作用的大道理我自己也有,
偶尔自己都不知道在干什么,
日常自我否定,
帮亲不帮理,就那么任性。

逆鳞@白花花 @灯
对不起,这两位一旦被人怼了,
死都会帮她们怼回去。

 

【?金】烟味

?金系列=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乱七八糟的。
这个系列基本都是负能,慎入。
————————
金不是很喜欢抽烟。
对于他来说,烟味弥漫的封闭室内是他此生最厌恶的地方,鱼龙混杂,空气中散发着尼古丁的味道,吸附在衣服上的细小颗粒,又无法散去。
卡在最后一名进入A班的金在楼梯口坐着,光明正大的看着上面凝视着他的摄像头。
他从嘴巴里吐出一口白烟,任自己自生自灭。

结果理所应当的被抓到了。他那个时候还在玩着打火机,听到脚步声也只是抬了抬眼皮,然后被一双大手轻柔的挪开了。
对方很笃定金并不想吸烟,所以眼神也放柔和了些许,和对身后那堆被逮着的学生完全不一样。金抬头看了眼对方,低头将最后一点烟吸走,冲着对方的脸吐了大段的眼圈。
「你没资格管我。」金说道,他缩着脖子,将双手插在裤袋里,似乎很畏寒,然后他大步流星的回到了班级。
对方的脸色很难看,却没有将金抓回来。

「你不是讨厌抽烟的吗?」对方咬着烟嘴含含糊糊的说道,他瞥了一眼发呆着的金,不知道在抽什么风。
金胡乱点了点头:「嗯。很难受。」

但必须用。

压力大到爆炸时就会坚持不住,金也是知道这点的。
所以他选择逃避。
明明剩下最关键的半年,却因为一己私利放弃前程。
没有办法将精神集中起来,金盯着通红的烟头,面无表情的将烟从对方手里拿出来,塞进自己的嘴巴里。
心上似乎架着一把刀。
而他毫无办法。

少年在高考前戒掉了烟,直接裸考。
最终似乎和他毫无关系,他希望他留在这里,却无法自抑的想去抽烟。

「……呼。不管过了多久都不喜欢啊……」

  11
评论
热度(11)

© 猰貐与狴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