猰貐与狴䬓

三月九重声不起 死后暂别黄泉饮
昨日偏生又东风 人生苦短意难愁
除特定人选,否则禁一切。
all金,all金,all金
能吃,好吃,告辞
六年前就死在了某个地方,没人发现
猰貐昏昏欲睡,狴䬓苟延残喘
手上布满了三十多道疤
轰轰作响,头晕目眩

脑子不好,有病,没钱没看医生,
告诉别人到时候又被说一通,
心理作用的大道理我自己也有,
偶尔自己都不知道在干什么,
日常自我否定,
帮亲不帮理,就那么任性。

逆鳞@白花花 @灯
对不起,这两位一旦被人怼了,
死都会帮她们怼回去。

 

【all金】不良

前文很早很早很早以前
——————
11
凹凸旅馆是个自由的地方,里面设备一应俱全,所以很多人都是慕名而来。
不过按照现任馆长这样喜欢乱捡东西的性格来说,整个凹凸旅馆分个几层楼都是不够睡的。但凹凸旅馆也得靠运气才能偶然见到,进来了不走个十天半个月在空间夹缝里,也是出不去的。
不过有些家伙既然倒在旅馆门口,那就不是金能控制的了。比如说像这个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并且拒绝出牌的……大型犬类。
在那之前已经收获「忠犬一枚」的金看着比她高上不止一两个头的距离,差点没气的踩上几脚去。
「我也是会长高的!」少女的豪情壮志,湮灭在了摇篮里。
身为第二个进入这个旅馆的金毛,对其他争宠的家伙嗅觉还是很敏锐的。他摁着金的手,不让她将似乎快要死掉的紫黑发少年拖进旅馆。
「……佩利!走开啦!让我把这个、哼哧……为什么!那么!重!!」
金回头看了一眼昏睡着的人,对方的血沾满了腹前的衣服,一只腿被抓住,后面跟着的是眼巴巴看着她的佩利。
「……他伤很重的!我之前不是说了吗,等一下陪你玩啦!」金无奈的向佩利点头。得到首肯的大狗摆着尾巴走了,金苦恼了一会后将那些东西扔出脑子,拐进了离出口最近的房间。
12
莱那醒来的时候头重脚轻的差点栽下床去,腹部的伤在迷迷糊糊间被温软的小手摸了又摸,导致他一时间没法想起自己到底在哪断了片。
「你醒了?」金端着脸盆进来,把木板放在床上,接着在莱那不解的目光中将脸盆里放着的粥摆上去,然后托着下巴,亮晶晶的看着对方。
莱那沉默一瞬,接受了少女端来的食物,他直觉一向很准:「谢谢。我……」
「哎,先别急着走嘛。等伤养好了再走也不迟,而且现在旅馆进到夹缝里去了,应该没个十天半月出不去。」金指了指窗外明显不是人类世界的景色,眨巴眼,「我是这个旅馆的代理馆长,我叫金!」
有些沟通无能的少年手忙脚乱的捧着碗和勺子,局促不安的眨了眨眼:「……莱那。」
金歪了歪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弯眼说道:「伤养好了还没到目的地就在这个地方打工吧?」
莱那愣了愣,低头看着清粥,腹部的抽痛似乎在提醒着他什么,少年只是想着,并没有回答金抛出的橄榄枝。
金麻利的站起身,「要留下来就告诉我一声,我还是很喜欢交朋友哒!」
「……好。」
莱那觉得,相信面前这个少女,是他这一生做得最正确的决定。

  12
评论
热度(12)

© 猰貐与狴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