丣戺旹尨

希望你能从中感受到爱
名為線性自殺。
猰貐与狴䬓
而我,一事无成
有事托梦,有事烧纸
三月九重声不起 死后暂别黄泉饮
昨日偏生又东风 人生苦短意难愁
已经死了,坟头长满了野草
猰貐昏昏欲睡,狴䬓苟延残喘
不要刷屏,禁止转载

 

【all金】不良行动 下

后天期中考。和同学赌了奶茶……然而我还在浪,这次排名铁定退。
如果这次排名进了前三十我就开十人点梗23333不过不可能的(迷之自信)
————————
12
「小卡同学。」
卡米尔拿着书的动作顿了顿。这个名字也就一个人会随随便便的叫,要知道那天他知道对方这么叫他之后被隔壁班的佩利笑了半天,直到卡米尔发飙才消停下来。
他转身面对着金,眼中带着别样的疏离感,不过金并不气馁,毕竟才相处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金比了比他们的身高,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上面有一本书我拿不到,能不能……」
「这本?」
后方伸出的黝黑手臂让金吓了一跳,他顺着说话声抬头,看到的却是几乎将他堵在了书墙前的手臂。金艰难的抬着头,然后突然想起来,高兴的说着:「嗯,谢谢阿爵。」
银爵和卡米尔同时顿了顿,接着黑肤少年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一样,将灰皮书本压在了金的一头乱毛上,几乎称得上是落荒而逃。
卡米尔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高大的身影,然后将目光订在了金的脸上。金察觉到了,弯起嘴角给了卡米尔一个大大的笑容,一蹦一跳的去借书。
……明明是个老师,却表现的比初中生还要跳脱。卡米尔从怔忪中回神,皱起了眉。
自从这个老师来之后,他的精神似乎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13
高三年段下学期的第一次班级会,金因为临时有事没来,A班就显得有些吵闹了。
「大家都那么热情,不如就让各位知道一下是怎么敞开心扉的?」凯莉叼着她的棒棒糖,晃头晃脑的将脚架在桌子上,自从接受金之后已经好久都没出现的小魔女人格,重出江湖。
就怕空气突然安静,凯莉嗤笑一声,将手里的psp收起来,走到讲台前,写了几个字:「这就是我的理由。」
「来呀。」凯莉歪了歪头,「到时候满屏黑板一拍,谁都不知道是谁。」
陆陆续续有人走上去写字,寥寥数语歪歪斜斜的字体,记录了金教他们半学期的成果。

14
金拿着期中成绩单,眨了眨眼。
对面的校长恨铁不成钢的说着这次模拟考的结果,金还在神游当中。
A班都很争气,虽然是不良们但成绩意外的很好。金收拾东西准备从后门溜走,被眼尖的校长抓回来点名表扬了一顿,然后大手一挥,让他回去开班会。
「唔……有什么可讲的啊……」金苦恼的挠了挠脸,「加油?他们已经很加油了啊……」
他看了眼钟,发现距离下节课上课去还有一段时间,就拐出了校门。

雷德看见金从校门出去之后就回到班里了,他有些心不在焉的冲看向他的人耸了耸肩,然后坐回位置上。
此时的金正在挑选一些零嘴,结果大包小包带回学校还被保安一顿说,苦哈哈的表示全是自己吃的之后迅速溜上了楼。
高三正在晚读,路过班的学生都好奇的看着A班班主任拎着三四个大袋子往A班走,眼尖的瞬间认出那些零食的包装。
——啊!为什么我不在A班!他们咆哮着,然后怂巴巴的看了眼正在讲台上批改作业的班主任,默默的咽了下去。

金把零食放到讲台上,坐了下来。
然后全员都听见了金说:「嗯……大家模拟考辛苦啦,自掏腰包买了点零食……」
随即A班传来一声巨大的欢呼声,悉悉索索的将包装袋撕开,金也看着他们闹:「记得到时候把垃圾扔进垃圾桶。」他慢悠悠的拆了盒百奇。

15
——毕业总是令人伤感的。

所以他们一直都珍惜着这个将他们从压力巨大的深渊中拉出来的老师。

  35
评论
热度(35)

© 丣戺旹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