丣戺旹尨

希望你能从中感受到爱
名為線性自殺。
猰貐与狴䬓
而我,一事无成
有事托梦,有事烧纸
三月九重声不起 死后暂别黄泉饮
昨日偏生又东风 人生苦短意难愁
已经死了,坟头长满了野草
猰貐昏昏欲睡,狴䬓苟延残喘
不要刷屏,禁止转载

 

【嘉金瑞】移动监狱

条辣太太的梗!!!!实在是太好了,快食我安利。
来源:http://yurinko.lofter.com/post/3479b6_12b01ef7
————————
监狱里的羊皮纸似乎不够了,笔墨用的彩粉在剩余空白的桌子上留下一道道痕迹,显得坑坑洼洼。金发少年托着下颚,漫不经心的转动着手中的彩粉墨水,然后哒的一声,瞬间锐利起来的眼睛飘向了右侧大门。
随即他放松了下来,面对犯囚们翘着二郎腿,一手搭在椅背上,轻声拍着自己的大腿。那是一名新的犯囚,银色的头发在这座移动监狱天窗中撒下来的月光照亮。嘉德罗斯对他很快就失了兴趣,面无表情的架起脚,视线乱飞。
最近的行务者似乎都不怎么积极,有些囚犯甚至任务都没有轮到就拎包走人了,但这座监狱里的人却越来越多。
紧接着,从大门传来的规律脚步声是嘉德罗斯常听见的,属于他直系下属蒙特祖玛的脚步声。
他抬眼瞥了绿发女性身后背着的人,一副我在等你解释的表情。
蒙特祖玛下意识的立正,却似乎碰到身后之人的伤处,对方呻吟了一声,蒙特祖玛立刻将后背变成了环抱,有些紧张的看着正在审视她的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大人,我……」
「嘉德罗斯大人!」此时冲进来的雷德拿着单子,皱起眉,「东地区的移动监狱给我们送来了一个永久型……犯……呃,他已经到了啊。」被大嗓门吵醒的小孩似乎快要睁开眼睛,却依旧只是在蒙特祖玛的怀里动了动,紧闭的眼睛半点迹象都没有。
「是一个,嗜睡症和厌食症并存的孩子。」蒙特祖玛低声说,「并且内部机能只能用营养液维持。但清醒的时候精神饱满,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
雷德最后补充了一点:「我们这刚刚满员了。」
说实话,犯囚和犯囚之间是不能交流的,但这个……
嘉德罗斯大手一挥,「和最后进来的那个倒霉蛋住同间。多拿点被子。」

金从睡眠状态下醒来的时候,被裹成了一个粽子。绿发行务者似乎母爱泛滥的将他密不透风的包了起来,金昏昏沉沉的半阖着眼,眨了两下才渐渐清醒过来。
「你醒了。」
对方刚刚一直没吭声,这时候突然来了一句,让金吓了一跳。他疑惑的看了一下这个地方的布局,发现似乎和他上次醒来的地方不太一样。
已经很久没和人交谈过的金清了清嗓子,「这是哪?」声音小的几乎没有。
但对方听见了,沉默了一会:「西地区的移动监狱。」金想了一会儿,发现自己忘了之前在哪个地区了,他把目光再次转到对面这个银发少年身上。
格瑞面无表情的回望,兴致缺缺的闭上了嘴。
「你叫什么名字?」金小声问,「我叫金。好久都没人和我说话了。」
格瑞心想,睡的那么沉可还行,嘴上吐出名字后也没有再打算回话。
不过金向来都是自娱自乐的,自己和自己都能说上小半天。所以他并没有摒弃他的特点,直到他昏昏欲睡,殊不知已经把自己卖了多少回了。
格瑞对金的一生完全没有兴趣,被迫听了那么久,对方终于肯消停会了,有些松了口气。似乎是被金看见了,他嘟嘟囔囔的说了一句对不起,吵到你了,接着再次陷入了睡眠中。
房间里沉默了半晌,之后,有个清冷的声音说道:「……没事。」
——————
悄咪咪 @横滨月寒days

  65 4
评论(4)
热度(65)

© 丣戺旹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