丣戺旹尨

你有两扇窗,我会选择一扇跳下去
窗户可能连接了一层楼,我什么事都没有
也可能连接了十层楼,我跳下去停不住,我死了
这不是你会把哪扇窗展示给我的原因,而是你为什么要把命运交给我选择的结果
我不在,我睡了。
猰貐与狴䬓,焦虑抑郁患者
不要刷屏,欢迎评论,禁止转载
诞日为雨水

暴躁.

 

【all金】龙蛋①①

更了。排名99,卡了个注孤生的数字
龙蛋的存稿一般在手机里,等暑假我尽量多更。这篇初定5w字,爆了字数我就想办法印吧。
————————
雷狮略感不悦的捞着金坐了起来,薄毯包住龙蛋并被雷狮非常顺手的抱在臂弯里,看上去就是海盗团老大却无缘无故的在奶孩子——再加个围裙。
被同样吵醒的还有卡米尔,混血黑龙在发现船上唯二的混血并不在他身边时,更加的恼火了。白色的睡衣甚至还没有脱掉,抱着枕头一脸低气压的踹开门,幽蓝的眼睛注视着还未发现危险逼近的佩利。雷狮挑了挑眉,从上面跳下来,将金塞进了卡米尔怀里,接着锻炼着筋骨提着棍子吊儿郎当的接近正在和一个闹脾气的纯种龙蛋企图交谈的佩利。
卡米尔面无表情,一只手摩挲着布满纹路的龙蛋,转身进屋换了衣服。
再出来的时候,佩利已经被雷狮给收拾好了,正在勤奋的擦甲板中。而雷狮坐在椅子上,手里晃着来自圣星空王国直系单一血脉,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管他在想什么,嘉德罗斯应该是气炸了。完全挣脱不开成年龙族的大掌,现在似乎已经放弃挣扎——直到他看见了躺在卡米尔臂弯里睡觉的金,再次剧烈的挣动了起来,雷狮皱起眉头,正想着要怎么处置这枚龙蛋的纯血黑龙正想晃晃手里的王子殿下到底在发什么疯,身后传来了卡米尔的声音。
「大哥,马上要进入北方地区了。」
雷狮顿了顿,沉吟一声,「在关前?」
「还有三个时辰到达关前上空,要绕的话必须掠过银龙的空间结界,这样回去的速度可能延迟一倍。」卡米尔摸着金的脑袋,幼龙被蹭的很舒服,在卡米尔怀里翻了个身。
「那个所见皆可斩的格瑞?不用怕。」雷狮随手把嘉德罗斯扔进了龙蛋培养笼里面,任由对方乱晃乱跑,「我们有龙质。」他的视线蜿蜒的看向了金,然后挑了挑眉,「不过,如果要保险起见的话,随你吧。」

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软垫上,和早上一样的房间,当时还没有好好看一下身边的景色,现在眼珠倒是很不客气的滴溜溜转了起来。
卡米尔的房间主基调是蓝黑色。现在金坐着的软垫是放在放比较重要物品的书桌上,幼龙艰难的辨认出了几个字体,然后把注意力转到了别的地方。没办法,他实在对龙语没什么兴趣。身边放着一个巨大的捕梦网,大概有金的一半大,小孩晃荡晃荡的不知道怎么就缠到了捕梦网上面,乒乒乓乓的造成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卡米尔拿着午餐推门进来的时候无言的看了一会乱七八糟的房间,将餐盘放好,在床底下发现了从书桌上掉下来的龙蛋。
「……你消停会,灰尘也是会对龙蛋造成感冒之类的疾病。船上可没有幼龙特效药。」卡米尔无奈,拆掉缠在金身上的捕梦网,出去拿毛巾。
用温水泡过的毛巾擦干净了龙蛋身上的灰尘,给金盖上薄毯后才慢吞吞的收拾着房间,一边的午餐眼看就要凉了,金有些过意不去的晃了晃身子。
卡米尔看见了,依旧在收拾着手上的书本,不过速度加快了许多。

  55
评论
热度(55)

© 丣戺旹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