猰貐与狴䬓

三月九重声不起 死后暂别黄泉饮
昨日偏生又东风 人生苦短意难愁
除特定人选,否则禁一切。
all金,all金,all金
能吃,好吃,告辞
六年前就死在了某个地方,没人发现
猰貐昏昏欲睡,狴䬓苟延残喘
手上布满了三十多道疤
轰轰作响,头晕目眩

脑子不好,有病,没钱没看医生,
告诉别人到时候又被说一通,
心理作用的大道理我自己也有,
偶尔自己都不知道在干什么,
日常自我否定,
帮亲不帮理,就那么任性。

逆鳞@白花花 @灯
对不起,这两位一旦被人怼了,
死都会帮她们怼回去。

 

【all金】围绕在小天使身边的at站大大们

快完结了,剩几章吧秋姐过来了就基本上结束了
————————
场护人员很快就到了现场,把倒在地上被清理过的人收拾清楚,抬着担架走了。
安莉洁蹲在了金的身边,正在看他的表情。
明明是亮堂的大厅,她却有些看不清少年脸上的表情。接着,在包里摸索着的手终于抓到了好久没用过的面巾纸包,伸到了金的面前。
温热的液体滴在了苍白的手背上,安莉洁沉默了一会儿,看向正在维持秩序的npc,然后瞅了一眼边上的神近耀。
神近耀感受到了少年的颤抖,微微颔首。安莉洁很快从纸包里抽出几张,胡乱的在金的脸上擦了擦,倒是让少年噗嗤一声笑出来。金弯着眼睛,一点没看出哭过的样子,有些狼狈的眨了眨眼睛。
从外围挤进来的格瑞沉默了一会儿,拍了拍对方蓬乱的一头乱毛,半蹲下来搓了搓金的背部,低声的说了一句什么。金的后背浸了个透,听罢点了点头,安莉洁在边上帮他收拾好东西,整理好书包塞给少年,率先站了起来。
「起得来吗?」如果有安莉洁的粉丝在这,可能会惊讶于他们洁姐除了唱歌外,还能有如此柔软的声音。金点了点头,不动声色的擦了擦眼角,撑起身,拿好包乖巧的拉着格瑞的衣角,看着早已习惯的摄像头却有些躲躲闪闪。
侧身挡住拍向金的摄像头,神近耀拉了拉自己的口罩,看了一眼金。金这才匆匆忙忙的跟上了格瑞的步伐。

……好心疼啊……
为什么小天使会哭啊??好心疼
什么,小天使哭了?
隔壁直播间回来了,很明显只有泪痕啊
我更好奇小天使为什么带医疗箱了……
弟控什么时候才到啊啊啊啊。
计算了一下,B市到S市的航班起飞距刚才弟控上飞机过了半个小时
B市到S市飞机不晚点一个小时ok
还有半个小时啊……
哎,灰绿是要带小天使去哪?
卫生间吧,毕竟后背都湿掉了
前面怎么样了?
没事,影面人小姐姐和搬运叔很努力的在活跃气氛
刚刚那个算插曲应该没多少人记得,不过大罗应该是要掉粉了
大罗完全不担心好吗……。千万粉大佬不是吹的

「把直播间关了。」格瑞拉过金的手,扯过纸巾擦了擦,把包里的备用短袖拿了出来,「算了,手机给我。」
金伸手把手机递给格瑞,对方无视了直播间哀嚎着不要的弹幕,直接退掉帐号。
金躲进隔间换衣服,格瑞呼了一口气。
他站在空旷的卫生间廊上,现在并没有其他人。「秋姐等一下就过来了。」隔间里传来低低的应声,似乎已经换完衣服却坐在了马桶盖上的声音悉悉索索的响起。
格瑞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已经很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有些挫败,甚至心脏骤停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在五年前出现过,格瑞闭了闭眼睛,睁开后紫罗兰色的眼睛闪着莫名的光。
最终他什么都没有说。「走吧。」金打开隔间的门,面色如常,嬉皮笑脸的拉着格瑞的衣角,却揪起了手指。
格瑞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点了个头,顺了顺金的头发。
他不知道那次的事故最后如何,但那个晚上是他最不想回忆的。金也同样。
金重新开了直播间,对着镜子理了理自己的额前发,绽放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好啦,不用担心噢,没事的。」

  17
评论
热度(17)

© 猰貐与狴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