猰貐与狴䬓

三月九重声不起 死后暂别黄泉饮
昨日偏生又东风 人生苦短意难愁
除特定人选,否则禁一切。
all金,all金,all金
能吃,好吃,告辞
六年前就死在了某个地方,没人发现
猰貐昏昏欲睡,狴䬓苟延残喘
手上布满了三十多道疤
轰轰作响,头晕目眩

脑子不好,有病,没钱没看医生,
告诉别人到时候又被说一通,
心理作用的大道理我自己也有,
偶尔自己都不知道在干什么,
日常自我否定,
帮亲不帮理,就那么任性。

逆鳞@白花花 @灯
对不起,这两位一旦被人怼了,
死都会帮她们怼回去。

 

【卡金】竞技场 3

@白花花-本子预售中
——————
刚出手术室的金面色苍白,他早上并没有吃早饭,肚子空空的快要低血糖。不过跟在金身后出来的实习生除了卡米尔外脸色似乎要和刚刷的墙一样,迅速的迈开步子去了厕所。
卡米尔抬了抬眼皮,去了无菌消毒区。
「你没事吧。」义务性的问了一句后,卡米尔并未得到金的回答,先行离开。金把手套摘下来,然后掀开口罩,无奈的看着卡米尔离去的背影。胃有些痉挛,抽痛的让人立不直腰,金努力把自己缩成一团,让自己习惯这种感觉。
半晌才好了许多,青年扯了扯自己的衣角。因为是外科医生,除了重大手术需要协助外,金一般不主刀,高层也并未对这事有意见,所以才大手一挥让他先选带的人。
不过他们跟着金怕是只能活在理论里了,青年暗搓搓的去问了隔壁肠道科的朋友紫堂幻是否能借用手术室观摩,紫发男人拿着医科板,微笑着点了点头。

金回到休息室,宣布了这个消息,基本上就是把自己收下的实习生丢给紫堂幻,挺不负责的,但金也没有办法。
虽然身为上知脑部下知脚踝的外科医生,金实在有点难言之隐。……比如说,看见活血就跑的恐血症。说实在,并不是歧义——对方真的无法说明,到底为什么明明身为一个医生,长久凝固的血迹不怕,从人身上滴血就怕了呢。
卡米尔听完没说什么,金捂着胃部进来的时候让他皱了皱眉,心里涌起一些不快的情绪,很快被压制了下来。他嗯了一声,表示会告诉他的其他两位同学,金就一步三回头的回到了自己的主诊室。

其实金今天仍是休假,累计三年的全勤让青年有一个月的时间,现在不过才半月不到而已。不过金还是捎了假,等到姐姐工作忙完再去一趟伦敦,到时候姐弟俩可以好好聊聊了。
反正也是闲着,游戏并没有人体医学对他来的兴趣更大,只是适度玩一玩而已。
不过现在当急是去食堂吃一顿迟来很久的早饭……
食堂在哪来着?金继胃疼后,脑壳也跟着痛了起来。

「你这是咋了。」从CT诊室出来的凯莉含着棒棒糖,戳了戳坐在明明应该让病人家属坐着等的椅子上的金,看着青年灰败的脸色挑了挑眉,「没吃饭。找不到食堂,外加没遇到任何熟的人——对吧。」她很肯定的说道,从口袋里掏出一根明明应该出现在儿童科室的棒棒糖,拆掉包装塞进金的嘴巴里。
金含着糖,心虚的把手插进白大褂的口袋里。
「小祖宗,食堂在肠胃科楼下,你都能到CT这里,再下去三层——还要我说吗?快去快去。」凯莉嫌弃的挥了挥手,拉起腿软的金,下了楼。
卡米尔从肠胃科出来看见的就是一个黑发女人正拉着他家导师的情况,被紫堂幻率先放出来的青年沉默了半晌,大步向前走去一把拉过了金的另一只手。
这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卡米尔自己都没反应过来——他拉住了金的手心,那里因为贫血而泛出了细细的冷汗。金眨了眨眼,含着棒棒糖的样子有点呆。

  17
评论
热度(17)

© 猰貐与狴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