丣戺旹尨

希望你能从中感受到爱
名為線性自殺。
猰貐与狴䬓
而我,一事无成
有事托梦,有事烧纸
三月九重声不起 死后暂别黄泉饮
昨日偏生又东风 人生苦短意难愁
已经死了,坟头长满了野草
猰貐昏昏欲睡,狴䬓苟延残喘
不要刷屏,禁止转载

 

【嘉金瑞】移动监狱

设定是 @横滨月寒days 条辣太太四月的第一篇文章。
————————
通常金都是处于睡眠时期,内部破破烂烂的身体让人感到头皮发麻,如果永久型犯囚想要出去望风的话,是一定要有一位行务者来看住他的。
很不巧,这天雷德和蒙特祖玛都出去执行肃清任务,整个监狱里最空闲的行务者就剩下了在所有犯囚口中闻风丧胆的年纪轻轻的监视者——嘉德罗斯。
所以在金拿着吊瓶手忙脚乱的站在行务室时,恶劣并且不可一世的嘉德罗斯板着脸,无视了对方。
「喂你这个自大狂……!!我想出去晒晒太阳都不行啊!」可惜就算嘉德罗斯被犯囚们传的像恶魔一样不可侵犯高岭之花,金也完全没有听进去的样子。嘉德罗斯瞬间将视线锁定了他,翘着的二郎腿也放了下来,双手交叉,用那双抹了毒的浓蜜色眼睛直直盯着金。
最后这位行务者长官露出了一个称得上温柔的微笑,然而……
正在负责数零件的格瑞从老远的地方就听见了他新室友的尖叫声,而银发青年只是顿了顿,毫无想要去管的样子。
「你、你要干什么!?」金嚎道,挣扎着想要从嘉德罗斯肩膀上跳下去,硬邦邦的徽章压迫着他的胃部,本来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吐的金差点没把胆汁给吐出来。更何况他手上还绕着一个吊瓶,专门输营养液的,要不是管道水流会弯曲,早不知道把多少空气灌进去了。
嘉德罗斯咬牙切齿:「你不是想晒太阳吗?」他嘀咕着这人怎么那么麻烦,然后毫不客气的将对方给塞到了院子边上的一个椅子里,栓住对方两只手,调慢了输液速度,并且从库存里拿出能承受两个手掌那么大的输液瓶,「保证你能从现在晒到太阳落山。」他狰狞一笑,把瓶子挂到光照不到的地方,转身毫不犹豫的大步流星走了。
金目瞪口呆,现在才下午一点多,正是太阳最毒辣的时候,哪怕是春天,也完全受不了直接的晒,嘉德罗斯给他选的这个位置,还真是四面八方都能晒到太阳,而且还不负责任的跑了。
如果不是行务者无法接受法律,那金肯定要去投诉的啊,投一封不够,一定要投满一百封!
金对面就是呆在监狱里没有领外出任务的犯囚工作的地方,一开始很多犯囚都偷偷瞄着这个区别对待的犯囚,然后眼尖的看见了金身上属于永久型犯囚的标志,随即将乱飘的眼神收回来,正正经经开始干自己的事。有良心的帮金默哀了一会,没良心的直接开始幸灾乐祸。
金可不在乎这些,他虚弱的扑腾着身子,细小的汗珠从鬓角滑落到下巴,最终滴落在金的裤子上。
他的胃在燃烧,更厌恶食物和水的灌入,并且控制不住的想要闭上眼睛。
「……遭、糕……」他还什么都没干,他的嗜睡症就犯了。
带着不甘心,金陷入了沉睡。
一早在一边弄完零件的格瑞没再听见少年的挣扎声,扭头瞳孔就是一阵紧缩。少年坐在椅子上,双手被束缚,湛蓝色眼睛是闭上的,缓慢的输液管将液体传入少年体内。
格瑞不适的皱起了眉,舔了舔下唇。
他和他只是一个路人,等他离开移动监狱,应该再也见不到了。

  33 10
评论(10)
热度(33)

© 丣戺旹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