丣戺旹尨

你有两扇窗,我会选择一扇跳下去
窗户可能连接了一层楼,我什么事都没有
也可能连接了十层楼,我跳下去停不住,我死了
这不是你会把哪扇窗展示给我的原因,而是你为什么要把命运交给我选择的结果
我不在,我睡了。
猰貐与狴䬓,焦虑抑郁患者
不要刷屏,欢迎评论,禁止转载
诞日为雨水

暴躁.

 

【临丐】补觉

@大桔大利 太太的双暗……!立牌已经收到了非常好看TUT!!
————————
最近任务很紧,从前天开始就无法入睡的丐云一打着漫天的哈欠,听得跟随任务的师姐直皱眉。接过飞鸽传书后,师姐瞥了一眼差点没因为打瞌睡摔下房梁的自家师弟,面无表情的将信纸塞回信鸽脚上的圆筒,从地上拾起一块小石子,从指尖弹出。
直接将失去平衡的丐云一给弹了醒来,对方一脸茫然的看向师姐的方向,从水囊里倒出一点洒在自己脸上,晃了晃脑袋。
「撤退。丐丐师弟啊,你还是回去睡一觉吧。」师姐语重心长的说,看了一眼熬大夜出来的青黑,不由得想起千里之外的暗香另一位师弟听说丐云一要出任务的脸色。
锅底都不能再黑了吧。她感叹到,然后看向丐云一。
对方在听到回去的时候整个人都僵硬的一动不动,当然不排除他已经睡着的可能——所以师姐还是跳上了房梁。丐云一咽了咽口水,青黑的眼圈似乎有加重的趋势。

他一点都不想回去!之前和临白师弟干得那档事还没算清但是他完全不想面对暴怒的临白跑又跑不过——啊啊啊真是的!

师姐似乎想到了什么,怜悯的看着丐云一,不过丐丐非常麻溜的没有看见。整个暗香内销就这一对cp,师姐师妹们都虎视眈眈,怕不是待会见到来接应的曹夕师姐一个勒令就得打道回府,三天大夜算是白熬了。
要知道月落乌啼可是一个非常好用的技能,哪怕被闪瞎了也要吃下这口狗粮。
丐云一陷入自己的小纠结里,没发现刚刚飞走的信鸽立刻回来了。师姐截住那只信鸽,蹙了蹙眉,在看见字体后迅速瞥了一眼云游仙外的丐云一,内心默默祈祷她的小师弟下手不要那么重。

在丐云一睡死过去前曹夕就到了,大师姐恨铁不成钢的敲了敲丐云一的脑门,没好气的看着丐丐晃脑袋还在迷糊中。
他们小情侣吵架也就算了,师父还真是有够无情的把她和小师弟安排在一起出任务,冻的她快没知觉了好吗。
先一步去客栈定房间的临白打了个小小的喷嚏,垂眉不知道在想什么。
「给我两间。」他安静的说道。
这次确实是他做得太过了,等一下要好好向丐丐师兄认错。
临白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丐丐师兄。」
丐云一一个激灵,他看着临白向他伸出的手,有些湍湍不安。青年的手骨节分明,平摊向上时像无害的猫垫子,双双向下却是凶猛的爪子。
说不怕是假的,毕竟谁没有一个压制的人呢,丐云一也算是心甘情愿。所以他伸出了手。
被关在房门外的两个师姐无奈对望,然后选择撒手不管。
临白一手抚着丐云一的腰,一手拉着他的手,眼波软化的一塌糊涂。
可惜昏昏欲睡的丐云一没见着,一头闷栽到在了临白怀里。
临白愣了愣,忙检查了下男人的身体,发现没有外伤后舒了口气。他俯下身亲了亲丐云一眼睛上的痕迹,轻轻的说道。
「睡吧。」

  90 6
评论(6)
热度(90)

© 丣戺旹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