猰貐与狴䬓

三月九重声不起 死后暂别黄泉饮
昨日偏生又东风 人生苦短意难愁
除特定人选,否则禁一切。
all金,all金,all金
能吃,好吃,告辞
六年前就死在了某个地方,没人发现
猰貐昏昏欲睡,狴䬓苟延残喘
手上布满了三十多道疤
轰轰作响,头晕目眩

脑子不好,有病,没钱没看医生,
告诉别人到时候又被说一通,
心理作用的大道理我自己也有,
偶尔自己都不知道在干什么,
日常自我否定,
帮亲不帮理,就那么任性。

逆鳞@白花花 @灯
对不起,这两位一旦被人怼了,
死都会帮她们怼回去。

 

【all金】龙蛋①②

龙盗篇倒计时
——————————
捕梦网被修好了,那玩意虽然不值钱,却是卡米尔他早死的妈给他的。熬到半夜的龙族少年晃晃悠悠的站起身,朝边上一瞥,有些意外了拽了拽正在缓缓靠近龙蛋的捕梦网,带着一点威胁重新把捕梦网给系回书桌上。
困得已经开始冒泡的幼龙萎靡的点着脑袋,差点没再翻过去。
金的想法很简单,因为自己的原因让捕梦网坏掉,要赔偿,既然没破壳也还什么都做不了,但是他能在边上陪着!随即有些心虚的亮了亮,他应该不会睡着的吧?于是也硬撑着,吧嗒吧嗒地受不住往下坠,软垫边缘本就矮的可怜,一个翻身应该就能摔下去当个破蛋饼了,还是卡米尔抽空看了眼,才避免了这个悲剧。他随手托了托龙蛋,在四周放了些缓冲垫子。金有些不好意思,努力闪了闪蛋壳。
混血龙族弯了弯唇。
不过觉还是要睡的,卡米尔抱起了微凉的龙蛋,塞进被窝里。幼龙被热源靠近也只是轻轻晃了晃,似乎已经习惯了和卡米尔接触。外侧的床铺下陷不少,被环抱在怀里的金瞬间陷入沉睡。
卡米尔摸了摸龙蛋,缓慢的眨着眼。这是他最开始和雷狮跑出来的时候压缩自己睡觉时间的方法,不能睡得太死,不能让大脑变得混浊,还得让人看上去是在睡觉。窗外一片雾色弥漫,再有三个小时就会进入关前的范围,如果关前那只银龙派人手彻夜巡逻的话,一定会发现正在缓慢靠近关前结界边缘的巨大游船。
他在赌这个消息还没有传到关前,并且赌上了镇守关前的两位年轻龙族外出搜寻的时间。
——雷狮海盗团的人从来不惧这些,对杠可是整个海盗团的优点之一。但卡米尔的私心并不允许出现如此重大的失误,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能和他血脉混得如此之杂的幼龙,他也有信心能让龙蛋忘记初生期的一切——前提是他们能到达北方龙族地区的话。
他只是为了力量而已。
所以在关前,暂时无法掉以轻心。
天空中最黑暗的时期已经过去了,当黎明的第一束光照在窗楞上时,他们已经离开关前地区半小时了。
进入了北方龙族的地区,就恃宠而骄了。

「把地图给我。」
接到前线通知的丹尼尔面无表情的伸手向通讯器对面的龙族索要关前要塞的地图,银发龙族的气势完全不减,竖起的瞳孔昭示着他的心情并不好。
对面支支吾吾,似乎很难办的嘀咕着,接着被丹尼尔那边传来的巨响吓懵了。
「把地图给我。」
他再次重复了一下这个陈述句,永远都是绅士的龙族眼中闪烁着暴怒的火焰,刚刚放在他边上的水杯被龙压碎成了粉末,整个通讯器都抖动了起来。
对面的龙族迅速去找支援了,丹尼尔显得有些懊恼的抚着自己的额头,胸腔里的火焰无论如何都消不下去。
他祈祷着,祈祷着至少不要在他们找到他之前被狠心扔入龙潭虎穴。
「金……」

  63 3
评论(3)
热度(63)

© 猰貐与狴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