丣戺旹尨

你有两扇窗,我会选择一扇跳下去
窗户可能连接了一层楼,我什么事都没有
也可能连接了十层楼,我跳下去停不住,我死了
这不是你会把哪扇窗展示给我的原因,而是你为什么要把命运交给我选择的结果
我不在,我睡了。
猰貐与狴䬓,焦虑抑郁患者
不要刷屏,欢迎评论,禁止转载
诞日为雨水

暴躁.

 

【all金】所触及之处

之前给格子的G……。没把全部发出来(。)
——————————————
所触及之处
To格子
by他和他和他
01
◎你在这里做什么?柴郡猫问。
  金的耳朵支楞起来,他从蹲着转为坐在草地上,湛蓝色的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转,耍赖一般的举起双手对着提着大刀慢悠悠走过来的熊嘟起了嘴。
  「格瑞——!」金的软耳动了动,双手上下晃了晃,一副求抱抱的姿态。
  格瑞揉了揉金的软毛,然后拉着对方的耳朵把对方拎起来,面无表情的问:「你又把我的牛奶蜂蜜藏到哪里去了?」
  「呜哇格瑞我不敢了、我喝掉了噫!疼!别别别拽啊格瑞!」金抱着格瑞的手臂缩成一团嚎到。格瑞抬眸,皱起眉往后退了一步,将金的耳朵从来者手中挣脱出来,摸了摸因为疼痛弯下去的长耳朵:「嘉德罗斯。」
  老虎挑了挑眉,鎏金色的双眼扫过抱着格瑞胳膊躲在对方身后受惊似的看着他的金,不悦的咋舌了一下,将手中的大罗神通棍指向了格瑞:「决斗吧格瑞!」
  胆小的兔子率先跳了起来,把手中凝聚的小箭头啪叽一声甩到对方身上然后被反弹回来。嘉德罗斯的脸似乎更黑了,金这么想着往格瑞身后又缩了缩。
02
◎你是谁?爱丽丝回答。
  「金。」狐狸优雅的拿着缺了一角的白菜对着金说道,「你又偷吃了吧。今天可是轮到我们做饭,要么你把这颗白菜给啃完,要么就去帮我和莱娜挖土豆。」金抖了抖短尾巴,毫不犹豫的选了后者。
  莱娜看见金蹦蹦跳跳的过来之后,把小铲子递给对方。「要从这里挖。」莱娜指着土豆苗边缘的部分,堪堪的画了一个圈,鹿将脑袋上的水滴抖落下来,看了看头顶的天空,「这边交给你了,金。」
  「放心吧莱娜!」金笑着把铲子塞进土里。
  鬼狐天冲摸了摸鼻子。抬头看着黑压压的天空,把篮筐里的土豆背上。接着捏了捏金柔软的耳垂,在对方跳起来之前愉快的笑了笑,对着莱娜点点头,后者默契的将另一筐背好。「该回家了,金。」鬼狐说,「马上就要下雨了——雨季就要来了。」
  金利落的拿好小铲子和自己挖到的土豆,晃晃悠悠的跟在两人身后,然后晃到了鬼狐边上:「去年的雨季是怎么样的哇!」
  狐狸耸了耸肩膀,「恩……会下大暴雨。得准备防水的高地了。莱娜?」
  「已经通知各位转移了,晚饭也会在那边进行。」莱娜轻轻的扯了扯跳来跳去的金,「晚上有红萝卜,所以别跳了。」她语气透露着无奈。
  「真的有红萝卜吗!哇莱娜你太好啦——」
  「咳。是鬼狐大人要求的。」被抱着不太好意思所以咳了一声把锅甩给鬼狐的莱娜。
  「鬼狐——」
  「……咳。」幸福来得太突然给助攻点赞的鬼狐。
03
◎嘿,你的帽子不错啊,哪里买的?疯帽子问。
  狮子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加固增高的洞穴显得有些窄,外面已经开始下雨了,想必之后洞穴地部就会溢满了水——雷狮甩了甩头,想了一下还是出到了外面。
  凹凸和创世神给他们建了这么个地方,高地能够抵挡住大部分的雨水,路的边上支满了大型雨伞,排水的管道也提前做好了。
  不过现在坐在排水管道上边那团缩成球的白色物体是个什么玩意。
  当雷狮想凑近瞧瞧的时候一阵风从他边上卷过,那衣服的颜色明显就是自家弟弟的,那只虎斑猫似乎还拿着长长的棍子?
  「金!」卡米尔隔着水将木棍抵在水管上,焦急的情绪一闪而过,他用冷静的声音说着,「听我的,爬过来?就像我之前教过你的一样,很简单的。」
  缩成球的兔子颤巍巍的瞅了一眼棍子,然后探头看了眼水的宽度,狠狠的咽了口口水,咕噜一声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湿淋淋的乱毛贴在脸上显得苍白。
  然后金慢吞吞的抓紧了那根棍子,慢吞吞的开始挪着自己的身子。
  雷狮在对方快要从棍子上彻底掉下来之前拎起了对方,然后面无表情的踩在了其实才过他鞋底的水里。
  「噫?」

05(附录)
设定:兔金,熊格瑞,老虎嘉德罗斯,鬼狐,鹿莱娜,狮子雷狮,虎斑猫卡米尔,狸猫神近耀,白虎莱森,狐凯莉,狼安迷修,羊安莉洁,龙丹尼尔
咳,不要脸的占了格子的G(??)自个的私设,前面那个◎的啊,没什么,我就是想装个b,企图让这篇G变成比较高大上的G,然而并没有什么用,你们就当这个是随便想的升逼格的玩意吧(殴打)
然后名字也是为了提逼格,标题党都散了散了啊(smoke)
最后给格子打call。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打call哦哦哦哦哦格子爹哦哦哦哦哦!!
没了。(被扔出去)

  55
评论
热度(55)

© 丣戺旹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