猰貐与狴䬓

三月九重声不起 死后暂别黄泉饮
昨日偏生又东风 人生苦短意难愁
除特定人选,否则禁一切。
all金,all金,all金
能吃,好吃,告辞
六年前就死在了某个地方,没人发现
猰貐昏昏欲睡,狴䬓苟延残喘
手上布满了三十多道疤
轰轰作响,头晕目眩

脑子不好,有病,没钱没看医生,
告诉别人到时候又被说一通,
心理作用的大道理我自己也有,
偶尔自己都不知道在干什么,
日常自我否定,
帮亲不帮理,就那么任性。

逆鳞@白花花 @灯
对不起,这两位一旦被人怼了,
死都会帮她们怼回去。

 

【all金】竞技场 4

@白花花白白胖胖吃包子 😘提前祝你六一快热!!(够)
——————————
卡米尔觉得自己自从遇到矢量之后就变得越来越奇怪了,底线一拖再拖,事情一忍再忍。要知道他哥给他灌输的思想可是看到好处就要上,也不知道这次回去会不会被大哥强调似的抓来重新洗脑。
「放开。」
两位黑发对上了,女人上下扫视一般看着卡米尔,随后眯起眼睛:「你哪位?」
金咬碎了嘴里的棒棒糖,捂着肚子疑惑的看着他,卡米尔只消一眼便发现他的不对劲。所以青年并没有理会凯莉,而是弯腰熟练地揉着金的肚子,一边小声询问着。
紫堂幻匆匆赶出来的时候凯莉正脸色不好的看着面前的景象,也没多说什么,从口袋里掏出胃药,递给了这个听课认真还不脆弱的实习生,示意对方楼下有食堂,可以给金买点白粥。

「最近实习生很狂啊,都不知道要给前辈面子的吗?」凯莉开口抱怨,脸上却是无所事事兴致缺缺,对于这些事也没管多宽,不然上头早就派发几个实习生到她底下做事了。
紫堂幻推了推眼镜,无奈笑笑,「你不也是?那段时间怎么给前辈添堵的我还记得。」凯莉挑眉,耸耸肩:「九楼病房可能要医生,你现在上去应该来得及。」
看了眼消失在楼梯间的卡米尔和金,凯莉低头若有所思。
不过很快就释怀了,虽然长得是有点像啦……不过,缘分来了挡也挡不住她也没什么办法。
卡米尔给金买了份几乎稀到没有米的白粥,一口下去全是米汤,完全没有味道。金有点后悔把棒棒糖给咬碎吞下去了,不然还会有你们一点甜味。
「你……胃不好还来当医生?」

啊,来了,这就是为什么他特别不喜欢接触外科病人的原因。
什么都问,看见医生就说你是医生为什么胃不好你是医生为什么会感冒。
医生也是人啊喂,医生上顿没下顿知不知道,手术台前站上十几个小时都得撑着不倒下,因为你是医生。
你救死扶伤那么多人,却抵不过一条人命。出了意外,你得承担责任,不然为什么会有在医嘱前无法确定,术后已无力回天责任却永远也不会在同一个地方滋生的原因。

金小口小口地喝着米粥,不想说话。
青年见他闭口不谈,也没多气馁。又去小卖铺买了瓶旺仔牛奶,外加饼干一包,全放在金的面前,然后坐在他身边开始玩手机。
这个时间段食堂病人很多,路过的都侧目看了一眼,然后笑眯眯的向显得有些萎靡的金打招呼。卡米尔看着手机,心里痒痒的,想问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认识金。
直到他听到了一位大嗓门患者家属的招呼声——
「金大夫,今天没迷路吧?」

卡米尔有些惊讶地瞥了金一眼,对方稀里呼噜的喝了汤,然后有气无力地回了一句什么,伸手毫不客气就去拿条装的旺仔牛奶,一口一瓶。

「现在可以教我了吗。」
金听见卡米尔问道,有些疑惑的扭头看他。
「医院唯一一位不主刀的幸运外科医生……手术从未失败……你别跟我说那全是运气。」

不,是真的运气。
金脸上面无表情实则内心崩了看了一眼卡米尔。
两双蓝眼睛碰撞在了一块,金像做贼心虚一样的飞快收回了目光。

  23
评论
热度(23)

© 猰貐与狴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