猰貐与狴䬓

三月九重声不起 死后暂别黄泉饮
昨日偏生又东风 人生苦短意难愁
除特定人选,否则禁一切。
all金,all金,all金
能吃,好吃,告辞
六年前就死在了某个地方,没人发现
猰貐昏昏欲睡,狴䬓苟延残喘
手上布满了三十多道疤
轰轰作响,头晕目眩

脑子不好,有病,没钱没看医生,
告诉别人到时候又被说一通,
心理作用的大道理我自己也有,
偶尔自己都不知道在干什么,
日常自我否定,
帮亲不帮理,就那么任性。

逆鳞@白花花 @灯
对不起,这两位一旦被人怼了,
死都会帮她们怼回去。

 

【all金】龙蛋 ⑩

@病症症 _(-ω-`_)⌒)_
龙蛋破万字啦吸吸。
————————
帕洛斯通常不那么早起床的,更何况在昨天被那枚暴躁的龙蛋几乎闹了一整晚后,脑门上暴起的青筋甚至到现在还在突突直跳。他只是打算着今天睡上一整天,然后出来伸展一下骨头,结果被他发现另一枚龙蛋咕噜噜的从卡米尔的房间里钻了出来。
同平面中,卡米尔的房间被他建在了船尾最顶端,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耀到的地方。前方还有一个巨大的露台,铺满了阴郁的黑色地毯,和两把木制长椅。帕洛斯抱着龙蛋的时候,幼龙的颤抖甚至完全止不住。
随即龙蛋呃了一声,吐奶。
被黏糊糊的触感包围的帕洛斯差点没把金给抛出去,强迫自己停止将珍贵龙蛋扔出船外的冲动,帕洛斯吸了口气。
「这个小鬼……!」
金惶惶不安的晃动着,要是知道这里还有个那么凶的龙族,他现在宁愿窝在卡米尔怀里睡个天荒地老,也不愿意像逃家的小孩,还被坏人给揪住了耳朵。

上方突然传来声音:「帕洛斯,放下。」
幼龙是很敏感的,谁的居心叵测还是能感受的到。听到声音后努力将自己翻个面准备阳光普照光合作用时,黑影便遮住了龙蛋的光线。
纯种黑龙将长腿挂在船舷护栏上,倒吊着将怔忪的帕洛斯怀中的金捞了起来,然后拧腰正坐,高难度的动作却轻轻松松的让他实现了。
金扑进了一个说是熟悉却也很陌生的气味中,他茫然的摆动的视角,在雷狮眼里显得很傻。
「晚安,帕洛斯。」雷狮挑了挑眉,继续躺倒在船舷上,闭上眼睛悠闲的吹着晨风。
帕洛斯僵硬了一瞬,屈了屈手指,「雷狮老大,……早安。」他掩下眼睛里的阴霾,看了金一会儿,才若有所思的回了房间。

雷狮盯着金很久了,强大的感官让他在金有动静的前一秒睁开了眼睛,然后蹲在船舷顶上看着金从屋子出来后的一系列动作。
哈,好傻。
昨晚被搅乱的思绪意外的平静而沉淀了下来,轻微的共鸣让金能够吸收一点他渡过来的气息。
金在雷狮胸膛上面转了转,发现自己似乎禁锢在一个地方后也没多想,气息吃了个半饱的幼龙又困了。
毕竟只是处于幼生期的龙蛋而已,所以雷狮也没期望小孩能不吃了睡睡了吃,只是眯起了眼睛,施个法挡住了上移的太阳。
虽然上面是有顶棚的,但尚未成熟的龙蛋也是会感冒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雷狮盖了张薄毯在龙蛋身上,然后闭上眼。

再次被吵醒的噪音来自佩利,年轻气盛的成长期更是容易摩拳擦掌,自从被雷狮打趴下几次后佩利也就保守的选择和海盗团的其他两人打架,无不是输的很惨。
不过,他似乎并不知道什么叫做幼生期。
所以在折腾了帕洛斯一整个晚上嘉德罗斯也同样昏昏欲睡,却撑着不让自己一头睡过去,至少在找到那个渣渣之前。
然而佩利在强制喂给嘉德罗斯他的气息后,嘉德罗斯怒了。
那么难吃还带有肉味的气息他还是第一次见!而这狠狠的压到了嘉德罗斯的神经!
然后还有无数个佩利在那条已经快断掉的脆弱神经上旋转、跳跃、走钢丝!
结果显而易见,嘉德罗斯的那根死绷着的理智,啪叽一声,被面前这个像狗一样的刚成年的少年龙族给弄断的彻彻底底。

  33 6
评论(6)
热度(33)

© 猰貐与狴䬓 | Powered by LOFTER